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特朗普 南海問題 朝核問題 全球治理 中美貿易 中印關係 人民幣匯率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丁途 北京大學滙豐商學院副教授

盤點美中貿易關係

2018-02-06
S1.jpg
路透社

自從上台以來,特朗普政府一直重點關注美中貿易關係,推動封閉的中國市場的市場准入。中國反駁說,奧巴馬和特朗普阻止中國收購半導體和金融服務公司,是對自由貿易和投資的真正威脅。美中貿易投資關係狀況如何?它是否告訴我們存在更大經濟衝突的可能性?

撇去修辭,根本的衝突還在於中國市場,它在經濟上遠不如美國市場自由。雖然可能不中聽,但數據足以證明這點。實際上,華盛頓對中國金融和投資公司持有股票、債券、非傳統資產等美國資產沒有限制。相反,北京把金融市場嚴格限制在近乎零的水平,任何外國對華投資的數量及額度都由北京監管機構嚴格控制。

貿易方面也有類似情況。雖然掩蓋了重要細節,但有一個簡單的衡量標準,那就是美國的加權關稅為1.6%,而中國是3.5%。此外,除了鋁、錫、鋼鐵等有色金屬行業的中國公司被徵收反傾銷稅,在美國,中國公司在其目標市場上很少受到貿易限制。而正如2016年的一份報告指出,中國“所使用的是外國競爭者難以達到的國家特定標準。這些要求往往冗長不堪,並且有不透明的申請流程”。

即使對外國直接投資,監管差異也是顯而易見的。美國幾乎不限制中國企業的收購。儘管對速匯金(MoneyGram)的收購高調被拒,但北京的資本管制限制比美國的國家安全關切厄殺了更多的交易。中國企業在美國收購遇阻的情況,與它們在其他國家,如德國,是大體相當的,而被日本拒絕的交易更多。雖然中國的擔心可以理解,然而不能簡單認為針對北京的實際審查比其他國家多。

相反地,在支付領域,在從技術到產業乃至文化演藝團體等其他各式各樣領域,中國對外國投資都有明文禁令。北京竭力維持着一個龐大的不允許外國人投資的行業“負面清單”。美中兩國對外國直接投資的保護主義限制是完全沒有可比性的。

就連奧巴馬和特朗普政府徵收的一些反傾銷稅,雖然是很糟的經濟政治政策,不應該實施,但大多數並沒有事實上的錯誤。中國太陽能企業得到政府大量補貼,它們是在賠本賣電池板。中國的生產定額和對金融市場的干預導致商品價格上漲,使鋼鐵、鋁和錫製造業重新恢復盈利,而它們之前曾在外國市場傾銷這些產品。

中國對反傾銷稅不再設防,是因為北京試圖削減這些部門的過剩產能,它導致商品價格過低。同時,也要阻止地方政府支持這些企業。中國金融監管機構經常強調不必扶持破產企業,並停止給供過於求的行業提供資金,正是這種做法為傾銷提供了補貼。換句話說,北京隱含地承認,即便它不喜歡這一結果,他們也知道美國的貿易行動是對的。

中國政府還有更多保護主義個案。儘管封鎖了從谷歌到推特等一大批互聯網公司,北京卻虛偽地大談美國設置數字鐵幕。雖然少數中方收購被拒,並引來抱怨,但研究表明北京阻止的外資收購比華盛頓多得多。就算美國遠非完全無辜,反傾銷稅也徒勞無獲,但大量證據無疑表明中國仍然壓倒性地更具保護主義色彩。

那麼,這對中美兩國經濟關係的未來狀況有何預示呢?

首先,是根本的價值觀衝突導致中美之間關係日益緊張。中國是一個專制、壓迫、經濟為政府所有、重商主義的國家,容不得國內外有任何不同意見。而美國就算特朗普當政,它仍然是一個開放的民主國家,有世界上最開放的市場。這些價值觀將導致衝突,並且不會消失。

其次,隨着中國的發展,在同美國和許多其他國家的交往中,它不可能繼續這樣公然虛偽和重商。世界各國政府正在提出互惠的想法,規範與北京的交往。不可能北京要求用一種方式對待在中國的外國公司、商品和投資,而它卻期待在國外有截然不同的待遇。隨着中國在國際上越來越重要,這會是一個根本的矛盾。

第三,雖然特朗普總統的言論似乎更傾向於保護主義和雙邊主義,但實際上他的對華貿易投資政策不過是奧巴馬政策的延續。大量的反傾銷措施和壓力,是由於中國自己作出的承諾沒有任何重大進展,如允許Visa和Mastercard進入中國支付系統,這是中國2000年加入WTO時同意的。不過,特朗普總統似乎更願意公開對抗北京的保護主義。他的願望有多強,報復措施力度有多大,尚待觀察,但迄今為止他的政策與奧巴馬總統大體如出一轍。

美中經濟關係狀況不甚樂觀。雖然近期不會爆發全面貿易戰,但在國際經濟競爭願景上,兩個大國將發生衝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