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田飛龍 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副教授

布拉格提案與技術主權之爭

2019-05-28
b.jpg

2019年5月2-3日,西方32國在捷克首都布拉格舉行5G網絡安全會議,發表了不具法律約束力的立場文件“布拉格提案”。該提案的基本框架顯示了美國的核心關切:伴隨着中國網絡技術尤其是華為5G的全球性布局,必須建立一種立場協調、法律標準嚴格而清晰的管制秩序,以最大限度阻止中國在西方國家範圍內技術主導性的確立。該文件認為,各國需對5G網絡的可靠性與安全性持有最高程度的信任,因為這一網絡建構將深刻影響到西方國家的系統性安全。

該提案沒有直接點名華為,但卻明確要求與會各國在採購“第三方設備”時全面審查供應商的技術基礎與政治聯繫,從而將技術性審查“政治化”。如果各國按照這一提案制定或修訂國內相關投資審查法律,則華為很難僅僅憑藉技術優勢入圍。儘管華為是一家民企,沒有證據證明其與中國軍事或外交部門存在合作,但作為一家“中國公司”就是原罪,就有“紅底”。這種非市場化的歧視性判斷和對待,不僅對華為公司不公平,也對全球市場的自由貿易與合作造成嚴重損害,更對WTO體系造成負面衝擊。提案以不充分的證據和充滿文明衝突論意味的遏製取向,實際上造成了進一步的逆全球化,將長遠影響到5G網絡的全球性發展及互聯網技術文明普惠性的實現。

這是中美競爭從“貿易戰”延燒到“技術戰”的重要標誌。美國近期仍然以前所未有的戰略焦慮和幽怨面對中國,不斷發出威脅性聲音,並全力推進其盟友體系的集體行動。美國深知,高科技構成了全球霸權的核心。如果沒有對全球網絡安全的絕對控制權,美國將不可能最大限度地掌握盟友體系及外部發展中國家的核心情報,也就難以實現對這些國家政治文化精英的精準控制與決策反制。法國阿爾斯通公司原高管皮耶魯齊歷經美國司法部的“司法陷阱”,在《美國陷阱》一書中充分揭露了美國全球性情報系統及“長臂管轄”法制不公正的精準打擊能力。如果華為5G替代了美國同類技術,就可能切斷美國對其盟友體系的全球監控網,從而切斷美國的跨國性管制主權,這是美國政治精英心靈最深處的恐懼感來源。

對美國的“安全遊說”,其盟友並非心甘情願接受。此次布拉格會議,美國的理想化預期顯然是通過一項有法律約束力的正式協議,但最終未能達成,主要原因是與會各國並未就本國5G建設方案形成強有力的國內政治共識。如果簡單受制於美國的戰略壓力和意圖,不僅在本國民主立法程序中可能遭遇困難,甚至會長遠損害本國5G網絡的建設進度和相關競爭力。

與會各國的深切憂慮是可以理解的:一方面是政治盟主美國的體系性施壓,甚至威脅降低或取消情報合作;另一方面是中國華為公司的技術先進性,這在經濟上和技術競爭力上很有吸引力。是否與美國緊密“抱團”而放棄5G發展的優先性和競爭優勢,是美國之外與會各國內心的核心關切。除了美國,其他國家並無遏制中國的整體戰略與意志,對於5G的全球服務提供方案持開放性立場,美國方案或中國方案均可接受。甚至,與會各國中許多國家正在進行着與華為的5G建設合作,不可能完全停止或排除這一進程,否則受害者只能是這些國家與其人民本身。

那麼,一個關鍵性問題就凸顯了:全球霸權的基礎是全球服務,如果美國不能持久提供這一服務,其霸權的合法性將不復存在。這就是霸權邏輯中“做老大”的基本正義原則。美國的全球霸權正遭受來自兩個方面的內部性瓦解壓力。一是特朗普主義的“美國優先”從基礎性和結構性層面損害了美國霸權的服務性質與道義基礎;二是美國在技術主權鏈條上出現了嚴重缺環,在5G技術發展上不再領先。當美國在霸權構成上只剩下“力”的強制性時,霸權就已經在快速消解。布拉格提案無法彌補美國的“霸權赤字”與全球服務能力的結構性衰退。中國則需要從全球服務正義性和技術完善性角度穩紮穩打,將布拉格提案視為進一步優化技術主權的契機,從容應對,化解危機,擴大合作,這樣前景依然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