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中國作為「金磚」主席必須推動全球貨幣改革

2016-10-31

2006年9月,紐約第61屆聯大會議召開期間,當時的金磚國家外長們舉行了他們的首次會議。10年後,該集團(南非加入)已經定位為獨立自主新興大國之間的一個軟協約,它們組成了一個相互支持的關係網,致力於協助彼此在國際經濟秩序中崛起。2014年7月巴西福塔萊薩金磚領導人會議上,成立了新開發銀行(NDB),建立了應急儲備安排(CRA)。NDB宣布它的第一筆融資是支持所有5個金磚成員的綠色和可持續項目,它還成功發行了首期綠色金融債券。所有這些,都是金磚國家經濟議程邁向制度化的重要步驟。

隨着中國將接任輪值主席國,準備帶領該集團進入誕生以來的第二個十年,金磚國家必須超越以開發為主的金融定位。金磚要逐漸成為最重要的新興市場經濟論壇,探討國際貨幣體系的徹底改革,因為這一體系的架構已不足以應對跨境金融活動形態上、規模上日新月異的變化。

似乎是上世紀20、30年代重現:大規模的短期資本流動跨境傳導着經濟動蕩,貨幣秩序無法提供系統性流動管理手段來應對震蕩性事件。頗有諷刺意味的是,雖然系統內流動性泛濫,但大量跨境交易中(作為全球GDP一部分的)優質或安全資產卻明顯短缺。雖然美元仍然是系統中的主要儲備資產,但美國當局並沒有顯示出對緩和資本流動波動的責任感和興趣,除非發生極端的系統性危機。為新興市場國家整固全球金融安全網的一些好的想法,如以IMF為中心實現貨幣互換多邊化、美聯儲與各國央行的互換安排、跨境抵押貸款安排等,都因為美聯儲不願承受任何信貸或法律風險而陷入僵局。美聯儲不願參與這類行動,是因為不能保證補償互換交易的潛在損失(而且美聯儲的使命是國內)。而另一方面,美國財政部也不會允許這類金融資產流向或來自IMF。

在適應當今的資本流動需求方面,IMF的優惠融資安排也沒有做到更好。年復一年,IMF提供短期貸款幫助國家克服流動性導致的收支平衡危機這個最初使命,與它的處置能力相差越來越大。

為對抗新型的、資本流動引起的收支平衡危機,歐洲穩定機制(ESM)配備了金融救助工具包,其中包括穩定宏觀經濟臨時貸款、極短期預防性信貸額度、一級或二級市場債券收購,以及為銀行直接和間接融資提供貸款與擔保。但IMF的關鍵股東仍以道德風險為借口,拒絕幾乎所有這類工具,並推延任何關於損失分擔框架的討論。然而,道德風險並沒有阻止IMF的關鍵股東故意破壞借貸規則,為希臘提供相對於配額來說前所未有的龐大基金計劃,在希臘債務交換中創下重組債務規模和債權人合計損失的世界紀錄。再有就是,這些股東對雅典戲弄IMF視而不見,任其一邊欠債,一邊繼續還私人債券持有人的錢。

未來短期內,金磚國家應該推動IMF出台“極短期流動性額度”,以便向預審合格國家預支全額獲批資金(與償還能力指標關聯),並且不附帶任何事後政策條件。金磚國家同時還應轉型並擴大其應急儲備安排,使之成為一個新興市場危機預防基金,規模足以抵禦EMBI+這類針對債券價格的新興市場指數的劇烈波動,規避自我實現的市場恐慌。這樣做,既可減輕系統性金融威脅,也不必承擔迎合任何單一經濟體融資需求的道德風險。

中期內,金磚國家的目標應該是在貨幣體系內着手擴展現有特別提款權(SDR)安排,使之能自動定期發行。它們還應建立起模式,讓IMF確保短時間內向央行分配SDR,或在市場壓力陡增時向資本市場借錢,為流動性業務融資。同時,還應該考慮發行由IMF提供擔保的新主權債,自動收購預審合格國家的二級市場債券,直到成員國面對巨額資本損失就IMF注資達成一致。

作為新近加入SDR俱樂部的有強大外匯儲備的新成員,中國人民銀行應該支持更廣泛地利用IMF“指定機制”,並主動準備人民幣與SDR自由互換,承擔自己資產負債表的任何貶值風險。這種損失風險是最小的。通常,SDR的價值和利率,要比作為其組成部分的單一國家貨幣穩定。

長期而言,金磚國家必須努力讓IMF的全球貨幣合作機制回歸布雷頓森林構想,成為一個非政治化、由專家而不是股東控制的機構。IMF的危機預防操作應該向著自動、而不是相機性和條件性方向傾斜,也就是類似於央行貼現窗口,能在短期內為可抵押品提供大規模信貸。IMF最大的單一知識產權,即發揮私人資本無法發揮的作用,自它成立日起就沒有實現。對此必須加以糾正,通過修訂IFM協定書,賦予基金對成員國賬戶包括資金來源國資本流動明確的管轄權。

促進國際金融穩定如同發展基礎設施,是全球性公益。正是IMF孿生機構世界銀行在建立基礎設施開發基金上的持續不作為,才促成亞投行(AIIB)的創建。中國主辦杭州G20峰會期間,國際金融架構(IFA)工作組在中斷3年後恢復工作,為IMF發揮危機解決作用做出可行性設計。由於美國不願或無力在全球金融“後銀行中介”時代保證國際金融的穩定,中國作為金磚輪值主席國,也應該建立一個IFA工作組, 讓金磚財長和央行行長在2017年9月的廈門金磚峰會上,就IMF在危機預防和系統性流動管理中所扮演的角色拿出一個可行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