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余永定 中國世界經濟學會前會長

特朗普對華貿易戰的下一步

2019-07-09
b.jpg

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也許在G20大阪峰會上同意恢復貿易談判,但結束這場貿易戰的路徑遠未明朗。畢竟,去年12月,在布宜諾斯艾利斯舉行上屆G20峰會期間,兩位領導人也達成過類似的協議,但談判還是以失敗告終,尤其因為特朗普誤把中國的和解姿態當成了軟弱。

這一回特朗普是否還會犯同樣的錯誤,我們還有待觀察。無論如何,貿易戰在未來數月和數年會如何展開,中國可以做哪些事情來保護自己,這些都是值得考慮的。

在可預見的未來,進口關稅有可能保持穩定,既不會進一步提高,也不會回到過去的水平。大阪協議讓特朗普無法繼續威脅對價值3000億美元的中國出口產品徵收額外關稅,但是也不能推翻之前的措施,比如上一輪談判在5月份破裂後,特朗普政府將2000億美元中國出口產品的關稅上調了15個百分點,達到25%。

雖然這些關稅還沒有給中國經濟帶來嚴重後果,但其影響有可能隨着時間的推移而不斷加大。如果中國避免用關稅進行報復,那就更有可能說服美國取消額外關稅,至少不再繼續提高。不過,中國還是應該把重點放在依照自己的條件減少對美雙邊貿易順差上。越來越清楚的是,特朗普關稅給美國企業和消費者造成的傷害,要比給中國造成的傷害更大。

在美國國內,反對特朗普貿易戰的聲音在加大。例如,美國商會作為美國最強大的商業遊說團體之一,已經在呼籲取消過去兩年加征的所有關稅。隨着2020年總統競選活動的展開,特朗普最不想看到的事莫過於自己的政治基本盤出現反對聲,他更不想冒讓全球經濟陷入衰退的風險。

貿易戰的影響已經波及跨境投資領域。近年來,中國生產成本的上漲促使許多外國企業,甚至越來越多的中國企業,將業務轉移到越南、泰國等成本較低的國家。貿易戰正在加速這一進程。根據越南政府的統計,2019年前五個月,它的外來直接投資比上年增加近70%,創2015年以來最大增幅。與此同時,美國對華投資的增速正在放慢。

特朗普政府希望美國企業離開中國,而說服這些企業留下來則是中國要做的事。這意味着要改善當地投資環境,包括回應外國企業的合法投訴,如加強知識產權保護。更寬泛地說,是要更加遵守WTO的規則。

但對中國的施壓不會就此結束。美國還迫切希望將中國的高科技企業擠出全球價值鏈。在對中國科技巨頭華為進行長達數月的圍剿之後,最近特朗普宣布,允許美國公司繼續把產品賣給華為。但他的政府不可能放棄扼殺中國高科技產業的努力,去年,美國政府也曾轉變針對智能手機生產商中興公司的類似激進政策。

中國方面有三個選擇。第一,它可能屈服於美國的壓力,脫離全球價值鏈。第二,它可能繼續致力於整合,以期通過現有的互聯關係,使制裁中國高科技企業給美國同行(如高通公司)造成的傷害足以讓特朗普政府退縮。第三個選擇是集中精力支持本國高科技企業,提高自身在全球價值鏈的地位,並制定出應急計劃。

中國還必須為貿易戰有可能升級為貨幣戰做好準備。一旦人民幣面臨貶值壓力,即使中國人民銀行沒有出手干預以穩定人民幣對美元匯率(本不應該這樣做),美國也有可能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不幸的是,中國對此幾乎無能為力。

中國應對金融制裁的前景同樣不妙,而特朗普政府有可能更頻繁地使用它。上月,一位美國法官判定三家大型中資銀行藐視法庭,因為它們拒絕為調查朝鮮違反制裁提供證據。該判決無視這樣一個事實,即按照中國的法律,對銀行記錄提出任何請求,都應按照中美司法協助協定來處理。

解決此類糾紛的可能性不大。所以,中國金融機構必須準備應對更多的麻煩,包括被列入黑名單,這意味着被剝奪使用美元和獲得重要服務的權利,如全球銀行間金融電信協會的金融信息服務,以及使用紐約清算所的銀行同業支付系統。在這種懲罰下,很少有企業能夠存活下來。

已經有一家中國銀行被列入美國的“代理賬戶或通過賬戶支付”制裁清單,這意味着它無法在美國開立代理賬戶或通匯賬戶。中國必須為更壞的情況做準備。

中國政府在這方面的選擇不多,但它可以加強立法工作,保護中國銀行的利益,同時鼓勵中國金融機構嚴格遵守美國的金融法規。它還應繼續致力於人民幣的國際化,雖然這方面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中國仍將繼續堅持過去40年來的改革開放道路。如今,這一進程的重點必須是加倍努力加強產權保護,堅持競爭中立,捍衛多邊主義。而要履行這一承諾,則需要中國找到應對與美國緊張關係不斷升級的方法,避免出現代價高昂甚至可能是破壞性的全球經濟重構。

全文翻譯自報業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原文標題“The Next Phase of Trump's Trade War with China”(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