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中國靠多樣化藝術資助滿足國內外需求

2017-04-05

各國藝術家都面臨資金問題,中國的與眾不同之處是什麼?一個字:“變”。隨着中國從計劃經濟轉向市場經濟,它不僅把政府經營的工廠變成私人企業,也轉變了由政府經營的劇場和表演團體,徹底改變了藝術的資金來源。2006年及“十一五”計劃以來,政府系統性地削減了對文藝團體和演出場所的資助,鼓勵它們依靠市場。

B5.jpg

然而挑戰在於,並不存在一個收入多樣化的成熟市場可資依賴。沒有獨立的基金組織,只有很少量的政府基金在支持表演藝術,公司贊助十分有限,個人捐助者少之又少,場館和藝術節過度依賴門票的銷售。結果是,眾多藝術場館和藝術節只對它們認為對現成觀眾有吸引力的作品趨之若鶩,而不願為默默無聞的藝術家和藝術形式承擔資金風險。所以在中國,保守的安排往往不是來自政府的審查,而是來自某種束手束腳的底線。

場館和藝術節的演出嚴重依賴外國政府給外國藝術家來華巡演提供贊助。隨着中國在世界舞台的重要性日益增加,許多外國文化部一直樂意承擔本國舞蹈、戲劇和樂團在中國巡演的費用。這方面美國是例外,美國沒有文化部,與歐洲、亞洲和澳大利亞同行相比,美國派到中國的表演藝術團體要少得多。

直到2013年,北京享有盛譽的國家大劇院才迎來第一個美國劇團。當時我的公司乒乓策劃(Ping Pong Productions)帶着洛杉磯劇院在中國六個城市巡演。美國團體開展這樣的巡演必須靠自己籌款,因為當地劇場給的演出費通常負擔不起開支。

2014年和2016年,我們策划了奧斯卡獎得主蒂姆·羅賓斯和他的“演員班”劇團的中國巡演,在北京和上海為坐滿劇院的觀眾演出。2014年11月,我們策划了馬克·莫里斯舞蹈團的第二次中國巡演。為了這些巡演的費用,這兩家團體都不得不在本國國內大量籌款。

儘管外國團體在中國巡演面臨相當大的資金困難,但實際上中國自己的當代表演團體要面對更大的挑戰,因為它涉及到經濟上的生存。政府雖然減少了對國家供養的大型團體的支持,但它同時在為較小型獨立團體開發可供選擇的融資機制。

2009年以來,乒乓策劃組織了中國獨立舞蹈和戲劇團體的國際巡迴演出,其中包括現代舞團體“陶身體劇場”和戲劇導演王翀。我們在五大洲的50多個國家巡演,並為在瑞典、英國、新加坡、澳大利亞、韓國等國藝術節和場館表演的藝術家提供創作新品的委約資金擔保。

這些巡演和委約作品創作不只是為了名利,它們也是生存的需要。在中國,獨立公司對贊助的選擇餘地很小,當地主辦方因為在他們的劇場演出,還經常向中國藝術家收取5萬美元以上的高額租賃費。

儘管有的時候資金很困難,但近年來的新形勢是,這種情況正得到解決,中國正在培育一個更健康、更多樣化的藝術生態。

2012年,中國歷史最久、規模最大的由政府主辦的演藝行業大聚會——上海國際藝術節推出了“扶持青年藝術家計劃”,委約年輕有為的舞蹈、戲劇、音樂和多媒體獨立表演藝術家創作新作品。該計劃如今已經進入第五年,它為年輕藝術家每年10月在上海國際藝術節表演提供贊助和演出的機會。

雖然中國文化部還不具備贊助機制,為中國境內獨立藝術家和藝術團體提供運作經費,但文化部贊助了這些團體去國外巡演的旅行費用。許多國際性藝術節對邀請中國藝術家參加猶豫不決,因為它需要高昂的出行和託運支出,所以,文化部的出行贊助讓年輕的獨立藝術家有機會去國外巡演,否則他們永遠都不會有這樣的機會。陶身體劇場2012年在紐約林肯中心藝術節的演出以及隨後的巡演,包括在中東歐,在印度 Attakkalari 雙年展,在赫爾辛基藝術節和著名的愛丁堡國際藝術節,都是因為文化部在出行方面給予了大力支持,這一切才成為可能。

2016年,有55年歷史的以色列耶路撒冷藝術節首次迎來中國戲劇。由王翀導演的多媒體作品《雷雨2.0》獲得北京市文化局的贊助。文化局提供了20張機票,以及一個裝道具的大型集裝箱。2013年以來,以色列藝術節總監伊奧·謝爾一直想推出這個劇,但由於預算有限最後都不得不取消,2016年由於北京市文化局提供了資助,他在經過三年的努力之後終於能夠把這個作品帶到以色列。

值得注意的是,開展這些巡演的團體,並不是完全由中國政府承包費用的大型政府團體,而是被國際藝術節選中並邀請的獨立中小型團體。常常是,在國際藝術節前來詢問旅行贊助事項之前,政府從來也沒有聽說過這些藝術家。如今,一種良性循環正在形成,獨立的中國當代表演團體受到越來越多的國際邀請,導致中國國內提高了有必要贊助這些團體的意識,這意味着有更多的資金支持它們,更多的海外巡演成為可能,從而使海外越來越多地見識到中國日益多樣化的藝術生態。

過去三年里,中國國家和地方的藝術機構建立了“創作扶持”計劃,委約年輕的舞蹈編導、導演和作曲家創作短而新的作品。2013年12月,當時的文化部長蔡武宣布創立中國國家藝術基金(CNAF),主要由中央政府出資,同時接受公眾捐款。CNAF是中國第一個為個人表演藝術家和未註冊團體直接提供資金的政府實體。

2016年,北京市文化局建立北京文化藝術基金會,其運作與美國的藝術基金會相仿,是由指定藝術類別(話劇、舞蹈、音樂、視覺藝術等等)的專家組成的小組對申請進行審查,並提出建議。成立當年,它就資助了所有類別的80多個不同項目,包括在國內創作新作品和在國內國外巡演。

對中國發展演藝市場的多樣化贊助,不只是為了回應國際需求,更多的還是為了滿足中國本國觀眾和購票者的需要。中國觀眾開放、精明、踴躍。去年進行的11場演出,每到結束後蒂姆·羅賓斯和演員都會走上舞台,與觀眾進行演出後的對話。每晚都會有近七成觀眾留下來,討論總是持續近一個小時,直到劇場不得不關門逐客。

中國觀眾比美國觀眾年輕,大多數人年齡在20歲到40歲。如果票價不是過於昂貴,許多學生和年輕白領每星期會看一次甚至兩次演出。在中國,開放性和對各種項目安排的需求是巨大的,更加多樣化的藝術贊助會帶來更加多樣化的藝術創新,進而為海內外觀眾培養出一個更加多元化的藝術生態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