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全球治理 COVID-19 氣候變化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張沱生 清華大學戰略與安全研究中心學術委員會委員,國觀智庫首席研究員

亞太地區秩序面臨嚴峻挑戰

2022-10-25
未標題-1.gif

冷戰結束後,世界全球化、多極化、信息化及和平發展的趨勢在亞太地區表現顯著,亞太成為全球最具發展活力和潛力的地區。

在20多年時間裡,亞太地區秩序出現的積極重大變化主要表現在六個方面:

一、聯合國憲章宗旨與原則及主要國際協議得到較好遵守與實行,亞太地區總體上保持了和平與安全。雖然地區內仍存在不少安全熱點,但多數得到較好控制,嚴重軍事衝突與戰爭得以避免。

二、有別于軍事同盟的地區多邊對話合作組織較快建立與發展起來,中國政府先後參加的即有十多個,最著名的如中國-東盟對話合作、APEC、東盟與中日韓合作、六方會談、中日韓合作、東亞峰會、東盟論壇、東盟防長擴大會、上海合作組織、香格里拉對話會、香山論壇等。

三、地區各國間普遍建立各種夥伴關係,廣泛開展政治、經濟、軍事、人文等各領域對話合作。地區內大國關係相對平衡穩定。

四、諸多多邊、雙邊自貿區得以建立,各國經濟相互依存大大加強。

五、地區非傳統安全合作得到極大發展。

六、作為新興大國,中國開始為地區提供公共產品。如提出“一帶一路”合作倡議,推動沿線各國互通互聯。又如建立亞投行,有力地促進了地區基礎設施建設。

在此期間,唯一超級大國美國在地區秩序中的主導地位有所下降,東盟在區域合作中取得中心地位,中國在地區經濟上的影響力日益上升。此外,雖然中國軍力發展很快,但與美國相比仍有較大差距。與此同時,地區大國印度逐步崛起。

然而近年來,世界局勢變化的消極面也在亞太地區日益顯露。無論是去全球化逆流、大國地緣政治競爭再現,還是信息化及科學技術新發展帶來的不確定性,都給冷戰結束後的亞太新秩序帶來重大挑戰,使其面臨不進則退的風險。

當前亞太地區秩序面臨的挑戰主要包括:

一、大國關係嚴重失衡。美日與俄羅斯已形成全面對抗,中美關係嚴重惡化,中日關係亦出現較大倒退,印度成為美日極力拉攏的對象。

二、美國在俄烏衝突爆發後仍堅持將中國視為主要戰略競爭對手和最嚴峻、最長期的挑戰,決心將印太作為打壓和制衡中國的主戰場,對華進行政治、經濟、軍事、意識形態等各個領域的戰略競爭。為此,美國不惜以經濟科技半脫鉤甚至全脫鉤打壓中國,這將對地區產業鏈、價值鏈、供應鏈造成極大衝擊與破壞。

三、隨着美國大力加強地區雙邊軍事同盟、發展五眼聯盟、建立與加強QUAD和AUKUS、建立排他性的印太經濟夥伴關係和芯片四方聯盟等,冷戰結束後建立起來的區域內多邊經濟安全對話合作機制受到較大衝擊,一些對話合作停滯不前,一些步履維艱難以達成協議,一些甚至有中斷危險。

四、地區熱點普遍升溫,發生危機與軍事衝突的可能性上升,地區和平安全受到威脅。目前東亞最突出的熱點一是台海,二是朝鮮半島。不久前台海已爆發一場嚴重危機。在半島,由於美中、美俄關係嚴重惡化,半島無核化國際合作已嚴重削弱,面臨爆發新核危機的巨大風險。地區戰略穩定亦面臨嚴重挑戰。

五、軍備競賽趨勢在地區內再現。

六、地區內眾多國家面臨美國要求選邊站的巨大壓力。

七、地區治理與各國非傳統安全合作受到嚴重干擾。

面對國際形勢的巨變和亞太地區秩序受到的嚴重挑戰,中國和包括日本、韓國在內的地區各國不應持悲觀態度,相反我們應有決心共同努力,通過加強全球與地區治理,克服全球化、多極化、信息化的消極或不確定因素,發揚其積極因素,使世界的和平發展趨勢得以維護,使後冷戰時期形成的亞太新秩序得以鞏固和發展。事實上,新冠疫情終將過去;近幾年地區內仍有CPTPP、RCEP的建立與發展,仍有上合組織的擴大及東盟+對話合作的持續;中國仍致力於發展相互尊重、和平共處、互利共贏的中美關係,中日、中韓經貿合作仍在發展;地區內的絕大多數國家都不願在中美之間選邊站。此外,最近的台海危機畢竟得到控制,沒有發生俄烏戰爭那樣的悲劇。面這一切,正是亞太地區的希望之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