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特朗普政府意欲何為?

2020-07-31
zhao.jpg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尼克松總統紀念圖書館發表的演說,表明特朗普政府對華政策的敵對性正在增強,尤其是美方明確將中國共產黨作為攻擊的靶標。與此同時,美國以一種武斷的方式要求關閉中國駐休斯敦總領館,作為必要回應,中國宣布關閉美國駐成都總領館。顯然,一種十分危險的“對抗螺旋”正在中美關係中呈現,在一些人就兩國陷入“新冷戰”進行討論的同時,另一些人則擔心華盛頓和北京將爆發“熱戰”。

蓬佩奧的演說是近期特朗普政府圍繞對華政策展開“話語行動”的一部分。此前,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奧布萊恩、聯邦調查局長雷、司法部長巴爾都已發表相關演講,共同渲染中國和中國共產黨對美國構成的威脅。蓬佩奧精心選擇此次演說的地點,宣稱要從根本上改變尼克松、基辛格一代美國政治領導人留下的美中關係遺產,即放棄對中國的接觸政策。同時,鑒於尼克松曾被稱作“冷戰鬥士”,蓬佩奧也試圖藉此為對華“新冷戰”背書。

作為美國“最高層級外交官”,蓬佩奧用大量精力和時間攻擊中國和中國共產黨。過去幾個月來,這些攻擊言辭已經逐漸失去新鮮感,無非就是將中國人民和中國共產党進行分化,把中國樹立為所謂“自由世界”的敵手。正如英國《金融時報》刊文所言,蓬佩奧的講話缺乏政策細節,讓人感覺更像是一場競選演說。

無疑,打“中國牌”如今已經成為特朗普及其競選團隊的核心戰略,“攻擊中國”有助於轉移美國民眾對白宮執政失當的不滿。就在蓬佩奧發表演說的當天,美國國內新冠肺炎感染人數超過400萬,死亡人數則有14萬多。出於競選考量,白宮施壓各州重啟經濟,而這給美國帶來了“二次傷害”。美國的失業率正在反彈,3000多萬美國人將面臨食物短缺風險。根據IMF估測,美國經濟今年將萎縮6.6%。面對這些壞消息,目前特朗普競選團隊的實際操盤者庫什納認為,“攻擊中國”是重建特朗普選民基礎的重要途徑。

白宮正在對中國發起一場單方面的“新冷戰”。即便特朗普總統本人仍更多關注連任和經濟利益,但蓬佩奧、納瓦羅等人是真心實意地要將美中關係推到“對抗”軌道之上。第一,他們利用一切手段深化美國與中國之間的經濟和技術“脫鉤”,兩國企業目前都在承受來自美國政府前所未有的壓力,全球供應鏈和產業鏈也在經歷痛苦肢解,而這一切是由所謂“國家安全”和“人權”因素驅動的。為達目的,白宮正在肆無忌憚地使用經濟和金融制裁手段,甚至是針對德國等西方國家企業,以至於外界認為這將使美元最終喪失霸權地位。

第二,美方在意識形態領域的對華敵意急劇上升,甚至試圖對中國展開新的“政權更迭”行動。正如美國中情局前官員保羅·皮拉所言,“彌賽亞主義”讓美國不斷在世界上尋找並消滅妖魔,美國的宗教偏好賦予外交政策以道德外衣,為妖魔化美國對手的傾向築牢了堅實基礎。同是共和黨出身的里根總統將蘇聯稱為“邪惡帝國”,小布殊總統則用“邪惡軸心”描述伊拉克、伊朗和朝鮮。如今,蓬佩奧要把中國共產黨塑造為這種“邪惡”敵手,用“自由vs暴政”這類非黑即白的兩分法強化對它的敵意。

第三,白宮力圖打造反華國際陣營,孤立和排斥中國。特朗普政府認為,新冠肺炎疫情導致不少國家尤其是歐洲盟友對中國的不滿上升,這是一個推動他國在美國和中國之間“選邊站”的絕好時機。無論是“經濟繁榮網絡”還是“敏感技術多邊行動”機制,都正在被用來拼湊針對中國的陣營。危險的是,白宮還希望利用近期中國和印度的邊界衝突,進一步強化新德里對北京的敵意,將兩個擁有十幾億人口的大國鎖定在“對抗”的路徑之上。

從前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博爾頓的新書《涉事之屋》中我們可以看到白宮決策的混亂程度,如今,特朗普政府在對華政策上釋放的信號也是混亂的。一方面,蓬佩奧表示希望改變中國的政策行為;一方面,他又在鼓動推翻中國共產黨的執政地位。在國防部長埃斯珀表示希望今年年底前訪問中國之後,蓬佩奧卻發表如此充滿敵意的講話,正如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主席理乍得·哈斯所言,蓬佩奧將中國和中國共產黨相互區分的做法,無異於加劇對抗並使外交變為“不可能”,除非他的目標就是要“確保外交失敗”。

毋庸置疑,中國共產黨並不是完美的,像所有的政黨和政治組織一樣,它需要應對腐敗挑戰並努力提升執政效能。但是,蓬佩奧低估了中國民眾對中國共產黨的支持程度。冷戰結束後,美國在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亞、敘利亞推動的“政權更迭”帶來了巨大的人道主義災難,那些國家的民眾非但沒有過上好日子,反而流離失所,缺衣少食,失去主權和尊嚴。對此,中國民眾看得很清楚,知道中國需要的是漸進改革,而不是“政權更迭”。根據哈佛大學肯尼迪政府學院阿什民主治理與創新中心7月發佈的報告,中國民眾對中國政府的支持率超過90%。

中國需要明智地應對蓬佩奧等人掀起的新攻勢,避免成為白宮塑造選情的工具,避免落入“對抗陷阱”。當務之急,在於防範美國極端鷹派勢力在南海等地區挑起“有意的衝突”,這雖然可能有助於特朗普的競選,但卻會使中美關係陷入難以估量的災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