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制裁中興華為:中國電信巨頭與美國的衝突

2016-06-30

今年3月,美國商務部出乎尋常地宣布禁止美國公司向中國中興通訊設備公司出售任何技術,除非這家公司獲得特別許可。這一舉措是因為中興被指控違反了美國有關不得把美製產品賣給伊朗的制裁決定。今年春季晚些時候,商務部還傳喚了世界最大通信設備製造商之一華為技術公司,指控其向伊朗和敘利亞、朝鮮、古巴、蘇丹等其他受制裁國家出售美國技術。

中國公司如何以及為什麼要拿信譽冒險,與這些相對貧窮、規模有限的市場做買賣呢?被傳喚後,華為表示它一直遵守美國的法律法規。但根據美國政府公布的一項文件,中興曾建立空殼公司來掩蓋它與受制裁國家的交易。中興顯然是按照一家被它稱為代號“F7”的對手公司發明的模式在運作,而“F7”的許多特徵與華為相符。

至於“為什麼”要做這些買賣,原因也許不容易看清,增加公司利潤似乎也不是理由。華為出口路由器、交換機、通訊塔和其他基礎設備,競爭對手是眾多全球性電信設備製造商,包括思科和愛立信。2015年,華為的收入為610億美元,它的主要市場是中國國內,佔40%,此外還有歐洲、非洲部分地區,剩下的主要是印度、菲律賓、泰國等發展中國家。中興2015年的收入約為155億美元,其中一半來自國內市場,其餘大客戶在歐洲。華為和中興在受制裁國家擁有的市場規模目前不確定,但估計在總收入中微不足道。

中興、華為的行為更可能是由於中國政府希望援助海外盟友。中國與這些國家的關係都很密切:古巴和朝鮮是世界上僅存的兩個共產主義國家,其中朝鮮與中國有很長的戰略性邊界;伊朗是中國9%的進口石油來源;敘利亞是伊朗盟友;蘇丹出口石油,而且是中國加深與非洲關係的助推器。

與多數中國大公司一樣,兩家電信公司要想發展,都必須與政府保持密切關係。中興本身就是國企,儘管它和上市公司一樣以追逐利潤為目標。華為是私人公司,但它早期的快速成長得益於政府對它國內設備銷售的支持。在這種政治環境下,兩家公司為推動中國外交政策目標而調整出口不足為奇。

美國的動機容易理解。所有受貿易制裁國家長期以來都是經濟制裁的目標,朝鮮的武器計劃和敘利亞的內戰行為現在是美國外交政策的首要關注。

但在某些方面,反對華為、中興的出口,其實與美國改善與部分受裁製國家關係的努力相矛盾。過去一年,美國與古巴關係明顯轉暖,伊朗至今也在削減其核計劃方面進行着合作。利用中國設備發展這兩個國家的公共通訊系統,或許有助於公眾獲得更多信息,有助於培養更有影響的網絡民間組織。不管怎麼說,伊朗的“2009綠色運動”抗議,在一定程度上就是由網絡社交互動發起的。

儘管針對中興、華為的行動背後是美國的外交政策制裁,但中國政界和商界多半是從保護主義角度看待這一發展。自從2012年眾議院情報委員會報告說,華為、中興的通信設備可能被用於間諜行為後,它們在美國銷售設備的大門就被關上了。

然而手機沒有受到銷售限制,中興、華為都有在全球智能手機市場佔位的野心。2015年第二季度,中興佔美國智能手機市場的8%,僅次於蘋果、三星和LG。華為也瞄準了美國智能手機市場,它已經是世界第三大智能手機銷售商,居蘋果和三星之後,而且它希望五年內能躍居第一。隨着中國國內市場銷售放緩,在美國等海外市場的增長就成為實現這一目標的關鍵。

商務部的制裁後果是,對美國軟硬件(包括高通手機芯片)多有依賴的中興立即採取行動,承諾與美國官員合作。僅僅兩周後,美方對中興的制裁暫時解除。為了示好,中興後來撤銷了其CEO和其他兩位公司高管。

而華為的反應較慢。它在美國五個城市有研發機構,許多產品依託的是自有技術,因此它會讓人相信它的出口並不涉及美國的零件或技術。

將來,華為、中興要想在美國有更寬容的市場環境,就必須作出選擇,是按中國政府的要求支援友好國家,還是遵守美國針對有爭議市場的銷售禁令。就兩家公司的經營策略而言,不向流氓國家出口是最明智的,但考慮到國內政治原因,這兩家公司會發現自己處境兩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