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美中經濟緊張態勢升級對美國盟友的影響

2019-06-04
a.jpg
習近平於3月26日在巴黎與歐盟委員會主席讓-克洛德·容克(左)、埃馬紐埃爾·馬克龍和安格拉·多羅特婭·默克爾會面。圖片:彭博新聞社

美國針對中國的反擊已經進入一個全新的令人憂心的階段。特朗普決定禁止美國出口商品和服務給受“敵對政府”控制的公司,這將作為美中關係的歷史轉折點被載入史冊。美國商務部將華為列入出口管制清單的做法,令依賴美國生產的美國公司和外國公司無法向中國最成功的全球企業之一提供零部件,而這家企業不僅是中國巨大市場的標誌,也是中國規模經濟和國家保護的標誌。美國的這種反制措施以及即將推出更多制裁措施的威脅,將有效遏制中國的崛起:全球供應商將重新認真考慮與中國跨國企業進行商業往來的風險,中國公司在技術上的趕超步伐將明顯放緩,而在這一過程中,消費者會刻意迴避中國商品。總而言之,這正是美國眼下所要追求的結果。

美國在歐洲和亞太地區的盟友與華盛頓一樣對中國的很多做法都心懷擔憂。過去兩年,主要歐洲國家都開始針對中國缺乏經濟對等原則、扭曲市場手段以及脅迫性地利用經濟槓桿達成政治目的等行為進行反擊。此外,法國和英國還派出軍艦前往南海地區,以示對自由航行行動的支持。近期,歐洲軍艦還途經中東地區,與日本、印度和美國在印度洋舉行了聯合軍演,對中國在這些地區日益強大的存在感表明了自己的立場。鑒於日本和澳大利亞與中國緊鄰,這兩國一直都對中國崛起給安全領域帶來的影響心存警惕,以至於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政府對美國奧巴馬政府針對中國的軟弱立場感到非常沮喪。而特朗普一方面將對付中國置於優先地位,另一方面又決意針對盟友和敵人同時展開關稅大戰,這令其外交政策互相矛盾。特朗普傾向於居高臨下、一對一地處理與其他國家的關係,這種做法實際上拋棄了與歐盟和日本密切協調共同應對中國的方針。此外,通過徵收鋼鐵和鋁製品關稅以及高懸汽車關稅的達摩克里斯之劍,美國也削弱了自身立場和盟友決心。

可以肯定的是,特朗普的反對妥協主義令中國舉棋不定,在這一過程中,也軟化了其外交和安全政策立場。作為回報,中國對美國盟友的一些要求做出了讓步。即將舉行的G20峰會就是一個很好的風向標,中國正在試圖修正政府的融資行為,至少是在言辭上修正。美國盟友中針對中國的強烈警惕情緒將隨着它們管控中國相關風險而持續,包括歐盟和日本新出台的外國投資篩查監管機制,以及全歐盟範圍內針對鋪設5G網絡的風險評估程序。換言之,美國及其盟友間存在着一定程度的互補性與正面副作用,在這種關係中——哪怕是不情不願——美國盟友扮演着與特朗普壞警察相對的好警察角色。

很多美國盟友(以及其他國家)都將從美中關稅大戰升級帶來的貿易轉移和進口替代中獲益,但美國盟友不會想看到美中經濟和科技的脫鉤。這些盟友也不會希望迎來一場新冷戰,因為中國並非蘇聯——如果美國針對中國實施過於具有對抗性的政策來孤立並試圖壓制這個中央王國,這種政策將把中國變成一個敵人。大部分美國盟友的中國政策都是:當彼此利益重合時,與北京展開合作;當彼此利益衝突時,採取較為強硬的姿態;堅持推動多邊方式和規則制定來更好地塑造中國令人驚異的崛起軌跡。隨着中國經濟日益增長,維護國際社會以規則為基礎的架構——至少在經濟領域是如此——將成為應對這個威權主義、國家主導型經濟體的關鍵。在這個語境下,美國政府對於WTO判決的公然輕視,以及美國早期堅持阻止任命WTO上訴機構法官的做法都極有問題。這些行為顯示出美國意圖削弱這個推動、管理並促進自由貿易的重要多邊機構。事實上,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正在通過設立雙邊關稅壁壘,令WTO爭端解決機制空心化,以支持特朗普的單邊主義霸凌戰術。

美國政府的這種方式時斷時續,同時也對其傳統盟友不乏輕視。事實上,華盛頓特區在圍繞日益惡化的中美關係的探討中幾乎很少提及美國盟友在其中扮演的角色。更糟糕的是,美國將盟友的支持視為理所當然的存在。事實上,這些盟友會非常小心地避免拉下不必要的經濟鐵幕,這種經濟鐵幕將引發全球衰退,甚至將歷史的指針撥回到貿易保護主義和“競爭者貧窮化”的政策時代。美國盟友應當逐漸意識到,如果缺乏遊戲規則,我們都將面對一個更險惡、更野蠻的世界,這個世界即便在經濟領域也是由“力量即正義”這種赤裸裸的邏輯所主宰。美國在中國問題上的某些直覺是正確的,但這並不意味着它必須靠摧毀我們共同的經濟大廈來對付這個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