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鍾偉 北京師範大學教授

寧願慢,不能亂

2019-03-07

2019年將是全球經濟增長放緩的一年,IMF和世行集團等對今年的增長預期都折射出增長放緩之憂。IMF總裁拉加德指出,增長放緩和主要央行流動性收緊、英國脫歐的不確定性及其外溢效應、中美貿易爭端及保護主義的抬頭等持續影響全球經濟。一項針對美國經濟學家的調查顯示,大多數學者擔憂在2021年底美國經濟可能陷入衰退。

全球增長放慢,深度融入全球化的中國經濟也無法置身其外。處於增速換檔、結構轉型的中國經濟要合理調整增長預期,更強調增長質量,堅決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風險的底線,保持應對複雜局面的章法。簡單說就是,寧願慢,不能亂。

2019的中國經濟會如何變?春節期間,居民消費平穩,春運波瀾不驚,符合預期。從投資看,工業和房地產投資大致穩定,新型基礎設施投資可能發力。從消費看,傳統消費放緩,汽車購置降溫,手機換代周期延長,消費放緩帶有趨勢性。由此,2019年中國經濟增速可能在6%到6.5%之間,2016年第四季度以來的回暖周期已經結束。

2019年的宏觀調控會如何松?貨幣政策基調從中性穩健轉向穩健,並強調貨幣政策仍有較大空間。1月份社融和信貸都超出預期。財政政策強調減稅降費,增長放緩需要宏觀調控更具逆周期力度。在增長放緩和周期調控的組合下,變數仍然在,尤其是資產價格和人民幣匯率。

從2018年底到現在,無論美股還是A股都出現了回暖跡象。如果說美股啟穩與美聯儲釋放的鴿派信息相關,那麼A股可概括為開門紅。估值優勢和市場信心修復、金融開放帶來的外資流入、流動性寬鬆預期、科創板和制度創新利好等因素疊加,帶來了股市回升。人們甚至開始討論股債雙雄。在增長放緩和公司盈利改善有限的約束下,資產價格膨脹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人們對逆周期調控的期盼。

人民幣匯率是另一個變數。2018年分季度看,國際收支的波動率比較大,匯率也一度隨之波動。2019年國際收支會如何?一是金融開放可能帶來外資加速流入,尤其是對華證券投資已在明顯升溫;二是歷史經驗顯示,增長放緩往往會帶來進口增速放緩比出口增速放緩更明顯,人們不太恰當地之稱為“衰退型順差”;三是中美貿易紛爭有可能達成框架性解決協定,使中國乃至全球的貿易不確定性有所收斂;四是美元強勢可能難以持續。這些因素都可能推動2019年的人民幣匯率相對穩健,實際有效匯率有所上升。

2019年的經濟運行風險何在?從中期看可能有三個,一是居民收入增長放緩潛在增加了就業壓力,顯性增加了消費滑坡的壓力,這在個稅綜合納稅充分落地後會更為明顯;二是增長放緩帶來一定的通縮壓力,2019年GDP平減指數可能低於1%。物價低迷不利於企業盈利預期的改善;三是疏通貨幣政策傳導機制。如何有效定向寬鬆,增強金融服務實體,尤其是普惠、小微、民營和重點產業企業的能力?如何在貨幣政策和宏觀審慎雙支柱下,打贏排除系統性金融風險的攻堅戰?這些殊為不易,有待多管齊下,多方努力。

2019也是深化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關鍵時點。中共中央政治局2月22日就完善金融服務、防範金融風險舉行第十三次集體學習。習近平強調,要深化對國際國內金融形勢的認識,正確把握金融本質,深化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平衡好穩增長和防風險的關係。這顯示了供給側改革在實體經濟領域取得明顯成效之後深化拓展到金融領域。習近平曾深刻指出:“金融活,經濟活;金融穩,經濟穩。”這次講話中又進一步提出了“經濟興,金融興;經濟強,金融強”。經濟和金融是互為依託的共榮關係。

2019年開局穩,宏調活,變數多,深化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緊迫性強。這更需要我們既不冒進也不保守,寧願慢,不能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