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張茉楠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研究員

美墨加協定會成國際貿易規則新範式嗎?

2018-11-08
f.jpg

這是一個全球化處於低潮的時代,這是一個國際關係重回叢林的時代。

美國總統特朗普10月1日宣布,美國與墨西哥、加拿大達成新的美墨加貿易協定(USMCA),取代已實施24年之久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重新談判NAFTA是特朗普兩年前競選總統時的諸多承諾之一,新協定的達成是三方互相妥協的結果,協定包括了加拿大乳製品市場准入、汽車進出口、爭議解決機制、提高區域內製造比例等一系列措施。

不過,USMCA很大程度上體現了“美國優先”原則。協定使用各種配額數量限制手段,同時實質上鼓勵出口國自己實行自動出口限制。例如條款中明確要求墨西哥監督、分配、管理相關配額。在汽車原產地規則上,規定了協議相關國家生產的汽車應該在市場上佔有一定比例。新協議規定至少75%的汽車應該生產於北美地區,而此前NAFTA規定該比例為62.5%。此外,40-45%的汽車必須由每小時最低工資16美元的工人生產。目前,墨西哥汽車行業平均時薪不到3美元,只有美國和加拿大工人的1/10或1/20,提高最低時薪無疑對墨西哥汽車行業工人是利好,但也因此拉高了製造成本。根據白宮預測,新協定生效後將極大刺激美國“鐵鏽州”就業,並減少美國對墨加貿易逆差。

美國不再將貿易協議視為幫美國企業打造全球供應鏈的通道,而是優先考慮以更嚴格的標準審查流入美國的商品,其目的在於逼迫製造業回歸美國。美國智庫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高級研究員傑弗里·肖特認為,美墨加協定是美國政府談判的首個提高而非降低貿易和投資壁壘的貿易協定,它要求汽車廠商遵循層層規定才能享受更低關稅優惠,這意味着北美經濟一體化的倒退。

USMCA的區域性和歧視性非常明顯。我們注意到USMCA引入了以往在貿易協定中罕見的歧視性條款,對其界定的非市場經濟體進行限制。USMCA其中一項條款規定,若三國中有一國與某個“非市場經濟國家”簽署自貿協定,則其他協議夥伴有權在6個月內退出USMCA協議。這意味着美國試圖將這一當前覆蓋內容最廣泛的貿易協定作為未來雙邊貿易談判的模板,“非市場經濟國家”限制性條款可能被美國塞入美歐貿易協定、美日貿易協定以及其他自貿談判,這將鞏固以美國範式為基礎的國際貿易體系,並可能形成國際貿易規則新壁壘。

上世紀90年代後,以中間品貿易為代表的全球價值鏈貿易對世界各經濟體的重要性顯著增加,佔全球貨物貿易的3/4。在價值鏈貿易模式下,產品流動,尤其是中間產品的跨境流動實質上是參與全球生產的一個過程和流轉環節,產品生產已經具有“世界製造”的意義。中國是墨西哥的第二大商品供應國,墨西哥與中國之間的貿易越自由,這種供應鏈運作的效率和成本效益就越高。而USMCA條款明確阻止中國與墨西哥之間達成自由貿易協議勢必割裂產業鏈、供應鏈,最終提高生產成本,其中一部分成本最終將不得不由美國消費者來承擔。在全球價值鏈時代,對第三國設置貿易壁壘可能代價高昂,這會對二戰後建立起來的自由貿易秩序產生廣泛而深遠的影響,嚴重衝擊全球生產網絡和價值鏈體系。

面對貿易保護主義與單邊主義威脅,包括WTO在內的全球多邊貿易體系正處於改革的緊要關頭,是推倒重來另起爐灶,還是重新構建多邊體系中的“諸邊”規則,也決定着未來國際貿易規則格局的走向。WTO運行機制遠落後於變化中的世界,改革涉及的問題也錯綜複雜,無論是普遍關注的導致全球貿易局勢緊張的關稅機制、強化WTO對貿易活動的監管權力、改進WTO決策機制等共性問題,還是發達國家更為關注的透明度、發達國家與發展中國家利益協調、非市場政策導向等針對性問題,都亟待解決。

然而,WTO的基本原則,如保留最惠國待遇、國民待遇、關稅約束、透明度、特殊與差別待遇等內容不應被拋棄。當下,世界亟需構建新型國際合作秩序,進一步明確並達成WTO改革的具體路徑和目標,避免對一國有利而損害其他國家利益的“以鄰為壑”的極限施壓政策。強化貿易規範進而創造一個新的開放貿易體系,對未來的全球經貿發展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