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全球貿易戰如何打亂全球經濟復蘇

2018-10-09
CC.jpg

唐納德·特朗普總統在9月26日的新聞發佈會上透露說,他相信雖然美國發動了貿易戰,但中國仍然是尊重他的,因為他有“非常、非常大的大腦”。無論是總統的非凡大腦使然,還是更傳統的經濟和地緣政治力量使然,美國的關稅戰都會讓用十年時間才實現的全球經濟復蘇脫軌。

三種升級情形

當前的緊張局勢會導致什麼後果?特朗普關稅戰的進程可以透過三種情形來描述,以展示爭議如何從一場雙邊貿易衝突,最終發展成為一場潛在的全球貿易戰。特朗普政府在今年春天發出一系列關稅威脅後,已經把經濟賭注從500億美元增加到2000億美元,而現在威脅已經擴大到中國出口到美國的5000億美元商品(表1)

情形一:單邊糾纏。這個階段從今年7月開始,兩國都向對方的340億美元進口商品徵收25%的關稅,並準備對另外160億美元商品加稅。由於受牽連的商品只有500億美元,關稅對經濟的影響分別僅限於中國GDP的0.1%和美國GDP的0.2%。此時特朗普的一些關鍵選民,如美國商會和美國農民協會,展開了反對關稅的運動,不久後美國零售商和許多其他行業協會也加入進來。

情形二:“美國優先”升級。冷戰後,每一位美國總統在大選中都會玩抨擊中國的把戲。然而,特朗普是第一個在白宮說到做到的人。隨着貿易戰升級,他的賭注翻了兩番,達到2000億美元。相對於第一種情形,其潛在的附帶損失也翻了兩番。在中國GDP可能會減少0.4%,在美國GDP可能減少0.8%。

情形三:全球貿易戰。第三種情形已經可以說是全球經濟在本世紀以來所面臨的一大威脅,因為中國不斷被當成美國貿易逆差的替罪羊。當白宮把關稅戰的賭注增加到5000億美元時,潛在的附帶損失將比第一種情形大十倍。中國GDP有可能損失1%,而美國GDP的凈損失可能達到2%(見表1的來源)

表1

三種關稅情形: 從雙邊貿易衝突到全球貿易戰

E1.gif

資料來源:數據來自國際貿易管理機構、標準普爾、Difference Group網站。

對全球經濟一體化的破壞

繼2017年出現大幅上漲後,亞洲的進出口迄今保持着良好勢頭,許多經濟體繼續以兩位數增長。但目前外部環境出現了高度的不確定性。全球金融危機剛剛過去十年,作為全球經濟一體化三大支柱的世界貿易、投資和人口流動如今就面臨著沉重的打擊。

貿易下降。據WTO估計,2018年商品貿易量將增長4.4%,比2017年的水平低了幾個百分點。但隨着特朗普的關稅加劇了貿易緊張局勢,商業信心的下降和投資決策的轉變有可能影響4.4%這一增長前景。一場全面的貿易戰給貿易復蘇造成的破壞有可能持續好幾年。

投資停滯。全球金融危機爆發前,全球投資飆升到了接近2萬億美元。聯合國曾經預計,全球外國直接投資流動在2017年恢復了增長,2018年將超過1.8萬億美元。然而事實上,去年全球外國直接投資額跌至1.5萬億美元,比危機前的峰值還低15%。短期內,特朗普的貿易戰和美聯儲加息看來都會削弱全球的投資前景。

移民危機。2001年恐怖襲擊發生,接着就是美國領導的阿富汗和伊拉克戰爭,再加上中東和非洲其他地區的衝突,總共有超過6800萬人被逐出家園。這釀成了1945年以來全球最大規模的人口流離失所。在特朗普時代,關稅戰和美國移民政策的歷史性倒退都有可能加劇地緣政治摩擦,進而帶來新的移民危機和恐怖主義。

全球經濟前景不再倖免

2017/18年度,美國與中國、墨西哥、日本和德國存在着巨額貿易逆差,與其他一些國家有少量逆差。除了歐盟以外,這些經濟體還包括美國的北美自由貿易區夥伴,美國在東亞的地緣政治盟友(日本和韓國),以及低成本的亞洲新興國家(表2)。如果特朗普總統信守承諾,挑戰這些與中國一樣的“逆差罪犯”,那麼貿易戰將會四處蔓延。

表2

美國的貿易逆差,2017年-2018年7月(十億美元)

E2.gif

資料來源:數據來自美國人口調查局、Difference Group網站。

不過,特朗普的貿易強硬進程可能已經停滯不前。特朗普的白宮從共和黨控制的國會獲益不少,但現在民主黨和美國的貿易夥伴都準備等到中期選舉之後再進行談判。中期選舉結果有可能明顯(如果民主黨贏得眾院)或極大(如果民主黨贏得參眾兩院)限制特朗普的影響。當美中兩國重啟對話時,我們預計會出現以下四種情形中的一種:

情形一: 實用主義佔上風。雙方從最初的立場後退,達成彼此都能接受的讓步。由於兩國都不是嚴重地依賴外部需求,關稅時間表的生效或許會被推遲或淡化。為互相保全面子,雙方共同採取讓步措施不是沒有可能,儘管可能性不大。在這種情況下,全球供應鏈將基本保持原狀,投資者和商業信心回歸,經濟展望被上調。

情形二: 承認分歧。雙方重申現有的經濟和戰略對話機制,並開始就兩國在知識產權、技術轉讓、投資審查、市場准入以及戰略併購等方面的分歧進行必要的對話。在這一種及其隨後的情形中,地區供應鏈將被重置。除了市場的周期性波動,經濟確定性將得到恢復。全球經濟前景雖然會遭受挫折,但假以時日的話終將有所改善。

情形三: 實現某種程度的平衡貿易。在這一機會主義情形下,中國承諾通過減緩去槓桿化、推遲經濟再平衡和對進口商提供大力支持,來吸納大量的美國進口產品。看上去,貿易平衡狀況將因此變得更好,雙邊逆差也會減少,但可持續的貿易平衡將需要更長的時間才能實現。

情形四:全球貿易戰。雙方都準備打持久戰。雙邊爭鬥蔓延到其他地區,全球供應鏈中斷。美中貿易戰將導致亞洲經濟放緩,這會使若干地區的經濟前景極為黯淡,全球增長前景將被大幅下調。

在政策沒有改變的情況下,情形一和情形二目前看來不太可能(儘管中期選舉之後可能性增大)。由於特朗普總是愛用晚間的推特扼殺白天談判的前景,情形三可以說已經夭折。如果是情形四勝出,那麼貿易保護政策將使國際環境急劇惡化。

儘管最近的加息讓美元走強,同時給本來可以推動全球增長的新興經濟體製造了普遍的困擾,但白宮正一步步走向陷阱,這個坑可以是任何東西,卻唯獨不會是避風港。國際社會不應該對特朗普亦步亦趨,否則,就會助長對全球貿易的新打擊,引來新的保護主義者對歐盟和亞洲地區貿易大國發動攻勢,這差不多就是確保讓情形四成為現實。相反,我們需要的是國際社會起而支持有助於實現情形一和情形二的貿易行為。從長遠來看,只有這樣的情形才符合美中兩國經濟及全球經濟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