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中美貿易戰加深與全球經濟放緩

2019-08-19
B.gif

在上海舉行的最新一輪貿易談判無果而終,之後,特朗普政府發出新的威脅,表示要對另外300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加征關稅。對此,中國政府做出強烈反應:讓人民幣貶值,同時停止購買美國農產品。這一系列最新的行動和報復,被認為是中美貿易戰不會結束的信號,它的破壞性影響將會延續到2020年。這對全球經濟來說絕不是一個好兆頭。全球貿易將繼續下滑,而包括中國在內的主要經濟體已經出現明顯的經濟疲軟跡象。這一切以及其他指標都表明,在當前這場貿易戰的加速推動下,下一次全球性經濟衰退即將來臨。

貿易戰的最新一章是在G20大阪峰會上揭開的。當時美國和中國宣布暫時休戰,特朗普政府允許美國公司與華為做生意,並收斂進一步徵收關稅的威脅。兩國都承諾要在峰會結束後參加新一輪談判,也因此,兩國高層代表於7月底在上海舉行了會晤。美國方面堅稱,中方已經同意購買更多的美國農產品,而中方只承認雙方就這一問題進行過討論。看來會晤並沒有取得重大進展。正如絕大多數分析人士預測的那樣,除了答應進一步舉行談判,會晤並沒有實質性的成果。

8月的第一個星期,這個短暫的和平時刻就被打破了。就像發生過無數次似的,特朗普政府又威脅要對另外價值3000億美元的商品徵收10%的關稅,這涵蓋了全部剩餘的中國輸美商品。就其本身來說,這也許並不值得大驚小怪,但中方卻以一種全新方式做出回應。中國人民銀行允許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破7,這是2008年以來的首次破7。美國的回應是宣布中國為“匯率操縱國”,在很大程度上它只有象徵意義,但卻激怒了中國人民銀行。中國採取進一步行動,讓眾多中國公司停止購買美國的農產品。

不到一星期的時間,幾個月來為達成某種協議而取得的不確定進展就付諸東流了。美國違背不對中國商品徵收額外關稅的承諾,設定了9月這個最後期限,增加了關稅實際生效的機會。之前有跡象表明,中美兩國有可能就人民幣匯率的穩定達成協議,但現在沒有這種可能了。中國已經明確表示,它將優先考慮出口行業的健康發展,哪怕人民幣貶值對中國金融系統的穩定構成嚴重威脅。中國還加倍打擊已受創傷的美國農業部門,目前主要農產品的價格創下了新低。

不幸的是,維持甚至加劇這場貿易戰的國內政治動機還在上升。特朗普總統在2020年大選中面臨艱巨的挑戰,對有可能持保護主義立場的民主黨對手,特朗普會希望平息其在貿易問題上的攻擊。而習近平主席正面臨著香港的嚴重騷亂。他們都不願在與外國對手的對抗中失去面子。這麼一來問題就麻煩了:雙方的武器庫里還有什麼武器?美國可以繼續將關稅提高到天文數字,中國則可以繼續讓人民幣貶值和不買美國的一切農產品。可是,如果貿易戰進一步升級,我們就有可能觸及更危險的工具:拋售債券,甚至是公然進犯。

貿易戰向縱深發展,對全球經濟構成了嚴峻挑戰。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的經濟都已放緩,2016年以來遭遇逆風的中國也在苦苦掙扎,這中間的原因不僅僅是貿易戰。中國經濟面臨著影子銀行領域的嚴重金融問題,那些不盈利的“殭屍”企業對經濟的拖累也越來越大。鑒於過去幾年中國的巨額赤字開支有效支撐着全球經濟,僅中國經濟疲軟,就意味着一場經濟衰退不日將會到來。

美國似乎是全球資本主義版圖中的一個“亮點”,但仔細觀察就會發現,人們的擔心是有理由的。跨國公司的利潤因為貿易戰受到了嚴重打擊,除去房地產、金融、通信和醫療保健以外,其他所有美國企業部門的收入已經連續兩個季度下降。事實上,多達30%的公司在虧損。資本主義的投資是靠利潤預期拉動的,隨着利潤率的降低,投資也會跟着下降,進而導致經濟出現衰退。如果接下來的幾個季度收益繼續下滑的話,可以預計,新的衰退會隨之而來。

這也是為什麼雖然沒有出現技術性衰退,美聯儲和其他央行卻異乎尋常地決定降息。它表明,各國央行認識到了全球經濟長期存在的結構性弱點,認識到了中美貿易戰不會早早收場這個事實。正如我在其他地方指出的,美國和中國在兩國間的貿易條件上存在着根本的分歧,這些分歧絕不會很快彌合,除非其中一方願意大大收斂它的野心。

那麼,我們什麼時候才有可能尋求化解目前的僵局呢?無論特朗普是贏還是輸,2020年的大選都會極大地改變美國的政治格局。一場新的全球經濟衰退有可能促使雙方重新回到談判桌前,也有可能引發新一輪大裁員和保護主義浪潮。無論如何,施壓戰術-反擊報復這種循環應該不會在明年結束,而已經搖搖欲墜的全球經濟將飽受衝擊。不穩定性、不確定性將會繼續存在,觀察家們為即將到來的艱難時期做好準備將是明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