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全球治理 COVID-19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中國的新冠疫情早期處理對多錯少

2020-05-18
微信圖片_20200518172429.jpg

1月20日,韓國出現首例輸入性新冠肺炎病例。兩天後的1月22日,美國也出現了一例輸入性新冠肺炎病例。九天之後,1月31日,特朗普總統宣布美國進入公共衛生緊急狀態,並禁止來自中國的旅客入境。相比之下,韓國每天仍然接待多達2萬名來自中國的遊客,其2月4日頒佈的禁令也僅限於湖北省(包括省會武漢市)。兩個半月後的4月15日,美國已經錄得632546起病例,28326人死亡,而韓國是10591起病例,225人死亡。就在當天,這個國家甚至還舉行了國會議員選舉,並創下66.2%的28年來最高投票率。韓國絕不是一個另類,台灣、新加坡和香港這些韓國的東亞同胞在新冠疫情應對方面同樣出色。從1月21日至1月23日,這些地方都記錄了首例新冠肺炎輸入病例,但到4月15日為止,它們都成功地將死亡人數控制在了個位數。

美國在預防、遏制和緩解疫情方面的表現與東亞地區大相徑庭,這為我們提供了一個有用的背景來質疑特朗普政府的指控,即中國政府有意隱瞞疫情消息,並且應當對美國和世界各地死亡人數的不斷上升負責。直到4月17日,《華爾街日報》和《華盛頓郵報》的社論版還在重複這一指控。該指控的重點是,中國早在2019年12月31日就知道有新冠肺炎可以人傳人的證據,此外,台灣也向世衛組織通報了相關情況。但中國並沒有向美國和國際公共衛生界發出警告,而是將這一重要信息壓到1月20日,甚至讓試圖發出警告的醫務人員閉嘴。特朗普政府聲稱,如果中國提前三周就承認人傳人真相,積極遏制並緩解疫情,全球冠狀肺炎病例的數量會少95%之多。

這個根據為期三周的時間表做出的指控既不符合事實,也有捏造之嫌,其部分原因,是它所依賴的來源單一,而且後來證明很可疑。

12月31日知道新冠肺炎可以人傳人的說法源於《金融時報》的一篇報道,它引用台灣副總統、訓練有素的流行病學家陳建仁的話說,台灣曾經就新冠病毒向世衛組織發出警告。然而,事實是從未有過這類警告。台灣衛生福利部長12月31日給世衛組織的的電子郵件稱,“中國武漢至少出現7例非典型肺炎病例,這些樣品仍在檢驗中,病患已被隔離治療”。這其中絲毫沒有提及“人傳人”。在4月中旬被追問這件事時,台灣衛生福利部長只辯解說,病人被“隔離治療”應該就是潛在的“人傳人”證據。鑒於當時(12月31日)島上沒有確診病例,台灣是不能聲明“人傳人”是確定事實的。

拋開台灣的這種掩飾不談,與當天武漢市衛健委發佈的消息相比,它也沒有向世衛組織揭露更多有用的信息。12月30日,武漢市衛健委發佈了關於一種“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的緊急公告,並在第二天的疫情通報中列出多達27例非典型肺炎病例。同應對任何呼吸道病原體一樣,人們一直都知道人際傳染風險是不能被忽視的。

更重要的是,當時中國的中央和省級政府已經在集中全力尋找疫情源頭,展開調查,並對病毒進行隔離。鑒定病原體的賽跑從1月2日開始,到1月5日,中國已經告知世衛組織此次疫情的構成與流感、禽流感、中東呼吸綜合征等其他呼吸道病原體是不同的,這使世衛組織得以第一次向全球通報武漢暴發了不明肺炎。1月7日,首個新毒株被分離出來。1月9日,該病原體被判定為新型冠狀病毒。1月12日,它的全部基因序列信息被提交給了世衛組織。1月15日,中國國家衛健委制定了初步的公共衛生對策細則。在當時,追問人與人之間的傳播率並非第一要務,這是可以理解的。

這期間,透明度方面也沒有欠缺。繼12月30日武漢市衛健委發佈“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通報後,1月3日,世衛組織和港澳台地區也收到有關這場形成中疫情的通報。美國疾控中心在第二天就得到消息(從它1月6日發佈最高級別旅行警示來判斷),並在1月9日向世衛組織轉告了病原體鑒定的初步進展。此外,習近平主席1月7日主持召開了關於疫情控制的政治局常委會議,中國還於1月8日和1月中旬與美國疾控部門進行了更多接觸。

顯然,華盛頓官場指責北京釀成重大過失,在1月份最關鍵三周的大部分時間裡隱瞞重要的新冠肺炎信息,直接導致目前全球病例激增,這是非常不準確的。中國東亞鄰國的低死亡率讓事情被掩蓋了。這種指控還回顧性地假定人們在出現病症的前期就可以獲得有關新冠肺炎高感染率、長潛伏期和傳染高峰的完整信息。就算北京和世衛組織能在1月上半月確認人際傳播的事實,但如果沒有早期協調一致的預防、遏制和接觸者追蹤策略,全球的新冠肺炎病例數量仍然會和今天一樣龐大。事實上,在“戰爭迷霧”般的三周大部分時間裡,北京方面迅速、有力且充分透明地做出了回應。

只有1月15日至1月20日(當天習近平主席首次就這場危機發表公開講話)的那段時間,中方或會因為淡化國內疫情的嚴重性而受到指責。確實應該更早讓公眾提高警覺,而不必引起恐慌。應該對人口流動實行更嚴格的控制,哪怕代價是中斷農曆假日出行計劃。武漢市政府也不應該允許1月18日還舉行讓人匪夷所思的“百人宴”。但即便如此,還是需要有十分跳躍的邏輯,才會相信有那麼一大批已經受感染的武漢居民在極短時間內獲得簽證,登上飛機前往國外和美國(美國已於1月17日開始對來自武漢的入境旅客進行篩查)。值得一提的是,1月17日和18日,習近平主席也正在國外(對緬甸進行國事訪問),這也許讓那段時間的應對變得遲鈍了。但無論如何,大量證據都已表明,當時這種新型冠狀病毒已經跨出中國邊境,可能早在1月初就已找到它的人類傳播媒介。此外,中國在1月23日之後採取的嚴厲封鎖措施在很大程度上遏制了病毒後來在全球範圍內更廣泛地傳播,從而彌補了之前的一些失誤。

中國正在背負着沉重的新冠病毒十字架前行。短短20年時間裡,在這片土地上第二次發生了全球性公共衛生突發事件,它奪走人們的生命,破壞人們的生計。非法的野生動物交易和缺乏監管的菜市場必須取締,某些中國人吃野生動物的習慣必須實質性改變。如果要扭轉“一帶一路”是病毒傳播入口的名聲,飽受蹂躪的“一帶一路”國家,如伊朗和意大利,必須得到財政支持。作為非洲主要的主權債權國,中國有義務安排重大的債務重組和徹底免除債務。被似是而非的指控和掩蓋事實、不透明、進行政治交易的臆測分散注意力決非當前要務,更不用說與之糾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