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全球治理 COVID-19 氣候變化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新四方機制:安全合作還是圍堵中國?

2024-05-29
理乍得.jpg

在小費迪南德·馬科斯總統領導下,菲律賓的外交政策發生了持續而明顯的轉變。這個東南亞國家現在正站在戰略意義上的十字路口。過去六個月,南海地區的海上爭端危險頻現:多名菲律賓軍人受傷;同時,存在爭議的地物(尤其是仁愛礁)附近,多艘菲律賓海上部隊船隻受損。

最近的一起事件發生在黃岩島。2012年,中國和菲律賓軍隊曾在該島附近對峙,最後無果而終。此後,黃岩島事實上便一直受中國的行政管理。如今,菲律賓當局指責中國海上部隊使用高壓水槍,阻止菲律賓巡邏隊在爭議地物附近巡邏和開展補給運輸任務。這些地物位於中國在該地區主張的“九段線”範圍之內。

中國堅稱,菲律賓的行動違反了杜特爾特政府時期兩國達成的非正式“協議”,從而引發了最近一輪的緊張局勢。整體而言,該“協議”的對華態度較為友好。但是,菲律賓否認此類協議的存在。對於最近發生的事件,菲律賓公眾感到憤怒,要求採取更加果斷的措施,包括軍事回應以及加強與西方盟友的合作。

因此,這個東南亞國家加入了新組建的四方安全機制,其成員還有美國、澳大利亞和日本。該機制被稱作Squad,以便與知名度更高的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對話機制Quad區別開來。這四個盟國希望加強包括在南海地區的安全合作、演習和聯合巡邏。但是,Squad有可能讓中國更加擔心美國主導的“遏制”戰略,進而導致緊張局勢進一步升級。

儘管如此,小馬科斯還是重申自己致力於通過外交手段解決當前爭端,並公開排除在南海地區採取更激進應對措施的可能性,因為這可能加劇本已緊張的局勢。畢竟,菲律賓知道中國是重要鄰國,是大量投資的潛在來源國,而且,考慮到地區地緣政治的動蕩以及特朗普重返白宮的可能,Squad的未來充滿不確定性。

受損的外交渠道

種種跡象表明,菲中外交渠道當前面臨著巨大壓力。根本上講,雙方對之前達成的南海爭端衝突管理保密協議的理解截然相反。

中國駐馬尼拉大使館表示,早在2016年,中國就與杜特爾特政府達成“臨時特別安排”,以避免南海發生衝突。值得一提的是,據稱當時的菲律賓政府承諾不在黃岩島12海里範圍內部署軍艦和飛機等軍事資產。

據稱,這位菲律賓前總統還同意讓菲律賓漁民遠離該地區的漁場。中國表示,菲律賓早些時候同意了一項“君子協定”,不再推進該國在仁愛礁事實上的軍事基地的建設。仁愛礁是兩國海上爭端和最近幾次衝突的核心地點。

目前,尚不清楚這位菲律賓前總統從中國方面獲得了哪些具體承諾。但杜特爾特曾多次吹噓中國有可能提供數十億美元的投資,以及在爭議地區進行資源共享安排。

如前所述,菲律賓當局,包括前杜特爾特政府官員,現在均否認此類安排的存在。但更加複雜的是,菲律賓還否認在小馬科斯政府的領導下,該國已經針對爭議地物建立了衝突管理的“新模式”。

在相互矛盾的各類聲明裡,一些菲律賓政府部門威脅完全切斷兩國的溝通渠道。比如,菲律賓國防部長吉爾伯特·特奧多羅指責中國炮製並不存在的協議,旨在破壞菲律賓的道義地位和削弱該國與傳統盟友日益增長的安全合作。

Squad及其局限性

隨着菲律賓和美國的防禦合作迅速擴大,Squad去年在新加坡香格里拉安全對話期間召開了第一次會議。上個月,四國在菲律賓南海專屬經濟區進行了首次聯合海上巡邏,表明該地區緊張局勢升級之際,它們的海上安全合作在不斷深化。

最新的一次Squad會議在美國印太司令部所在地夏威夷舉行。會議期間,美國國防部長勞埃德·奧斯汀表示,四國“對印太地區的和平、穩定和威懾擁有共同的願景”,並誓言一起“制定雄心勃勃的路線,共同推進這一願景”。

奧斯汀還強調了“威懾”的必要性。考慮到他曾批評中國在南海地區“無視國際法”而且“不負責任”,這一聲明意味深長。而中國可能將這一新四方機制視為由美國主導的新遏制戰略在亞洲的組成部分。

一位中國專家表示:“美國顯然是希望聯合盟友日本和澳大利亞支持菲律賓,鼓勵菲律賓在南海發起更多軍事挑釁,加劇地區局勢的複雜性,然後找借口加強美日澳在南海的軍事存在。”他還指出,風險在於“外部國家和勢力介入南海問題,只會使地區局勢進一步複雜。炫耀軍事力量不僅影響正常的地區合作,還有可能引發衝突”。

公平地說,小馬科斯也認識到與中國保持穩定關係的必要性。畢竟,Squad的未來還遠未確定:AUKUS價值數十億美元的潛艇交易爭議不斷讓澳大利亞的國防預算和戰略注意力消耗殆盡;國內經濟停滯不前將給日本不斷擴大的全球防務角色帶來壓力;美國向歐洲和中東陷入困境的盟伴提供了數百億美元,在多個戰區已不堪重負。更糟糕的是,特朗普如果重返白宮,可能給美國國內和世界各地的盟友國家帶來混亂。

“我們最不希望發生的事情,就是加劇南海地區的緊張局勢。這是最不希望發生的事情,當然也是我們不希望做的。”當被問及菲律賓是否會在海上緊張局勢加劇的情況下對中國採取積極反制措施時,菲律賓總統馬科斯如此表示。這位菲律賓總統似乎致力於通過外交解決方案解決爭端,同時利用印太地區的盟友和合作夥伴網絡來增強本國的戰略地位。對於Squad,菲律賓只是將其視作在對華關係里達成平衡的一種渠道。但是,菲律賓的防禦舉措是能夠達成新的平衡,還是無意中加劇與其主要貿易夥伴和主要鄰國中國的緊張關係,尚有待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