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中美關係能否扛過疫情風暴

2020-05-05

新冠肺炎疫情仍在延續之中,它對中美關係的多重衝擊也越發顯著。一些美國戰略界人士斷言,中國試圖利用這場疫情展開“虛假信息行動”,並進而提升自身的全球影響力。他們認為,隨着中國在疫情中率先恢復經濟,中國將藉此大力塑造“後疫情世界”。中國方面則對美國借疫情因素推動“脫鉤”、對世衛組織施壓等舉措越發警惕,認為這些旨在削弱中國的實力和影響力,並從根本上阻斷中國崛起的進程。中國分析人士感到,特朗普政府當前逢華必反的做法令雙方無法為應對這場史無前例的危機展開有效協調。

中美之間的相互認知似乎正在變得越發負面,這場疫情風暴對兩國關係造成的不利影響着實不容低估。

首先,雙方之間的經濟和技術“脫鉤”或會更趨深化。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羅伯特·奧布萊恩、白宮高級顧問彼得·納瓦羅等特朗普政府高官公開表示,美國在口罩、防護服等醫療物資以及藥品供應方面過度依賴中國,疫情使這些風險充分曝露,這對美國國家安全構成嚴重威脅。實際上,過去幾年來,特朗普政府一直在推動在華美國企業從中國撤出,疫情讓那些美國對華鷹派人士獲得鼓吹“脫鉤”的更多借口。根據中國美國商會和上海美國商會近期調查,越來越多的美國企業相信兩國“脫鉤”具有可能性。

在技術競爭方面,過去幾個月來特朗普政府並沒有放鬆對中國的壓力。美國商務部正醞釀加大對華為公司等中國企業的技術出口限制,白宮方面也加大了與商務部、國防部等部門的協調力度。為應對疫情挑戰,很多國家開始更多使用人工智能等先進技術。這進一步彰顯了高科技對於維護國家福祉和安全的重要作用。後疫情時期,全球經濟的數字化轉型或會加速展開,各國之間的競爭將會更加依賴先進技術尤其是新興技術。在這一背景下,中美之間圍繞技術的博弈將更趨複雜。

第二,在地緣政治方面,中美之間的緊張關係也在上升。疫情發生以來,台灣當局對大陸並未採取善意與合作性的態度,“台獨”勢力試圖利用疫情因素推進其政治議程,兩岸關係受到破壞。與此同時,美台關係卻得到實質性增強,特朗普簽署的《台北法案》提出支持台灣與美國、日本等發展“獨特關係”,這嚴重損害中美政治互信。世衛組織僅限主權國家加入,但一些美國議員和前官員卻提出讓台灣人士擔任該組織總幹事的荒唐建議,這對中國大陸而言具有很強的挑釁意味。美國前代理助理國務卿董雲裳(Susan Thornton)警告說,近年來,美中圍繞台灣問題的溝通已經顯著弱化,在疫情衝擊和經濟衰退之外,不應再爆發台海危機。

疫情之下,美國對中國在全球的一舉一動似乎變得愈加敏感,總是通過戰略競爭的稜鏡加以審視。中方為歐洲國家提供的援助被美方視為一種地緣政治挑戰,華盛頓擔心中國通過所謂“口罩外交”擴展在歐洲的影響力。美國傳統基金會副主席詹姆斯·卡拉法諾在討論疫情的地緣政治影響時指出,美國要加大在歐洲、非洲等地區對中國的制衡,並通過“四國機制+”的方式進一步在印太地區強化對華壓制。

第三,疫情正加劇美中兩國圍繞國家治理體制和國際治理的博弈。此次疫情帶來的危機,其實質是“信任危機”和“治理危機”。澳大利亞前總理陸克文認為,面對疫情,全球存在顯而易見的信任危機,即對一國政府以及全球領導者喪失信心。的確,疫情對各國的政治體制、資源調配能力、危機時刻的社會動員能力、運用新技術的能力等提出一系列嚴峻考驗。包括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在內的不少人士認為,中國政府實施了強有力的疫情管控措施,這體現了中國體制的一定優勢。然而,這樣的評價令美國方面感到十分不滿。特朗普政府本需要對防控措施不及時、社會保障網不完善等問題帶來的後果進行反思,但卻把更大的精力用於指責中國,國務卿蓬佩奧在近期發表的演講中將矛頭直接對準中國共產黨。

在國際治理層面,疫情使聯合國、世衛組織等機構的能力、權威和資源不足問題集中曝露。特朗普政府指責世衛組織“以中國為中心”,並決定在全球抗擊疫情的關鍵時刻中斷對該組織的資金支持。正如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高級副總裁馬修·古德曼所言,G20疫情特別峰會基本沒有取得實質性成果,各方展開國際協調的意願較低,這在很大程度上源於中美之間的緊張關係。實際上,將全球治理視為中美戰略競爭的關鍵領域,並儘力削弱中國在國際組織中的影響力,是特朗普政府對華政策的重要一環。新美國安全中心等美國智庫專家稱,北京尋求打造“有中國特色的聯合國”,試圖用中國理念和方案重塑全球治理。美國國會下屬的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提出一系列應對建議,包括限制中國公民在重要國際組織擔任高級職務等。

無疑,此次疫情對中美關係的影響將是深遠的,在兩國繼續抗擊疫情挑戰的同時,華盛頓和北京需要加大重新校正和穩定雙邊關係的努力,尤其是避免在台灣問題等方面陷入更大衝突。實際上,疫情凸顯了各國相互依存、人類命運與共的現實,世界期待中美作為最大的兩個經濟體能夠展開協調與合作。華盛頓和北京需要意識到,管理中美戰略競爭的任務將在後疫情時期變得愈加艱難,因而在話語和行動上應更加謹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