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彭斯演講釋放混亂信號

2019-11-06
1.jpg

近日,在中美雙方圍繞第一階段經貿協議進行密切磋商的背景下,美國副總統彭斯在威爾遜中心專門就中國政策發表演講,稱美國正在就對華政策進行“根本性的重構”。大約在一年前,他在哈德孫研究所圍繞同一主題的演講,被外界普遍視為美國對華展開“新冷戰”的宣言。

如今,彭斯依然沒有停止對中國內政和外交政策的激烈批評,在美國對華政策制定者當中繼續扮演着所謂“壞警察”角色。當然,與其在哈德孫研究所的演講相比,彭斯試圖做出一些看似緩和對華關係緊張的表態。他稱,特朗普政府並不尋求對中國的發展進行遏制,希望與中方共同努力,“共享和平和繁榮的未來”。

尤其是,對於美國想要與中國“脫鉤”的看法,彭斯給出了一個“響亮的否認”。他強調說,儘管美中關係面臨各種嚴峻的挑戰,但美國不希望讓這些挑戰“阻礙與中國之間的務實合作”。彭斯就美中籤署第一階段協議給予樂觀的前瞻,並認為兩國在人文交流、朝核問題、伊朗核問題等方面存在合作空間。

然而,彭斯的演講並未能讓中國方面感受到來自華盛頓的善意,充其量,它釋放的是有關美國對華政策的混亂信號。

首先,彭斯在演講中重申了美國在過去數十年“重建”中國的觀點,而這一表述在此前已經觸怒北京,讓北京感到冒犯和羞辱。無疑,雖然美國公司在中國進行大量投資,但這並不是出於利他主義和做慈善。北京堅信,中國民眾的勤奮和辛勞是成就中國快速發展奇蹟的根本性因素。

彭斯將互利的經貿關係當作美國對中國的單方面施捨,低估了“重建”這個說法對中國方面的刺激性。他選擇性地忽視了美國企業和民眾在對華貿易和投資中所獲取的巨大利益,沒有表現出對中國作為經濟夥伴的應有尊重。根據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今年8月發佈的2019年度會員調查,97%的美國企業在華盈利,它們在中國市場的成功對其全球競爭力十分重要,在中國創造的利潤支撐了在美國創造的就業崗位。

其次,在台灣、香港、新疆等一系列非常敏感的問題上,彭斯對中國進行的指責可謂變本加厲。雖然特朗普政府的諸多政策所展現的現實主義是赤裸裸的,但它在批評中國時卻把自己置於道德上高人一等的位置。意識形態因素在當前美國對華戰略競爭攻勢中正佔據越發突出的地位。彭斯是試圖把關於美中關係的敘述,建立在民主體制和威權體制、自由和壓制的兩分法對立基礎之上。

彭斯頗具煽動性的論述過於簡單化了。台灣問題涉及美國的地緣政治利益。香港問題則與中國的主權密切關聯。在新疆,穆斯林並沒有像彭斯所說的那樣被投進監獄,很多舉措是出於去極端化和遏止暴力恐怖主義的目的。彭斯向美國民眾描繪了一個極為負面的中國形象,從長遠看這對美國自身利益也是有害的。此外,彭斯在演講中對耐克、NBA加以指責,稱它們為了獲得利益而對中國政府“磕頭”。將美國企業捲入棘手的美中政治角力,這或許是白宮正在犯下的另一個重大錯誤。

第三,針對如何緩解美國各界和國際社會對美中經濟和技術脫鉤的關切,彭斯未能給出具有建設性的解決方案。他再次提及華為、中興等中國公司,聲稱這些公司對5G業務的參與將對美國的基礎設施、公民隱私和國家安全構成威脅。向華為公司銷售產品的許可證將在11月中旬到期,相關美國企業一直在勸說白宮和美國商務部放寬限制。美國商界擔心“脫鉤”既難以實現,也會對美國自身的創新生態系統造成損害。

與美國相比,德國和英國等正努力尋求更好的、更切合實際的解決方案。德國發佈了下一代無線網絡安全指南草案,為5G網絡供應商設定具體標準,而不是簡單粗暴地禁止華為公司參與相關業務。英國首相約翰遜近日也主持了一場內部討論,擬同意華為介入英國5G建設的“無爭議”部分。正如對外關係委員會資深研究員易明所言,特朗普政府將經濟安全和國家安全混為一談。這會加劇各國對美中“脫鉤”的憂慮。

彭斯在演講中否認美國想要與中國脫鉤,並強調兩國仍然有很多可以合作的領域。實際上,這表明白宮試圖回應外界對特朗普政府競爭性對華戰略的廣泛質疑。正如美國前助理國務卿坎貝爾等人所言,競爭本身不應成為美國對華政策目標,它也不是一種戰略。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所長亞當·波森認為,美國在技術競爭問題上應對失當,華盛頓正被一種“紅色技術恐慌”所驅動。

更重要的是,美國公眾不願支持特朗普政府以及部分華盛頓政策精英所要推動的對華戰略競爭。根據芝加哥全球事務委員會近期發佈的最新民調,超過60%的受訪美國民眾希望以合作和接觸應對中國崛起。新美國安全中心首席執行官理乍得·方丹指出,在如何應對中國挑戰方面,政策精英的看法和美國民意之間存在着顯著的差異,大多數美國人並不想要什麼大國競爭。彭斯以及白宮的決策層應當正視這一現實,用更多行動而非言辭改善美國對華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