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宿景祥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研究員

中美全面對抗不可避免引發世界經濟危機

2019-06-18

中國國務院6月2日發表《關於中美經貿磋商的中方立場》白皮書,就中美貿易緊張局勢正式對外闡明官方立場,批評美國在談判中三度出爾反爾,在多個問題上“得寸進尺”。中方重申中國在涉及核心利益的重大原則問題上決不會讓步,並對達成協議提出三項前提:美國須取消全部加征關稅;採購要符合實際;確保協議文本平衡,符合雙方共同利益。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和財政部翌日發表聯合聲明,重申美國堅持“要有效的協議執行機制”,因為中國有可能“不遵守承諾”。

中美貿易談判受挫、兩國貿易戰已然開啟之際,雙方相互公開指摘,凸顯出中美雙方原有的政治互信已不復存在。特朗普政府自恃強勢,高調對中國“極限施壓”。中國則愈來愈清楚地認識到,美方的談判目標並非是要解決貿易問題,而是要遏制中國的發展空間,壓制中國崛起。中國自古便有崇高的立國精神,“不做奴虜、不做附庸”之觀念根深蒂固。在外交實踐中,中國雖一直以“隱忍自製”而著稱,但美方提出的無理要求,已深深觸及中國的主權和未來的發展權,中國不可能再做讓步。

美國遏制中國的計劃,在奧巴馬政府時期就已有所部署。特朗普政府目前對中國的強硬政策,是美國朝野兩黨的共識。美國國務院政策規劃事務主任基倫·斯金4月底在一個研討會上表示,中國與西方世界存在文明和意識形態衝突,將對美國造成更大、更長期的威脅。兩國競爭不限於兩國的國家利益,也存在於更廣泛的領域。中美競爭與對抗程度,甚至超過美蘇。美蘇競爭在某種程度上是西方家族的內部鬥爭,“而現在是我們第一次面對一個強大的非高加索人種的競爭對手”。斯金納是國務院內部重要研究機構的負責人,其前任包括著名的冷戰理論家喬治·凱南和保羅·尼采。斯金納將中美衝突說成是美國歷史上第一次“與一個真正不同的文明進行較量”,絕非僅僅是一己之見,她實際上是非正式地向外界公布了特朗普政府對華新政策的理論支撐。

美國副總統彭斯、國務卿蓬佩奧、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等政要,近日來也接連發表演講,用激烈的言辭攻擊中國。所有的跡象都表明,美國對中國的全面攻勢剛剛拉開序幕,中美兩國短期內重啟談判、達成協議的可能性非常渺茫。

美國既是世界最大的市場,也是世界資本運轉中心。中國是世界最大的製造業基地,也是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企業巨額利潤之源。在整個世界經濟體系中,中美兩國都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中美兩國經濟已深度融合,構建了複雜的價值鏈系統,它們不僅對中美兩國經濟至關重要,也支撐着整個世界經濟。美國發動貿易戰,強行對中國商品徵稅,標誌着“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政治經濟秩序的自行瓦解。

特朗普總統關於“美國加征關稅,中國付出代價”的說法並無依據。實際上,鑒於中美兩國巨大的經濟規模,關稅本身的影響很有限。但如果中美兩國貿易戰、科技戰久拖不決,長期持續下去,將意味着東西方經濟融合的全球化時代徹底結束,中美衝突勢必逐步蔓延、升級,演變為經濟、政治、外交、軍事、文化等各領域的全面對抗。目前還沒人知道這場衝突將帶來怎樣的後果,毫無疑問,它對中美兩國經濟的影響是巨大的,難以估量的。可以確信的是,它將在國際金融市場引起猛烈的投機風潮,釀成嚴重的債務危機和生產危機,最終將不可避免地引發前所未見的世界經濟危機。

中美貿易戰最新發展證明,馬克思主義的基本範疇,如帝國主義、壟斷資本以及全球經濟與民族國家體系之間的矛盾並沒有過時。事實上,今天更需要這些分析工具來解釋當前中美經濟分裂的根源,並為應對即將到來的世界經濟危機做好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