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徐賽蘭 「中國崛起資本預測」CEO

美中貿易戰:我們何以至此?

2019-02-19
29.jpg

美國和中國眼下不僅矛盾重重,還深陷一場貿易戰,而僅僅三年前誰都無法預料會出現這種情況。美國奧巴馬總統任內,美中關係被視為至關重要的雙邊關係,並被認真對待。在特朗普任總統的當下,對華鷹派掌控了美國針對這一亞洲國家的外交政策,他們幾乎不顧對中國真實或假想的輕慢。我們究竟何以走到今天這一步,這對奧巴馬所稱的“21世紀最重要的雙邊關係”意味着什麼?

奧巴馬總統上任時,美國與中國的經貿關係已經非常緊密。跨國公司開心地生產用於出口或在中國境內銷售的商品。兩國間旅遊和投資也節節攀升。對全球經濟而言,彼時的中國是一個至關重要的參與者。

在奧巴馬任內,兩國間的緊張態勢開始升溫,但都被巧妙地輕描淡寫。首先是南海的緊張局勢。中國聲稱在南海海域有超過80%的領土主權,並無視來自其他國家的抗議,在這一地區進行填海造島活動。對中國在這片水域日益增強的主導權,美國提出了異議,並定期在南海舉行自由航行活動。中國對此也表達了抗議。TPP是另一項爭議焦點。該協議得到奧巴馬總統的支持,但被中國視為美國妄圖將簽約國拉入自身貿易勢力範圍、遠離中國影響的伎倆。時任美國國務卿的希拉里·克林頓於2010年7月23日在越南河內出席東盟地區論壇時提出的“重返亞洲 ”政策,也被中國懷疑是意圖遏制其勢力的手段之一。的確,“重返亞洲”戰略意在向亞太地區派出更多軍事部署,尋求在與中國的領土爭端中向其他亞洲國家提供支持。同時,該戰略着重於維護美國與中國的關係。

一些批評人士認為,奧巴馬在中國問題上太過軟弱。這部分人認為奧巴馬未能在南海爭端上對中國的一系列行動進行遏制,會被視為默許中國繼續在該區域的擴張行動。此外,重返或“再平衡”亞洲戰略被視為不充分、不具體。

習近平2013年3月成為中國國家主席,雖然他與奧巴馬總統關係穩定,但習的外交政策構想與前任胡錦濤大相徑庭。習近平通過排除異己鞏固了自身勢力,在推動中國獲取全球經濟領域主導權的努力上也變得更加獨斷。他領導全球治理的意圖、創造“中國夢”的野心以及實現旗艦項目“一帶一路”倡議的目標,全都顯示出他決心讓中國再次強大。

這時,同樣關注讓美國再次強大的唐納德·特朗普登場了。這位總統一向語出直白而又無禮,同時還存在着將外交關係簡化為一套非輸即贏組合的傾向。他瞄準中國,貶低該國在貿易領域利用了美國。雖然他針對中國的言論從經濟學角度上看幾乎完全站不住腳,但他依然成功團結了那些實在害怕中國日漸增長的實力、太擔心自身生活水平惡化的美國人。

特朗普成功問鼎總統寶座得益於一波席捲各大洲的民族主義浪潮。在這一框架下,全球化進程是敵人,一度被當作歷屆政府關鍵工作內容的外交關係被視為破壞美國利益的罪魁禍首。由於其規模和新任領導人的野心,中國成為美國的敵人,同時突然之間,扭轉全球經濟和科技擴張的措施開始出現。

問題是眼下的世界已經變得如此全球化,以至於損害中國的利益同時也會損害美國的利益。特朗普加諸美國消費者和生產者身上的關稅,包括那些在中國從事生產的跨國企業,已經導致成本飆升和經濟損失。眼下各國正在觀望,看這場貿易戰究竟會進一步升級還是降溫。如果特朗普政府對中國進一步加征關稅,美國失業率將攀升,同時兩國都將開始面臨經濟困境。

特朗普的民族主義意識形態或許會被視為抗擊全球化進程看不見的敵人的必備解藥。對於一個認為世界非黑即白的人來說,對於那些厭倦了因中國勞動力成本更低而丟掉飯碗的美國人來說,把中國設定為美國的頭號敵人是一個穩賺不賠的戰略。然而,這種方式的負效應已經開始顯現,讓美國和全世界都付出了代價。

特朗普的錯誤在於,雖然中國的確是美國的對手,但它並非美國的敵人。將其他國家視為敵人是危險的,因為這會開啟敵意升級的閘門。奧巴馬對待中國的方式更不露聲色,給全球經濟造成了較小傷害,同時也維護了中美兩國的關鍵夥伴關係。展望未來,如何在保持健康競爭態勢的同時恢復兩國間的重要聯繫將是一個挑戰。十有八九,即便政治關係已經發生轉變,無論美國怎樣阻止中國的全球野心,美國的這種行為都很難被視為充滿善意。世界上最重要的雙邊關係已經在保守的強人政治下成為外交冒險政策的遊戲。全球化進程也就到此為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