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傅小強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研究員

國際反恐需要美國堅持戰略定力

2015-11-25

從11月13日法國巴黎恐怖慘案看,以“伊斯蘭國”(IS)為代表的國際恐怖威脅急劇擴大,已經成為衝擊國際安全和挑戰人類文明的最大威脅。這需要美國充分發揮超級大國的責任,認真思考和領導未來的國際反恐鬥爭。

airstrikes.jpg
俄戰機精準轟炸敘利亞IS據點的版圖。

國際恐怖進入以“伊斯蘭國”為代表的新發展階段,它給世界帶來的安全威脅空前複雜和嚴峻,是真正意義上可以威脅西方價值觀和文明的恐怖暴政,美國對這一點應該有清醒認識。在伊拉克和敘利亞,“伊斯蘭國”恐怖政權已存在近兩年,不僅有成套的所謂建國理論和法律,還開疆拓土行使治理,吸引全球極端分子投奔,儼然成為極端和恐怖分子嚮往的“聖地”。在世界各地,附屬、掛靠和自詡是“伊斯蘭國”分支並效忠的組織不斷湧現,使得其極端意識形態像滾雪球一樣越來越大,狂熱擁護者越來越多,恐怖主義泛濫的基礎擴大,威脅加劇。美國和歐洲在“911”後建立起來的國土安全防線屢遭滲透,已難以適應”伊斯蘭國”這種“基地組織+塔利班政權”式複合體的變化。

躲避、拖延和綏靖只能使國際恐怖主義由威脅變為現實。“伊斯蘭國”等恐怖組織獲得核生化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將導致更嚴重的災難。核生化恐怖主義,一直是美國反恐的最大憂慮。過去“基地”組織曾嘗試獲取核武器和放射性材料,如今“伊斯蘭國”在伊拉克和敘利亞招募專業人才,已經在戰場上多次使用芥子氣等化學武器,並設法從國際核材料走私渠道獲取放射性物質,這使核生化恐怖威脅空前嚴峻。對此,美國要充分認識這種威脅,與主要大國和國際組織加強合作,共同防止這一最壞可能。

現在的恐怖主義威脅並不局限在中東,也並非“伊斯蘭國”一家。各恐怖組織之間的跨地區聯繫和流動更加頻繁,需要國際社會協調應對。美國現在領導的打擊“伊斯蘭國”聯盟難以適應這一變化,不僅參與該聯盟的中東國家利益訴求不一,歐洲國家與美國也差距明顯,更遑論俄羅斯另起爐灶組建新的反恐聯盟。美國是時候再次發揮反恐領導作用了。要真正凝聚共識,協調各國,拋棄陳見,與國際恐怖勢力和極端勢力打一場持久戰。

巴黎慘案充分說明,對美國和西方威脅最大的並非新興大國,而是發展壯大了的新型國際恐怖勢力。國際社會必須儘快凝聚反恐共識,從根源上剷除恐怖主義滋生的土壤,從行動上集中打擊最危險的恐怖主義勢力,從思想上拋棄私心雜念和雙重標準,從道德上共襄反恐大義,如此才能化解此輪恐怖危機。下階段美國可以從以下方面領導新的反恐陣線:

一是堅持把反恐列為重要國家安全議程,堅持戰略定力,領導加強大國協調和充分發揮聯合國安理會作用,儘可能擴大反恐統一陣線,凝聚國際反恐共識。

二是把反極端和反恐怖高度結合,標本兼治,以全球反恐論壇等機製為平台,加強對阿富汗、伊拉克等反恐重點國家的援助,協調領導國際社會的“去極端化”進程。特別要發揮美國在互聯網方面的技術優勢,打擊極端思想在國際上的網絡傳播。

三是從控制恐怖分子和極端分子跨國流動入手,協調建立國際堵防機制,同步提升各國國土安全防線,不能綏靖放任恐怖威脅外流,更不能隨意拿雙重標準指責別國的遣返努力。

四是領導國際經濟發展進程,促進與中、歐等國的發展戰略對接,加強對伊斯蘭世界的平等經貿合作和援助,幫助解決中東難民等人道危機,從根源上減少恐怖極端滋生土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