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何偉文 全球化智庫副主任兼高級研究員

為何特朗普對中國極限施壓事與願違

2019-06-04
c.jpg

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最近發推特說,華為可以成為潛在貿易協議的一部分。換言之,美國近期對華為的禁令並非真出於國家安全原因——這一指控毫無根據——而是將其當成與中國達成“偉大協議”的籌碼。在美國宣布從5月10日起把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關稅稅率從10%提高到25%,以及美國貿易代表公布即將加征25%關稅的3250億美元中國商品清單後,美國財政部長史蒂文·姆努欽又立刻表示願意繼續和中國進行談判。上述種種讓人相信,這一最新的更粗大棒也屬於特朗普“交易的藝術”,即用極限施壓來獲取最好協議。這也給最近中美貿易談判突然中斷提供了解釋:美國政府欲索要更多。美國揮舞更粗大棒,逼迫中國投降的同時又要求談判,這將確保美中全面貿易協議有利於美國。

特朗普總統似乎對這一結果很滿意,宣稱美國因上調關稅可以從中國那裡收到1000億美元,並迫使製造業從中國轉移到越南。不過,這種“交易的藝術”卻遭到中國斷然拒絕,並且,特朗普的沾沾自喜也僅僅是因為錯誤的經濟學知識,以及對歷史的誤解。

中國政府非但沒有投降,反而立刻予以反擊,提高了600億美元美國商品的關稅,並對華為表達了堅定支持。中國財政部還宣布,對中國的芯片和軟件研發提供五年財政支持。外交部和商務部發言人均對美國最新舉動予以譴責,強調中國不想打、不願打,但也不怕打,並將奉陪到底。發言人還指責華為禁令是美國政府對個別企業的不合理打壓。中國媒體也紛紛強烈批評美國這一做法。中國政府已經排除了達成一份傾向於美國利益協議的可能,並強調任何協議必須雙方平等互利。

中國沒理由同意美國予取予求

美國對中國的“極限施壓”因此似乎完全無效。中國沒有必要向美國讓利,因為美國不是中國加入WTO的受害者。中國加入WTO不是美國仁慈的禮物,那一刻也不是中國經濟和貿易起飛的開端。在中國加入WTO之前的17年(1985-2001),中國年均GDP增速就高達9.8%。在中國加入WTO之後的17年(2002-2018),中國年均經濟增速降至9.2%。中國在加入WTO前17年出口累計增幅為901.8%,而加入後17年的累計增幅為834.8%。由此可見,中國的快速經濟增長始於1980年代早期的改革開放,而加入WTO只是總體開放進程的一部分,加入後的經濟高增速只是既有趨勢的延續。

此外,正如上文所說,美國絕非是中國加入WTO的“受害者”。據美國商務部發佈的貿易數據,2002-2017年間,美國對中國出口累計增長了487.0%,是同期美國全球出口總額累計增幅(123.1%)的近四倍。同期,美國從中國的進口額累計增長了303.8%,是其全球進口額增幅(101.7%)的三倍,但增幅顯著低於對中國的出口增幅。

關稅和華為禁令同樣損害美國

特朗普“關稅由中國支付”的觀念是基於錯誤的知識框架。基礎貿易經濟學告訴我們,關稅是由進口者而非出口者支付的。事實上,對中國商品加征的關稅由美國進口商支付,他們再將部分負擔轉嫁給美國消費者和用戶。據美國工商組織“關稅傷害美國腹地”2019年5月24日發佈的估算數字,2018年關稅令美國消費者損失250億美元,相當於貿易戰每秒鐘讓美國人損失810美元。隨着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關稅被上調,額外3250億美元中國商品還可能被加征25%關稅,這些負擔還將顯著上升。

一個基本現實是,美國很難找到中國商品的替代供應方。目前已經被加征25%關稅的2500億美元中國商品中,美國對超過10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進口依賴度超過50%。例如,美國2018年從全球進口了4140.3億美元電腦和電子產品,其中1864.5億美元進口自中國,佔比為45%,超過其他八大供應方的總和。美國進口商如今能去哪裡找到替代供應商?2018年,美國玩具市場規模為280億美元,其中進口額高達184.9億美元。中國佔美國玩具進口總額的88%,金額達163.2億美元。美國玩具經銷商從哪裡去找這種規模的供應商?因此,美國進口商、零售商和消費者別無選擇,只能支付更高的價格。在中間商品方面,用戶們將面臨更高的成本和更低的利潤。據估計,對25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征25%關稅,將導致一個美國四口之家每年多支出767美元,並還將威脅到93.4萬個就業機會。據行業團體“貿易合作夥伴”的分析,如果特朗普對剩餘的325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也加征25%關稅,將導致美國損失210萬個就業崗位,美國四口之家每年將多支付超過2000美元。瑞銀集團(UBS)近期的一份研究預計,今年將有1.2萬家美國零售商關門,而對中國商品加征關稅將導致美國零售商成本進一步升高。沃爾瑪、梅西百貨以及其他主要零售商已感受到了衝擊。

在中國供給側一方,美國在中國的跨國公司貢獻了中國對美國出口的50%。關稅也將損害它們的利益。中國美國商會近期的一項會員調查顯示,74.9%的受訪者認為關稅損害了自己在中國的競爭力,52.1%的受訪者表示需求降低,42.4%的受訪者表示製造業成本升高,38.2%的受訪者表示出現銷售額下滑。

特朗普政府的華為禁令也對全球半導體研發、製造和應用的供應鏈造成巨大破壞。2018年,華為在全球有1.3萬個供應商,採購了700億美元設備和服務,其中110億美元來自高通等美國供應商。美國領先的芯片製造商也有自己的全球供應鏈。禁令迫使華為執行B計劃,即採用自己的芯片和系統,這破壞了國際供應鏈,並同樣損害了美國高科技行業。中國市場的銷量佔美國前十大芯片廠商全球銷量的比重很大,思佳訊的比重達80%,高通為63%,科爾沃為60%,博通為52%,美光科技為50%,英特爾為23%。如果丟掉了龐大中國市場的銷售額,美國芯片巨頭們將難以維持它們對研發的巨額投入來確保其國際領先地位。這也是為何美國科技股在過去一周出現暴跌。

持續的緊張局勢毫無疑問將影響中國的出口、工業、就業和經濟增速。同時,美國經濟也將受損。美國經濟已經顯露出弱化跡象。儘管2019年第一季度美國GDP增速仍達3.2%,但其主要支柱個人消費開支和私人固定資產投資合計只貢獻了1.09個百分點,低於2018年第四季度的2.20個百分點。這一趨勢在4月份得到延續,零售銷售下滑0.2%,工業生產下滑0.5%。

世界經濟也將成為中美貿易戰的受害者。IMF最近一篇文章說,如果對全部中美貿易加征關稅,全球GDP將損失0.3%。如果貿易關係繼續惡化,經合組織預計到2021年全球GDP將損失0.7%,即約6000億美元。

事實將再一次證明,貿易戰不會有贏家。美國的單邊貿易霸凌正在走進死胡同。唯一的出路是基於WTO規則的面對面談判,達成雙方平等互利的協議,結束目前的緊張局勢,並將雙邊貿易、全球經濟帶回正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