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解決朝鮮問題的藝術

2018-05-03
b.jpg
金正恩和文在寅在邊境的板門店村舉行會晤。

如果我們樂觀看待上周有紀念意義的朝韓峰會的結果,那麼,朝鮮領導人金正恩表現出的積極姿態對朝鮮半島來說是好兆頭。正如金正恩與韓國總統文在寅上周簽訂的協議所表明的,這些舉措說明雙方有望進行持續的多軌對話,更全面地進行南北交流(包括人道主義交往、旅遊、家庭團聚和經濟發展項目,如重啟開城工業園),同時,就無核化的條件與進程、非軍事區一帶的安全與保障進行有序商討,並就最終終止停戰協定和結束朝鮮戰爭展開對話。

朝鮮下一個大的外交步驟是它計劃即將與唐納德·特朗普總統舉行首腦會晤,大概5月或6月在新加坡或蒙古這樣的“中立國家”舉行。長期以來朝鮮一直把美國(不是韓國)當作與它對抗的魔鬼,其核計劃的目標不是韓國,而是美國。朝鮮領導人認為,美國在韓國和半島以外的軍事力量對其政權的存在構成威脅。朝鮮過去幾十年里不斷開發核武器,最終在金正恩領導下掌握了核武器,這在今年年初之前把美朝關係推入了制裁、恫嚇和拒絕對話的泥潭。

金正恩宣布他將停止核試驗,並關閉豐溪里試驗場,從而為即將到來的峰會預設了更加富有成效的基調。雖然中國科學家報告說該試驗場已經坍塌,一些人因此認為這使金正恩提出的停止核試驗打了折扣,但美國網站“北緯38度”的分析家認為,這個試驗場仍然可以使用。金正恩表示願把無核化問題擺上談判桌,他最近還邀請美韓專家記者屆時見證朝鮮核設施的關閉。

金正恩決定會晤外國國家元首,底氣當然是朝鮮的核計劃在他領導下取得了顯而易見的飛速進展。朝鮮自覺有能力坐到談判桌前,正是因為美國了解其武器所具備的能力,包括核武器和已經證明的遠程導彈能力。從金正恩對他的黨和軍隊的講話可以看出,他對核試驗和導彈試驗取得的進展相當志得意滿。這些成就不會因為停止試驗而消失。

不過,停止試驗甚至關閉試驗場並不是永久性的。以往的協議或承諾都曾經被打破,如2012年的“閏日協議”,簽署才幾個星期就成了廢紙。同樣還有上世紀90年代的“框架協議”,雖然這份協議的解體速度慢一些。在奧巴馬和朴槿惠執政期間,朝鮮完全沒有與這些政府展開對話的意向。

儘管我們可以借鑒從前美國與朝鮮談判的經驗,但歷史的比照(例如上面提到的協議)並沒有讓我們有足夠的信息。因為首先,當時朝鮮並不滿足於即有的核能力和軍備;其次,當時地區的政治意願與今天不同。而且金正恩掌權後朝鮮與外界的談判幾乎為零。所以,我們有可能看到朝鮮一種全新的、與金正恩的父親截然不同的外交風格。金正日當權時期,朝鮮外交官力求迫使對方通過提供援助或放鬆制裁,來換取緊張局勢的緩解。而到目前為止金正恩仍相當與世隔絕,並且完全無視制裁努力。

然而,由於朝鮮過去對美韓無核化目標有保留,對相互交往疑心重重,因此認清未來政治進程的艱難是明智的。首先,正如許多朝鮮問題觀察家所指出的,對朝鮮來說“無核化”不僅意味着它要拆除核設施,放棄其武器和導彈系統(按美國的觀點),也意味着美國要從韓國和日本拆除它的核保護傘。但據文在寅總統與金正恩會晤後透露,這一次朝鮮並沒有要求從韓國撤走美軍。這個要求不僅在美國,在韓國許多保守派人士當中也曾經是反覆被提及的關鍵點。

其次,金正日在位時,朝鮮曾試圖在兩個盟友當中挑撥離間,特別是韓國進步派當政期間,因為進步派更願意與朝鮮交往。朝鮮一向擅長觀察對手的政治意願,而文在寅和特朗普都非常渴望朝鮮半島出現改變。不過,朝鮮與韓國之間的舉動有可能最終導致首爾與華盛頓關係緊張。如果特朗普對金正恩在談判中的出價不滿意,或者首腦會晤失敗,朝韓峰會所確定的措施就可能告吹,從而使美韓關係變得緊張起來。

文在寅渴望緩解與北方的緊張,同時增加人道主義交往,上周的協議為實現這些目標提供了路徑。對特朗普來說,他是渴望做成一筆交易。特朗普這個“品牌”的內容之一(來自於他進入白宮前在商界和媒體的傳統)是當“誘心人(closer)”,包括他罵金正恩是“火箭人”,是對全世界的威脅,穿插其間的,是他表示願意運用“交易藝術”來解決這場長達數十年的衝突。

最後,中國有戰略理由支持朝鮮與習近平、文在寅也許還有唐納德·特朗普舉行一連串峰會。正如阿莉絲·埃克曼所指出的,中國一直試圖“在一個後同盟安全框架內重組亞太地區”,而任何使朝鮮半島向著和平穩定邁出的步驟,都會削弱美國在東北亞地區軍事存在的理由。而且短期內,與美國達成包括放鬆制裁或減少軍演的交易,不僅有利於未來朝鮮半島的穩定,也有利於未來中國與朝鮮的經濟交流,這種交流對於北京雖是小買賣,但它卻是中國對平壤施加影響力的一個源頭,最近日益嚴厲的制裁已經讓中國的這種影響力下降。美國應當好好地理解北京在朝鮮半島實現和平的戰略目標,並在與金正恩舉行潛在會晤之前與北京和首爾合作,確保峰會取得可行的成果。

為迎接即將到來的“特金會”,美方談判代表應當注意,倘若華盛頓的政治意願仍然是專註于堅守這個前路漫長的進程,那麼,放低期待並從以往朝鮮的談判行為中汲取教訓,才有可能導致半島的持久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