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為什麼中美很難達成貿易協議?

2018-07-31
85f918f832a9eab687e800a84e51bcc4.jpg
圖片來源:新華社

美中之間的貿易緊張並不新鮮。2001年中國加入WTO以來,兩國間的爭端多達35起。然而最近的一系列事件有所不同,有可能升級和長期化。自從四個月前美國從301調查着手對中國實施貿易制裁以來,許多人已經把這場糾紛稱作“貿易戰”。

阻礙雙方達成協議的因素不僅限於經濟領域。除非考量間接相關的政治和安全問題,否則我們無法完全理解世界上兩個最大經濟體之間持續對抗的本質,以及當前的僵局和可能的走向。有三個因素對理解當前兩國關係的停滯不前至關重要。

重大政治考慮限制了中國的選擇

雖然貿易戰會同時對兩國造成傷害,但處於貿易順差地位的國家通常受到的打擊更大,因此更有可能被迫妥協。比如1980年代的日本就是這樣。然而這個等式套在中國身上也許只有前半部分適用。中國已經開始感覺到痛苦,將來這種感覺還會加劇。貿易戰不僅影響中國經濟發展的主要引擎,包括大灣區、長江三角洲和京津冀走廊,而且對所有經濟部門都造成了廣泛影響,因為中國對外貿多有依賴。股市對此次貿易爭端反應消極,滬市進入熊市,港股則跌至十個月最低點。接下來有可能是資本外流增加,影子銀行和地方債務管理問題加劇,從而導致政府無法維持微妙的平衡手段。貿易對抗的擴大也會影響到中國的房地產價格,這對中國公眾來說是一個極其敏感的問題。

相比之下,美國擁有相對強勁而穩定的經濟。為了最大限度地施加壓力,中國的報復性貿易行動主要集中在美國的特定行業和地區。關稅的最大份額被分配給農產品和食品(38%),重點針對的是那些投票支持特朗普的縣。不過,由於美國從中國的進口遠遠多於中國從美國的進口,中國僅憑關稅打擊美國的能力非常有限。

中國經濟付出的這些代價,尤其當房地產行業受到波及,將給中國領導人帶來巨大的政治壓力。習近平主席處理貿易戰的方式將受到尖銳批評,任何重大錯誤都有可能引發一場政治危機。在嚴峻的形勢下,中國領導人可能會尋求另一種解決方案,而不是在貿易領域妥協。中國媒體通過把美國的行為歸咎於“瘋狂”、“貪婪”的特朗普總統而分散了某些壓力,為習近平的首選戰術——談判爭取了一定時間。此外,中國公眾開始把美國的貿易升級行動看成是破壞中國崛起“陰謀”的一部分,這對中國領導人來說是有利的。不過,美方行動不斷升級和給中國造成的政治壓力也許會限制習近平的選擇。為避免被認為向美國的要求屈服,雖然國內政治壓力上升,但除了堅定立場,中國領導人別無他法。

北京與平壤改善關係削弱特朗普討價還價的籌碼

特朗普總統喜歡做交易性強的買賣,其中貿易、安全和政治問題是相互關聯的討價還價籌碼。過去他已經證明了這一點。他不再聲稱中國是匯率操縱國,從而換取了與北京在朝鮮問題上的合作。這是為追求安全利益而在經濟上妥協。

然而,北京與平壤關係的顯著改善,縮小了特朗普討價還價的籌碼池。新加坡峰會前後,金正恩對中國進行了三次高調訪問,而他此前七年里從未訪問過中國。中國向來願意在朝鮮問題上與美國合作,以避免朝鮮半島出現危機(這一危機隨着特朗普與金正恩在媒體上的相互攻擊而加劇),特別是,中國領導人一度非常不滿金正恩不留情面地試射導彈,處決親華的姑父,涉嫌暗殺同父異母且受到北京保護的哥哥。然而隨着北京與平壤關係的修復,中國將不再像以前那樣響應美國的要求,對朝鮮持續施加最大壓力。

過去的幾個月里,美中關係也發生了重大變化。特朗普在2018年的國情咨文演講中將中國與恐怖組織、流氓國家和俄羅斯一併列為對手。《國家安全戰略》和《國家防務戰略》都把美國與中國的關係描述為“戰略對手”。這類措辭為中國敲響了警鐘。此外,美國通過了“台灣旅行法”和美國海軍港口訪問計劃,這些涉及台灣的行動加深了北京對安全領域的擔憂。在這種充滿不信任的環境下,中國領導人對特朗普提出的任何新協議都將持懷疑態度。而兩國國內的政治環境也使雙方難以達成協議。

美國的鷹派政策團隊與猶豫不決的商界領袖

特朗普當前的班子同樣可能讓雙方的談判努力複雜化。從中國的角度看,加里·科恩的離職和賈里德·庫什納的被邊緣化使特朗普團隊與中國保持着積極的工作關係的人所剩無幾。那些留下來的官員,比如羅伯特·萊特希澤、彼得·納瓦羅和約翰·博爾頓,都對中國持強硬態度。其中,納瓦羅和博爾頓以親台而聞名。這些對中國持懷疑態度的人不會給談判或妥協留出多少餘地。

中國也無法指望通過美國商界領袖來據理力爭,因為這些人已經不像以前那樣願意勸服特朗普或者撮合雙方。儘管美國公司對現行貿易措施的代價頗有微詞,並由此反對貿易戰,但它們也深受中國產業政策、黨支部進入合資企業、新的國家安全法以及中國“國家資本主義”體系中其他負面趨勢的干擾。除了這些擔憂外,中國多年來未能實現開放承諾同樣令它們感到失望。因此,中國在美國幾乎沒有朋友,它必須設法緩解緊張局勢,熬過頻繁變動的特朗普團隊當政的日子。

着眼大局

安全和政治現狀使協商妥協的氛圍變得艱難。當然,我們不能排除任何一方立場大變並推動問題解決的可能性。特朗普本人的反覆無常眾所周知。中國可以利用特朗普把經濟、政治和安全作為相互關聯的談判點的想法,找到非傳統的解決方案。不過與此同時,這些政治和安全壓力也可能成為領導人的掣肘,迫使他們堅持到底,甚至加劇緊張局勢。

這些絆腳石應當促使我們着眼於大局。安全和政治因素說明了當前處境的嚴峻性和緊迫性,貿易戰不僅會給兩國造成災難性後果,還加大了打一場真正戰爭的風險。這樣一場戰爭將破壞全球穩定,其後果難以想像。

正是因為有這樣的後果,才必須清理妨礙我們達成協議的障礙。也許,正是有貿易戰升級為真正戰爭的風險,才會使雙方回到談判桌前。我們必須回歸最重要且雙方共同擔心的安全問題,並認清兩個經濟體的互補性。只有這樣,才能避免惡性的零和競爭,因為這中間根本不會有贏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