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期待中美合作建設「一帶一路」

2017-01-20
S10.jpg

“為什麼不沿用'絲綢之路'說法,而是提出一個令人捉摸不透的'一帶一路'概念?”“陸上不通,修修路,很好理解,海上本來就是通的呀,為什麼要搞'一路'”?

三年前,美國使館人來訪,一臉困惑。筆者答覆,中國沒有用“絲綢之路”或“新絲綢之路”的提法,不僅因為那是舶來品,更重要的是,絲綢之路一般指歐亞大陸,海上絲綢之路的說法並不流行,而“一帶一路”同時指向陸上和海上。中國人有句話:要致富先修路。要快速修高速,要閃富通網路。在中國,“路”還不是一般的路,是道路,“路”只是實現“道”的一種方式。“道”怎麼說的呢?《道德經》第42章說,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今天的“道”就是命運共同體。因此,“一帶一路”不是一條,而是很多很多條,大家都有份,因為它是開放的、包容的追求人類共同發展之道,鼓勵各國走符合自身國情的發展道路。

“一帶一路”倡議提出後,美國政府起初並不太在意,弄不清概念和中國意圖,一度認為是個幻象,總體上對中國提出“一帶一路”倡議的意圖、潛在效應、可行性等還在觀察,所以迄今未表態。直到亞投行的巨大成功,驚醒了美國戰略界。美國智庫加緊研究“一帶一路”對世界秩序、國際體系和全球治理的影響。一些美國精英擔心中國通過亞投行、“一帶一路”建設另起爐灶,挑戰美國主導的國際秩序,或認為“一帶一路”若成功,將導致中國發展模式挑戰西方發展模式及其價值觀。但也有人認為,中國的“一帶一路”建設並不必然是與美國競爭的,也給美國帶來機遇,比如引導中國在歐亞大市場建設中與俄羅斯競爭,美國坐收漁利,或引導中國陷入阿富汗、中亞泥潭。還有人建議美國應尋求將“新絲綢之路計劃”與“一帶一路”對接,穩定阿富汗局勢,加強與中國在地區安全治理上的合作。美國有智庫甚至主張美國選擇性參與一些經濟走廊建設,重點防範中亞西亞經濟走廊、中歐合作對美國聯盟體系的衝擊。

汲取亞投行教訓,美國並未公開反對“一帶一路”,且美國人秉承“如果不能打敗對方,就加入之”理念,完全可能更積极參与“一帶一路”建設。筆者也建議,“一帶一路”進入發達國家的發展中地區,進入美國的中西部地區,通過中美省州合作,爭取特朗普總統出席“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都是十分值得期待的。按照林毅夫教授模型,發展中國家每增加1美元的基礎設施投資,將增加0.7美元的進口,其中0.35美元來自發達國家。全球基礎設施投資將增加發達國家的出口,為其創造結構性改革空間。馬雲日前與特朗普會面,談及為美國創造100萬個就業機會,就是以改造美國基礎設施,使之更適合電商發展為前提,更不用說“一帶一路”着眼於發展中國家基礎設施投入給美國帶來的出口和創造大量就業的機會了。

“一帶一路”主張開放、包容,一是與當地已有合作架構的兼容,盡量不另起爐灶;二是與域外力量的包容,不是排擠美日等域外勢力,強調共商共建共享,並不局限於沿線國家,也包括相關國家。項目也許在沿線國家,但標準、規則、資金、技術、人才是全球性的,比如馬六甲皇京港建設,美國公司投了百億而中國公司投了300億馬幣,亞投行用的也是美元,絲路基金首席顧問是美國人。因此,美國是“一帶一路”相關國家。

美國是世界所有國家的鄰國。“一帶一路”建設繞不開美國,也不應繞開美國,而是應積極爭取美國政府、美國企業、美國人和美元的支持。中國的智慧是借力、借勢,應對美方闡明“一帶一路”建設有利於世界經濟增長和地區穩定,爭取美方支持。中美應該討論如何合作建設“一帶一路”,比如美國在軟基礎設施的規則、標準上的優勢與中國在硬基礎設施上的優勢結合;美國在安全體系的優勢與中國在經濟上的優勢結合。中美通過開發第三方市場,共同維護海上通道安全,開發和保護海洋等,將推動各自經濟發展模式轉型,推動全球化轉型,並在這一過程中實現中美關係轉型。這也為各方所期待。

總之,美國是“一帶一路”利益攸關方和相關國家。“一帶一路”與亞太自貿協定(FTAAP)構成完整的中國對外合作倡議。美國的參與,都是確保其成功和更好造福於世界的關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