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張茉楠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美歐所首席研究員

入籃SDR是中國全面金融改革的新起點

2016-10-26

2016 年10 月1 日人民幣正式加入IMF特別提款權(SDR)貨幣籃子。入籃不僅成為加快中國金融體系全面開放、助力人民幣國際化的重要里程碑,也勢必在多方面影響全球SDR 機制的運作,對推動國際貨幣體系改革具有積極的促進作用。

S3.jpg

IMF《世界經濟展望》數據顯示,中國在2010年就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人民幣入籃會使SDR具有更多全球代表性,這種代表性會發生實質性擴大,SDR本身也會產生質變。第二,人民幣匯率波動遠小於其他貨幣,入籃將增加SDR 匯率籃子的穩定性。第三,增加了成員國儲備資產的選擇性,可滿足多樣化需求。第四,進一步增強了SDR的吸引力。

按着目前的份額分配,人民幣在新籃子中的權重是10.92%,低於美元的41.73%和歐元的30.93%,高於日元的8.33%和英鎊的8.09%。然而,SDR籃子中各國貨幣分配的權重並不代表各國央行外匯儲備中實際的貨幣配置。以美元為例,它在SDR籃子中的權重為42%左右,但在各國外匯儲備中的配置佔比卻高達64%,遠遠超出其在SDR籃子中的權重。這實際上表明,是否納入SDR,以何種比重納入SDR,更多表現為形式上的意義,而不直接代表也不決定一國貨幣的國際化進程。

目前,經IMF官方確認的儲備貨幣有美元、歐元、英鎊、日元、瑞士法郎、加元、澳元等七種,但其中僅有四種是SDR一籃子貨幣。也就是說,納入SDR是成為儲備貨幣的既非充分也非必要條件。目前人民幣在國外央行資產負債表外匯儲備項目被列入“其他貨幣”,加入SDR 後,人民幣就此獲得了IMF 官方認可的“合法”身份,不僅從“其他貨幣”項目中單列出來,還可以從IMF定期公布的外匯儲備數據中匯總得到央行購買人民幣的總額數據。不過,人民幣並不因為被納入SDR 就自然成為儲備貨幣。入籃不意味着終點,而將成為中國邁向開放型金融體系的新起點。

SDR評審前後,中國雖然經歷了資本市場的動蕩,但中國仍然堅定推進金融改革與開放,進展可能是所有改革領域中最快的。回顧近年來的改革歷程,為使人民幣符合SDR對於貨幣“可自由使用”的要求,中國央行已經做了很多的功課。

S4.jpg

人民幣入籃SDR可以增強中國的國際購買力。當前,人民幣業務離岸清算行已拓展至全球22個國家和地區,終於實現了五大洲清算網絡的全覆蓋。中國積極調整人民幣中間價形成機制,削減人民幣匯率中間價與市場價的偏離程度,推動建立跨境人民幣支付系統(CIPS),現在已經在美國、英國、德國、法國等成立了離岸人民幣清算銀行。今年以來,中國央行先後對境外央行類機構開放銀行間債券和外匯市場,逐步擴大RQFII、RQDII以及投資者範圍,增加可投資產品。滬港通已經啟動,深港通也啟動在即,內地與香港資本市場互聯互通機制將得以加強。

然而,本質而言,人民幣若要充分執行計價、結算和儲備等國際貨幣職能,繼續提升人民幣作為金融交易貨幣的吸引力,未來匯率利率市場化、資本開放等基礎性制度改革仍需繼續推進。

作為新入籃的儲備貨幣,全球央行對於增加人民幣儲備的可能性非常大。而中國也正積極尋求擴大SDR的使用,包括發行以SDR計價的債券。從國際比較來看,中國中長期的潛在經濟增長率以及國債收益率相比發達國家仍然是比較高的,這就意味着中國資產對於全球資金仍然具有較強的吸引力。

S5.jpg

與此同時,如果SDR債券用人民幣結算,那麼人民幣在金融結算中的使用也會相應增加。倘若人民幣匯改與資本項目開放進程得以順利推進,市場主導的力量將逐漸提升,匯率彈性將進一步加強,從而繼續提高金融市場市場深度和活躍度。受此影響,各類人民幣國際貸款、國際債券以及貿易融資都會快速發展,從而帶動包括香港在內的全球離岸市場進一步活躍。

從發展趨勢看,這也意味着未來人民幣國際化路徑,可能由跨境貿易結算推動,向更多通過計價和儲備貨幣驅動轉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