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朝鮮問題 貿易戰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張沱生 中國國際戰略研究基金會主任

中國要準備同美國在南海進行長期博弈

2015-11-05

10月27日,不顧中國政府的多次交涉和堅決反對,美國海軍驅逐艦“拉森號”挑釁性地進入中國南沙島礁鄰近海域。這一事件發生在習近平主席9月底訪美之後,對於中美關係的發展是非常消極、有害的。

Harry-Harris-Fan-Changlong.jpg
中國中央軍委副主席范長龍星期二(11月3日)在北京會見了到訪的美國太平洋總部司令哈里斯,雙方就南海爭執舉行了會談。

據我了解,在南海問題的處理上,從白宮、國務院到國防部,美國內部也有一些分歧。其中國防部、太總是最強硬的,這跟他們的部門利益有關,南海緊張有利於其增加軍費和採購新式武器裝備。

美國軍艦這次來南海有兩種可能,一種是象徵性地做做樣子,給國內對華強硬派一個交代。另一種則是決心使這一軍事行動常態化,並逐漸擴大規模與強度。兩者都是挑釁性的,但如果是後者,將大大增加中美南海摩擦的安全風險。美國究竟要怎樣做,中國將拭目以待。當前,中國要準備美國採取第二種做法,準備與美方在南海就此進行長期的鬥爭與博弈。

美國聲稱其行動是維護 “航行自由權”。眾所周知,南海有世界上最主要的海上通道,這是中國、日本、韓國,還有包括美國在內的世界諸多國家共同使用的海上通道,保持其自由通暢是各國的共同利益。這條海上通道從未因有關國家存在島礁及海洋權益爭端而受到影響。

美國長期對華進行近岸軍事偵察,才是雙方在“自由航行權”上發生爭論的根本原因。美國的這一做法危害中國的國家安全,理所當然地遭到中國的反對。這一次美國又通過軍事行動把爭論擴大到了中國擴建島礁附近的海域,使中美關於“自由航行權”的爭論進一步加劇。

先不講美國這樣做是否符合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公約本身含有一定模糊性,中美的理解、解釋存在着較大的分歧),但有一點十分清楚,即美國這樣做,只會給中國人民和PLA傳遞非常消極的信號,表明美要將中國作為 “對手”甚至是“潛在的敵人”。有些美國專家說,解放軍也可以到美國附近的海域來。但如果解放軍真的也整天在美國的周圍進行偵察,中美關係不是要回到冷戰時代了嗎?

與此相關的是,美國一直要求中國澄清九條斷續線的含義,要求中國根據所屬島礁的地形、地貌,說明中國在南海到底擁有多少領海與專屬經濟區。當前,南海爭端的形勢相當複雜,僅中國就與五個東南亞國家存在海上島礁及海洋權益爭議(中國與印尼之間只有海洋權益爭議)。在這種情況下,從現實出發,中國至今尚未劃定南沙島礁的海基點、海基線,而是保持了一定的模糊性。這是中國克制的表現,表現了中國希望通過和平對話解決爭端的真誠願望。

但另一方面,九段線的基本含義則是清晰的,中國已經多次做了說明:一是在九段線內,中國對南沙群島及其附近海域擁有無可爭辯的主權;二是中國享有UNCLOS所規定的海洋權益;三是中國對這片海域擁有一定的歷史性權利;四是九段線內的海上通道是完全自由通暢的。最近習主席在訪美時還明確指出,中國在南沙群島的有關建設活動不針對、不影響任何國家,也無意搞軍事化。總之,中國的政策是既要堅決維護領土主權,又要努力維護南海的和平穩定,願意通過擱置爭議、共同開發來實現合作,並通過和平對話最終解決爭端,使南海成為“和平、合作、友好之海”。

必須指出的是,近年來美國不斷加強在南海的軍事存在,包括堅持進行對華近岸軍事偵察;介入南海主權爭端,向越南等國出售武器;加強地區內的軍事同盟關係,重新獲取使用菲律賓軍事基地的權利;以及要求日本等域外盟國到南海聯合巡航等。最近美國軍艦的行為更是擺出了不惜直接與中國進行軍事摩擦與對抗的姿態。但美國卻指責中國在南海乾擾其“自由航行”,指責中國的島礁建設是搞所謂“軍事化”。美國的這些指責是片面的、完全站不住腳的。恰是美國自身的行為增加並促進了南海軍事化的趨勢。

在南海問題上,中美確實存在嚴重分歧,但分歧還是要通過對話來解決,而非訴諸武力衝突與軍事對抗。當前,面臨正在出現的危機形勢,兩國也許更需要“靜悄悄的外交”,而不是大肆炒作。此外,去年中美已就“建立重大軍事行動相互通報信任措施機制”和“海空相遇安全行為準則”達成了兩個備忘錄,不久前又對兩者做了修訂,只要雙方都遵守這兩個機制的精神與準則,在南海對峙中,兩國艦機應可以避免發生擦槍走火等不測事件。但是,如果未來美國艦機採取更加挑釁的行為,如加大派遣頻率,進入更敏感的海域,擴大行動的規模,採取更為有害的行為方式,則必將激起中國民意更激烈的反對,也必將引起中國軍事上更強烈的反應。屆時,雙方發生衝突的風險將顯著上升。

一段時間以來,中國對於美國艦機到南海島礁附近進行挑釁活動,已準備了各種應對方案,今後將視情況以多種手段與美國進行長期博弈,堅決維護國家主權與海洋權益。與此同時,中國亦將始終保持清醒的頭腦,決不陷入美國製造的激化南海主權爭議的陷阱,並將儘力避免與美國在南海發生重大軍事危機和軍事衝突。在此情況下,美國將得不到任何它想要得到的東西,也決不可能達到它想達到的任何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