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傅夢孜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副院長
  • 張璟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博士生

「一帶一路」:新征程、新方向

2019-05-14

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成果豐碩(合作清單涵蓋六大類283項),亮點很多,以下三方面尤為突出:

一是從大寫意轉向工筆畫,強調高質量建設“一帶一路”。習近平主席在北京峰會上強調“推動共建'一帶一路'沿着高質量發展方向不斷前進”。在筆者看來,未來推動共建“一帶一路”向高質量發展轉變,需要做好三方面的結合。

第一,與當地國發展戰略對接,找好具體地方、領域或行業的契合點。

互聯互通是“一帶一路”的主脈,如要讓互聯互通對“一帶一路”倡議產生輻射效應,就要找准當地需求,契合發展需要建設相關基礎設施,開展產能合作。要注意的是,“一帶一路”要有惠及面廣的民生工程,才能形成涓滴效應,使通道建設與產能合作、基礎設施相互支撐。

第二,與全球價值鏈緊密契合。中國創新驅動發展是大勢所趨。

經過多年努力,中國正在解除對全球產業分工低端地位的鎖定,向中高端邁進,具備了建設數字絲綢之路、創新絲綢之路的技術條件與能力。未來建設高質量基礎設施要有梯度效應,有序轉移優質產能。中國走向全球價值鏈高端是新型全球化的重要驅動力,價值鏈的變化將重塑國際勞動分工的格局,不僅為發展中國家的發展提供新的合作選擇,也為中國企業與發達國家進行產業和技術合作創造條件,增添自信。

第三,與綠色絲路發展理念結合。

互聯互通常常涉及大範圍及長線開發,一些大型工程有可能改變部分地區的生態面貌,如果處理不好環保問題,很可能遭到當地民眾的抵觸和反對,甚至被一些西方媒體炒作負面聲音,放大負面情緒。因此,綠色、環保和可持續是高質量高標準共建“一帶一路”的必然要求。

二是塑造一種新的功能性國際關係範式,即探索構建互聯互通合作夥伴關係。“一帶一路”建設的本質特徵是互聯互通。習近平主席強調,我們應該構建全球互聯互通夥伴關係,實現共同發展繁榮。互聯互通作為“一帶一路”的核心概念,它不只是物理意義上的聯通,而是“三位一體”的聯通構想,包括交通基礎設施的硬件聯通,規章制度、標準、政策的軟件聯通,以及增進民間友好互信和文化交流的人文聯通。這個概念涵蓋“一帶一路”的五通目標,包括政策溝通、設施聯通、貿易暢通、資金融通和民心相通。走廊建設是依託,基礎設施建設是互聯互通以及其他與聯通相關建設的基礎和優先。在地理範圍上,首重周邊,強調亞洲國家的互聯互通,並逐步擴大,在此基礎上探索在各國間和各地區間構建持久、互信和共商、共建、共享的夥伴關係。

三是宣布一系列重大改革開放舉措,加強制度性、結構性安排,促進更高水平的對外開放。在全球化遇逆風、世界經濟放緩、保護主義和民粹主義涌動的情況下,“一帶一路”開闢了全球治理的全新路徑,有助於推動經濟全球化朝着更加開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贏的方向發展。習近平主席在峰會上的講話深入闡釋了“一帶一路”對新空間治理及對改善各國國計民生的新貢獻和新機遇的重要意義。一系列改革開放重大舉措的宣布,表明中國正在為推動新型全球化提供巨大動力。

“一帶一路”倡議從無到有、從開始到現在整體有序推進,並非一帆風順,未來的挑戰也將難以迴避。其一,總有個別大國對“一帶一路”心存警惕,疑心不減,擔心中國通過“一帶一路”另搞一套,確立中國標準、範式與規則,衝擊現存國際與地區機制,或擔心中國“一帶一路”建設的溢出效應,即產生軍事、安全意義,衝擊地區和全球的穩定與秩序。其二,不時出現雜音引發質疑,如炮製“債務陷阱論”,把一些國家出現的償債困難歸究於“一帶一路”。其三,其他各類風險與挑戰,包括政治、經濟、安全、社會、民族宗教衝突等風險。

在美國,也有一些敦促政府正視並參與“一帶一路”建設的聲音。如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國際政治經濟學教授博黛蓉(Deborah Brautigam)等人4月份在“美國利益”網站發表《對中國基礎設施投資驅動的誤解》一文認為,中國對外港口和基礎設施投資實質上是商業行為,並不具備軍事或戰略威脅,不存在所謂的“債務陷阱”,西方可以通過更緊密的參與協助共建“一帶一路”。《大西洋月刊》4月25日甚至發文《美國不能令盟國站邊對抗中國》。最近,意大利、盧森堡和瑞士加入“一帶一路”倡議後,參加北京峰會的德國經濟部長阿爾特邁爾表示,對歐盟國家單獨加入有所顧慮,但歐盟可通過集體形式,簽署“一帶一路”合作備忘錄。

“一帶一路”是開放、包容的。它當然會有中國元素嵌入其中,但不會與現存國際、地區的普適規則和良性秩序相排斥,不是另搞一套,也不會挖地區牆腳,不搞分化的小圈子。至於所謂的“債務陷阱論”,如果一些建設方陷入債務問題,最先也是最大的受害者應該是中方,它可能導致資金鏈的斷裂。一些國家的債務問題有歷史原因,筆者剛到過漢班托塔港,中國對該港的貸款僅佔總量的10%,低於日本(12%),更低於國際商業貸款(38%)。斯里蘭卡官方與民間都不認同西方媒體一些針對中國的指責。中國十分關注一些國家的債務問題,北京峰會期間,中國財政部已發佈《“一帶一路”債務可持續性分析框架》,正是這一立場的反映。

對於各類具體風險,需要加強風險評估與防範。筆者認為,一些具體的風險與挑戰是可以防範的,但有的則難以控制。特別是對於企業而言,一國政局變化導致政策變更,使項目停擺甚至廢止就是難以承受之重。因此,需要政府之間的良性溝通,項目需要具有法律意義上的權益保障,不能人為地說變就變。曾受過挫折的科倫坡港口城,其二期建設方案在報當地政府審批前,邀請當地測評機構和第三方進行環境評價,並在電視上公開評審結果,形成的相關報告發至國會議員,廣泛汲取意見。這樣的透明性,對保障項目的民意支持大有裨益。總之,“一帶一路”項目各項信息的公開,有利於“一帶一路”受到越來越多民眾的支持,也有助於避免項目變更或受到外界的不實指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