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朝鮮問題 貿易戰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人民幣應該升值

2016-07-04

過去一年來,包括IMF專家在內的許多分析人士都聲稱,人民幣匯率已經正常,中國不再需要為保持貿易順差而有意壓低人民幣。這種觀點或許在政治上取悅很多人,但它是錯的。雖然人民幣低估程度不如這個十年剛開始的時候,但並沒有達到不需要中國政府干預的水平。所以我們看到了不尋常的一幕:世界上經濟增長最快的國家之一在向增長緩慢的富國輸出資本。這毫無意義,同時它也是經濟失衡的一個主要原因。

dollar-RMB1-624x416.jpg

基礎經濟學有關貿易和資本流動的說法是,資本應當來自於增長緩慢的富國,這些國家的資本相對充裕,但回報率低,因此會流向缺少資本但增長迅速的發展中國家。原則上說,資本能在發展中國家獲得較高回報,所以,在沒有政府干預的情況下,我們本應見到資本從富國流向窮國。

與資本流向發展中國家同步的,是富國有貿易盈餘,發展中國家有貿易逆差。由於貿易逆差,發展中國家即使把大量資金用於基建和聚攏私人資本,也能為民眾提供最基本的消費品。

然而實際上,全球貿易走向與這種說法並不契合。雖然資本確實曾經從富國流向窮國,如上世紀90年代亞洲金融危機爆發之前那些年,但也有很長時間它的流向是相反的。只是,從發展中國家特別是中國流出的資本,其相對於世界經濟的規模從來沒有像本世紀這麼大。

這種資本流出和它給富國尤其是美國帶來的貿易逆差,導致出現巨大的需求缺口。但由於某些原因,即使是擔心“長期停滯”(經濟總需求長期不足)的經濟學家也不願多談貿易逆差,他們熱衷於推動政府擴大預算赤字,或用其他手段刺激需求,採取措施減少貿易逆差幾乎被排除在議程之外。

這就必須用非經濟學的考慮來解釋了,因為減少相當於1%GDP的貿易逆差,與增加相當於1%GDP的基礎設施開支,兩者對經濟的刺激效果是一樣的。不過,雖然後者更可取,能為提高生產力發揮長期作用,但在美國預算赤字受到了政治的嚴格限制。所以,很難理解經濟學家們為什麼不把降低貿易逆差作為增加需求的手段。

減少貿易逆差的主要途徑是降低美元對其他貨幣匯率。在這裡中國起着關鍵作用,因為美國對中國的貿易逆差最大。而且重要的是,許多其他發展中國家很可能緊隨中國成為競爭對手。這意味着,如果中國讓人民幣升值,泰國、越南、柬埔寨這些國家也會照做,從而使效果放大。

分析人士在過去兩年里指出的一個事實是,中國已經不再通過大量購買美元來壓低人民幣匯率。其實,在去年的幾個節點上,中國還出售了大量外匯儲備,防止人民幣下跌。但這並不意味着中國央行的行動不再是將人民幣匯率維持在市場水平以下。

中國央行仍然持有3萬多億美元外匯儲備,這相當於該國GDP的30%多。而一般對中國這樣的國家來說,所謂充足的外匯儲備是大大少於這個數額的。IMF最近的一個分析報告認為,中國外匯儲備持有量比正常防範危機所需要的高出一倍多。

這對評估幣值很重要,因為它不僅是流動問題,也是資本儲備問題。幾乎所有經濟學家都同意,美聯儲持有的3萬多億資產幫助壓低了長期利率。同樣的邏輯,中國央行持有比實際需要量大得多的外匯儲備,也有助於推升美元對人民幣的比價。

中國顯然正經歷艱難的轉型期,沒有人預計它會突然大量拋售外匯儲備來讓人民幣升值。但這應該是美國對華談判中的頭等大事,它的目標是明確的,那就是讓人民幣升值,讓貿易更趨平衡。談判才能解決問題,這意味着美國不得不在其他方面作出讓步,例如放寬美國版權專利要求,放寬美國金融業的市場准入,當然也許還有其他可行的讓步。

這並不是攻擊中國的問題,而是美國推動中國朝它自己承諾的方向走。中國領導人清楚,中國未來的增長必須主要依靠國內消費,這也意味着中國民眾生活水平的進一步提高。

想像一下,如果十年前,美國在談判中把其他問題先放在一邊,讓人民幣升值成為首要目標,那麼今天的中國會有多好?沿着這條路走下去,我們不僅會讓中國,也會讓全球經濟獲益良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