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特朗普的絕望影響2020年大選

2020-10-12
微信圖片_20201012173538.jpg

特朗普迫切需要贏得連任,這在本周變得更為明顯,甚至在他感染新冠肺炎的消息傳出之前就已經如此了。許多專家把他在第一場總統大選辯論中肉眼可見的焦慮歸因於自戀性格。然而,《紐約時報》對他稅務文件的大量披露表明,他緊緊抓住總統寶座不放,可能更多是受嚴重的個人財務問題的驅使。

特朗普在個人財務上的絕望,有可能轉變成他在外交政策上的魯莽行動,包括在中美關係上,因為他越來越竭盡全力地把責任從自己身上轉嫁給外國人。他在辯論中強調,正如他之前一遍又一遍說的,應當為美國20.8萬人死於新冠肺炎負責的是中國,而不是他自己應對失敗。隨着大選日益臨近,以及利用在任機會扭轉個人財務敗況的最後機會漸漸消失,特朗普可能會嘗試其他策略,讓公眾的注意力轉向中國。不過時至今日,大多數公眾對特朗普的謊話好像已經免疫,這讓他很難挑起坐收漁利的衝突。

特朗普和他的民主黨對手喬·拜登都指責對方“對中國太軟弱”。兩人都呼籲採取強硬措施,在多個領域抗擊中國的政策。但拜登明確表示,他認為特朗普發起的大規模關稅戰會適得其反。他更傾向於對特定的違規者進行範圍更窄、更有針對性的制裁。

結合以往特朗普商業交易的所有記錄對其稅務文件進行全面分析,也許得花上數周時間。然而,三個爆點是很明顯的:第一,特朗普幾十年來基本上逃避了聯邦所得稅;第二,無數危險信號表明,他的逃稅可能含有系統性稅務欺詐;第三,他的財產和收入比他一直宣稱的要少得多,實際上他已再次瀕臨破產。保住總統職位,也許是他短期內避免毀滅的唯一機會,否則就是真的坐牢了。

現在已經非常清楚(正如我一直以來的懷疑),特朗普為什麼要在法庭上如此積極地爭鬥,避免做他承諾了五年的事情——公布自己的納稅申報記錄。長期以來,他一直以國稅局正在審計為借口,逃避公開他的個人納稅記錄,而根據《紐約時報》披露的審計結果,國稅局的一項指控是他曾收到7200萬美元的不合理退稅。如果美國國稅局是對的,那麼加上罰金和利息,特朗普欠稅超過了1億美元。另一方面,假如他的稅務申報文件不全是假的,那麼這些文件就表明,要是不出售他的大部分(甚至全部)現有財產權益的話,他無法償還這筆債務和他聲稱欠其他債權人的至少4.21億美元。

稅務文件顯示,特朗普的大部分核心產業和生意年復一年地虧損。如果不是因為主持熱門電視真人秀《學徒》賺了4.27億美元,他可能早已破產。根據特朗普的稅務申報,這筆錢基本上也已經損失或者花掉了。

許多專家都忽視了一個重要的稅務會計原則。就算特朗普的多數房地產業務看上去在虧損,但其中很大一部分只是賬面損失,被計為折舊。會計法被大多數房地產投資者用來鑽空子,它假設,建築物的價值會隨時間的推移而降至零,但實際上它們通常是升值的。不過,在出售理論上貶值的建築物時,應稅利潤會被放大,導致當年的資本利得稅負擔沉重。因此,靠出售建築物來還債,也會有極大的納稅負擔,可能會抵消掉之前因年度折舊扣除而獲得的納稅優惠。特朗普也許不願意出售房地產資產和承受進一步的納稅負擔,也就是所謂的“折舊沖回(depreciation recapture)”。當他的債務到期時,清算也許能讓他免於徹底破產,但也會讓他實際財富的深度縮水大白於天下,並迫使他面對一筆巨額的遞延稅款負擔。

到目前為止,在文件中沒有找到的一件重要事情,就是他的巨額債務究竟是欠誰的。人們認為他的大多數債權人是外國人,因為眾所周知,自從他多次破產後,美國的銀行大多不願貸款給他。從公開記錄得到的大量證據表明,那些願意借錢給特朗普這類高風險客戶的,很可能包括利用特朗普的房地產資產進行洗錢、逃稅和招權納賄的外國利益。

特朗普竭力隱瞞自己的納稅記錄,還表現為他在多個法庭苦苦掙扎(大部分沒有成功),好讓國會和多個司法管轄區得不到他的納稅記錄。這些司法管轄區曾發出傳票索要相關文件,包括他前律師邁克爾·科恩在國會宣誓作證的證詞,以調查他潛在的商業欺詐和利益衝突。

特朗普的稅務記錄顯示,他在土耳其、菲律賓和印度有收入和納稅。他一直稱讚這三個國家的領導人,並給予他們很大幫助。他這麼做是為了他欠下的債務,還是為了他從這些國家獲得的收入呢?特朗普在外交政策上究竟是履行代表美國利益的職責,還是傾向於為自己謀取海外經濟利益,後續調查也許能更加充分地揭示其中的利益衝突。

特朗普本人,以及他的女婿賈里德·庫什納等一眾親密盟友,在中東、中國和俄羅斯也有有據可查的外國商業利益,這些都可能與其外交政策職責產生利益衝突。美國人民有權了解這些關係的細節。代表他們的領導人不應有個人財務關係上的腐敗,因為這些關係可能與他們的就職誓詞相抵觸。

特朗普在第一場總統大選辯論中咄咄逼人的犯規行為表明,他感覺到自己商業欺詐和失敗的金字塔正在逼近。維護權力對他來說不僅僅是自我滿足,也許還是維持他自己、家庭和家族企業的償債能力,免遭即將出現的法律後果的必要條件。

這就是為什麼特朗普一直堅稱自己不會輸也不能輸的原因。他並沒有考慮美國選民的意願,而是考慮他自己正在倒塌的紙牌屋。他已經變得如此恣意妄為,以至於敦促他的支持者投兩次票(親身投票和通過郵件投票)。當然,這是非法的。他曾多次拒絕承諾,如果自己輸了將會尊重選舉結果。他不斷呼籲暴力的白人至上主義者“待命”,就連辯論中也是如此,彷彿一旦他輸掉大選,就要做好準備採取暴力行動。他在集會上告訴支持者,自己不會輸,除非另一方使詐。大多數人以為,正是出於對失敗的恐懼,才迫使他提前否認人民有任何與之不同的意願。然而,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不僅僅是他脆弱的自負受到威脅,他的償債能力也會因為權力的失去而陷入危境。但民意調查一直穩定地顯示,他將在選舉中輸給拜登。特朗普似乎也明白這一點,這令他隨着圍牆的逼近更加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