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針對華為的戰爭

2018-12-18
a.jpg

華為首席賬務官(CFO)孟晚舟的被捕,是特朗普政府在對華衝突不斷加劇過程中的一個危險舉動。拘捕的背景相當重要。美方要求加拿大在孟晚舟從香港飛往墨西哥途經溫哥華機場時將她逮捕,然後引渡到美國。此舉幾乎是向中國商界宣戰,同時,也前所未有地把在國外旅行的美國商人置於別國如法炮製這種做法的更大風險之中。

美國向來很少因為公司涉嫌犯罪,而卻逮捕本國或外國的重要商界人士。公司經理人被逮捕通常是因為涉嫌個人犯罪(如貪污、賄賂或暴力),而不是他們的公司涉嫌有違法行為。誠然,公司經理人應該為企業的非法行為負責,乃至包括受到刑事指控。但拿一位中國商界大佬開刀,而不是幾十個應受處罰的美國CEO和CFO,這對中國政府、商界和公眾來說是令人震驚的挑釁。

孟晚舟的罪名是違反美國對伊朗的制裁。不過要考慮的是,她被捕的背景是大量美國或非美國公司也曾經違反美國對伊朗和其他國家的制裁。例如在2011年,摩根大通就因為違反美國對古巴、伊朗和蘇丹的制裁交了8830萬美元罰款,可傑米·戴蒙並沒從飛機上被抓走羈押。

而且不是只有摩根大通違反美國的制裁。2010年以來,以下大型金融機構都因為違反美國的制裁交過罰款:巴西銀行、美國銀行、關島銀行、莫斯科銀行、東京三菱銀行、巴克萊銀行、法國巴黎銀行、明訊銀行、德國商業銀行、康百士銀行、法國農業信貸銀行、德意志銀行、滙豐銀行、荷蘭國際集團、意大利聯合聖保羅銀行、摩根大通、阿布扎比國家銀行、巴基斯坦國家銀行、貝寶、蘇格蘭皇家銀行(荷蘭銀行)、法國興業銀行、多倫多道明銀行、跨太平洋國家銀行(現稱Beacon商業銀行)、渣打銀行和富國銀行。

這些破壞制裁的銀行,其CEO或CFO都沒有因為違規被逮捕被羈押。在所有這些案子中,被追究責任的都是公司而不是個別管理者。他們也沒有因為2008年金融危機前後普遍存在的違法行為而被追究責任。據最新一項統計,銀行為這些違法行為支付了驚人的2430億美元罰款。如此看來,孟晚舟的被捕是實踐中的一次可怕突破。沒錯,是要讓CEO或CFO負責任,但這需得從自家開始,這樣才能避免表裡不一和偽裝高尚的利己主義,避免挑起新的全球衝突。

顯而易見的是,美國針對孟晚舟的行動實際上是特朗普政府更大企圖的一部分,目的是通過加征關稅、對中國高技術出口關閉西方市場、阻止中國收購歐美科技企業來破壞中國經濟。可以毫不誇張地說,這是對華經濟戰的一部分,是魯莽之舉。

華為是中國最重要的科技企業之一,因此它是特朗普政府努力減緩或阻止中國進入高科技領域的主要靶子。美國在這場經濟戰中的動機部分是商業性的,是為了保護和支持落後的美國企業,部分原因則是地緣政治。這些顯然與維護國際法治無關。

美國試圖專門瞄準華為,是因為該公司在全球推廣尖端5G技術取得了成功。美國聲稱該公司軟硬件中隱藏的監控功能構成特定的安全風險,但美國政府並沒有為這種說法提供證據。

《金融時報》最近一篇誹謗華為的文章就說明了這一點。在承認“除非足夠幸運地在大海里撈到針,否則無法獲得信息通信技術干擾的具體證據”後,文章作者乾脆聲稱,“人們是不會冒險把自身安全交給潛在對手的”。換句話說,就算無法真的找出華為的不當行為,我們無論如何也得把它列入黑名單。

按特朗普的說法,當全球貿易規則妨礙他的強盜戰術時,規則就得讓路。美國國務卿邁克·蓬佩奧上周在布魯塞爾承認了這一點。“我國政府,”他說,正在“合法退出或重新談判不符合我國主權利益或盟友利益的過時或有害的條約、貿易協定和其他國際安排”。然而,在退出之前,美國政府正在通過各類魯莽和單方面的行動破壞這些協議。

對孟晚舟前所未有的拘捕更具有挑釁性,因為它是基於美國的域外製裁,也就是美國聲稱它可以命令其他國家停止同古巴或伊朗這樣的第三方做買賣。但顯然,美國不會容忍中國或其他任何國家告訴美國的企業,它們可以或者不可以同誰做買賣。

對非國家方的制裁(例如美國對中國一家企業的制裁),不應該由單一國家來執行,而應該依照聯合國安理會達成的協議。在這方面,作為2015年伊朗核協議的一部分,聯合國安理會第2231號決議呼籲所有國家放棄對伊朗的制裁。然而美國,只有美國,如今拒絕安理會在這類事務上發揮作用。今天,國際法治乃至全球和平的最大威脅是特朗普政府,而不是華為或中國。

全文翻譯自報業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原文標題“The War on Huawei”(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