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中美貿易戰會成為歐盟的機遇嗎?

2018-07-20
1.jpg

對於熟悉過去十年來中歐峰會的人而言,7月中旬在北京舉行的最近一次峰會取得了驚人的成果。以往多數時候,會議的氣氛都是不冷不熱,中歐雙方領導人似乎是走過場,雖然互相尊重,但缺乏真正的激情或信念。而今年卻好像暖流涌動,而且出人意料地來自中方。這種熱情體現在會議的聯合聲明中。這份聲明注意到基於規則的全球貿易秩序的重要性,重申對WTO的承諾,並互贊雙方在環境方面做出的努力。最值得注意的是,歐盟感謝中國為推動貿易自由化與標準化所採取的行動。

這背後的原因非常簡單。隨着太平洋兩岸互征關稅,中國和美國幾乎毅然決然地走向許多人認為有可能發生的全面貿易戰。目前兩國互征關稅已達600億美元,並且很有可能再增加2000億美元。特朗普總統以前所未有的方式讓北京感到不知所措,他製造了大量新的不確定性,並且讓世界上最穩定可靠的“經貿”牌迅速成為最大的不確定性來源。這裡的底線很清楚:中國一下子需要新的朋友,而這次歐盟似乎是最佳候選者。

中國為2018年的夏季峰會準備了一系列措施,目的是吸引歐洲人的注意。來自法國的牛肉在若干年被禁之後允許進入中國;作為雙邊貿易重要內容之一的空客飛機銷售被列入日程;相互投資協議也比近期任何時候都取得了更快的進展。通常,參加這類峰會的歐洲領導人在北京的政府大廳里沉着臉,因為他們覺得一系列問題都沒有得到妥善解決。有鑒於此,2018年代表着驚人的轉變。公平地說這一切應該歸功於唐納德·特朗普,而不是歐盟主席唐納德·圖斯克。

因為與其他任何國家的領導人相比,特朗普總統更迫使歐盟超越其一貫的官僚主義、以原則為主導甚至有時繁瑣的框架,更加敏銳地去進行思考。畢竟,就算20世紀90年代以來積累了許多社會與政治價值作為補充,但歐盟本質上是一個技術官僚聯盟。它的存在是為了促進基於規則的秩序和客觀的規律與原則,這些都與貿易、投資和商業息息相關。在這些領域,中國總是顯得突出而且問題重重。歐盟曾經表示,即便不按照字眼,中國也並不符合諸多WTO條款的精神,這是歐盟未賦予它這個最大貿易夥伴市場經濟地位的主要原因之一。多年來,從內衣戰到太陽能電池板,雙方都有過激烈的分歧。

而在此期間,中國一直能夠平衡與美國之間的巨大利益。2016年,歐洲與中國的雙邊貿易額達到4600億歐元,但仍不及中美之間的6600億美元。中國能夠兩方兼顧,讓波音與空客、歐洲市場與美國市場鷸蚌相爭。面對兩個明確致力於全球自由貿易與市場開放的合作夥伴,中國可以舒服地坐在中間,大體暢通無阻地利用兩者來追求自身利益,並實現最終的分而治之。

歐盟與美國基本一致的貿易價值觀,加上特朗普之前雙方的哲學思想,這一切都意味着儘管在局部領域存在分歧和競爭,但歐洲和美國絕大多數時候仍有着相同的訴求:中國要有更寬鬆的市場准入、更公平的監管規則及對知識產權標準的執行。它們的策略手段相同,即在可能的領域盡量聯手向中國施壓,這使它們獲得了零星而漸進的回報。不過總體上說,它們追逐自身利益的需求阻礙了彼此之間的深度合作。歐盟只為歐洲而戰,美國只為美國而戰。

這種局面已經發生變化,歐盟第一次不得不用更加策略性、更加機會主義的方式來思考問題。歐盟長期習慣使用婉轉的話語,來表達它對普遍原則和抽象的理想結果高雅不俗的觀察。但如今,它面對的情況是中國前所未有地需要自己,並且願意提供一些(也許是很多)自己多年來求之不得的東西。這一次是中國有求於歐盟,而不是相反。但問題就在於,歐洲能否明察秋毫靈活務實,作出有戰略意義的回應。

歐盟不可能也永遠不會想要質疑自己與美國的安全關係,而且它會像美國一樣,在中國繼續提出企業公平待遇和法治等一般性問題。但特朗普當政時期,到處充滿了疑慮和不確定因素,世界彷彿重新回到“人人為己”的環境中。有特朗普出席的G7與北約峰會躁動不安,這強烈地提醒人們,一種新的姿態在華盛頓開始佔據上風,它使最可靠的同盟似乎也變得搖搖欲墜。在這種大背景下,歐盟無論喜歡還是不喜歡,都需要以前所未有的方式謀求自身最佳利益,而中國願意對其開放並滿足它的部分要求正好提供了這樣一個機會,至少眼下如此。這在最近這些年裡是完全不曾有過的。目前的問題是,歐盟能否抑制它的那些更美好的理想,抓住這個機遇,哪怕它會帶來風險與挑戰。畢竟歐盟也許從未有過比現在更好的時機影響中國,來解決一些對歐盟有利的問題。

然而以往的經驗表明,歐盟並不擅長作為一個更具戰略性的機構來運作、確定繼而追求對它有利的新機遇。它一向被指責為極其無能的演員,充滿雄心壯志,卻從來沒有精力和必要的靈活性及時採取行動。競選總統期間,特朗普指責他的對手傑布·布殊是一個“缺少精力的傢伙”。如果歐盟是一個人的話,那麼這種描述也是很貼切的。歐盟現在需要清楚、迅速、信念堅定地抓住中國的機遇,並使之具有新意。如果做不到,那麼將來它就沒有權利抱怨,這將表明歐盟不會而且可能永遠不會有戰略運作能力。除了自己,它不能責怪任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