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中美貿易戰:為什麼特朗普是認真的

2018-04-23
a.jpg

對特朗普總統的貿易政策有兩種主要觀點,大部分商界人士所持的譏諷觀點認為,他說的比做的還要糟。他大聲抱怨外國特別是中國的貿易行為,抱怨以往的美國總統和之前的貿易協定太軟弱,但這主要是為了安撫他的基礎選民。到最後時刻,即使沒有貿易戰威脅,他也會滿足於細微的調整或進展,然後把它宣布為一場勝利。

那些在貿易問題上認真看待特朗普的人,包括我,則警告說,特朗普的確是用重新平衡貿易,顯著增加美國的出口並減少進口,來衡量成功與否。按照這一標準中國的問題是最大的,它的持續不斷貿易順差現在已經超過3500億美元。大多數貿易專家都會同意,中國近期內有可能做出的任何讓步都不會實質性減少它與美國的巨額貿易盈餘。

美國股市似乎也玩世不恭。雖然最初,特朗普宣布500億和1000億美元關稅威脅以及中國作出以牙還牙的回應,導致股市在一開始的時候出現下跌,但特朗普的經濟顧問特別是拉里·庫德洛和財長姆努欽出面安撫,似乎又讓商界恢復樂觀,認為與中國爆發貿易戰的可能性不大。絕大多數威脅性關稅要在幾個月後才會生效,而且,據稱雙方正在進行有可能避免貿易戰的秘密談判(儘管中國否認這一點)。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4月9日在博鰲亞洲論壇發表帶有明顯和解意味的講話,進一步安撫了美國市場。他承諾降低中國的汽車關稅,進一步向外國公司開放中國金融市場。特朗普在推特上對習近平的講話表示讚許,儘管,中國多年來一直在做這種提議,但常常進展甚微。即便習近平所承諾的一切都被兌現,它對美國對華貿易逆差的影響也很有限。“那又怎樣,”嘲諷者會說。但就像特朗普對敘利亞的空襲,關鍵不在於切實完成什麼確定的事情,關鍵在於要顯得像個實幹家。

譏諷者還指出了特朗普最近在TPP上的轉變。他在總統競選期間一再批評TPP,當上總統後的首個動作之一就是退出該協定。現在,其他11個協議國家還在不顧一切推進這項協議,而特朗普突然意識到重新加入協議或許有用場。也許特朗普並不像他那些出格言論所傳達的,是一個鐵杆經濟民族主義者。

不過,特朗普已經把美國帶到與中國進行貿易戰的峭壁邊緣,如果認為他現在會輕易退縮,那是大錯特錯。他讚賞習主席關於進一步開放中國經濟的言論,但卻推出了1500億美元新關稅。如果沒有明顯且無可辯駁的勝利,他是不可能從邊緣後撤的。光有和解的言論遠遠不夠。就像他即將與朝鮮舉行的核計劃談判,他的時間表是在夏季里迅速行動,而不是進行拖延多年的談判。

特朗普比從前的總統急躁,原因是他在政治上脆弱。今年,也就是2018年11月中期選舉之前,他必須取得一些能與1972年尼克松的偉大舉措比肩的重大外交政策勝利。否則,當他的共和黨面對選民的憤怒,他會被選民拋棄。包括眾院議長保羅·瑞安在內的一大批有勢力的共和黨議員已屆退休,不會競選連任,他們的人數之多也是前所未有的。他們預計,反對派民主黨會有強勢表現,贏得參眾兩院的多數席位。如果發生這種情況,在特別檢察官羅伯特·穆勒領導的調查取得持續進展的基礎上,特朗普面臨的前景會是真正的彈劾。我不贊同那些譏諷觀點,認為特朗普的目標僅僅是取得膚淺的公關勝利,因為我相信特朗普明白,這些都不足以激勵他的基礎選民,讓他避免選舉落敗甚至名譽掃地。

如果特朗普不改弦易轍,堅持要求朝鮮放棄核武器,要求中國採取行動大幅減少對美國的巨額貿易順差,那麼今年對他來說就是關鍵的一年。倘若今年不成功,他可能就再沒有其他機會了。特朗普下了戰書,他把一個巨大的貿易威脅擺上檯面,這比歷任總統的舉動都更大膽,更激烈。它是一場高風險賭博,如果有絲毫退讓,就會把弱點顯露出來。

從廣義上講,美國與中國的爭端是兩大類:舊經濟和新經濟。舊經濟糾紛與中國鋼鐵、鋁和純鹼等行業的產能過剩有關。美國和其他外國生產商認為,通過退稅、基礎設施補貼和信貸等形式,中國企業獲得了不公平的補貼。這類補貼並不全是中國獨有的。況且幾個世紀以來,即使沒有政府干預,資本主義的每一場危機也都出現產能過剩和價格戰,比如19世紀60年代賓夕法尼亞州的石油熱,以及19世紀後期內戰之後鐵路的繁榮與崩潰周期。讓WTO等機構處理這些問題有難度,因為WTO規則錯誤地假定,像這樣的問題只會來自政府行為,而不會來自私人力量和資本投資的周期性。自從鄧小平推行“市場社會主義”以來,由於經濟力量分散,中國的情況更加複雜。對於許多投資決策,地方政府比北京當局更積極,但也多少有點各自為政。即使沒有政府的干預,壟斷力量和偶發的不平衡也會使貿易爭端永遠存在。

“新經濟”爭端也許更棘手。中國希望嚴格管控作為重要溝通——坦率說還有間諜——工具的互聯網。為此,中國試圖迫使企業共享技術和專有代碼,確保中國政府有後門,但又不留後門給外國入侵者。中國還對互聯網公司獲得的海量數據感到擔心,並擔心這些公司或外國政府會用這些數據做什麼事情。這是一個與經濟競爭同樣重要的政治權利問題。最近在美國,有關俄羅斯干預美國2016大選的醜聞凸顯了這種危險。有鑒於在美國發生的事情,美國關於保護企業隱私和讓中國開放市場准入的辯解,聽上去就變得更加危險了。

中國政府在許多有爭議問題上停滯不前是有重要原因的,其中包括中央政府無法強迫所有地方政府貫徹它的意志,以及中國官員自己對於潛在間諜和顛覆活動的不安全感。人們無需感同身受也能明白,讓北京對許多重要爭議問題讓步並不容易。特朗普有可能竭力推動對方做出重大讓步,但中國也會拒絕他想要的大部分東西。其結果很可能就是打一場兩敗俱傷的貿易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