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大阪元首會晤後的中美關係

2019-07-03
d.jpg

6月29日,特朗普總統與習近平主席在大阪舉行了長達80分鐘的會晤。美國將不再對剩餘3000多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徵收新關稅,雙方將在平等和相互尊重基礎上重啟經貿談判。特朗普表示,與習近平相談甚歡之後,和中國的對話將“重回正軌”,美方願同中方達成彼此都可接受的貿易協議。他在隨後舉行的記者會上還表示,將允許美國高科技公司向華為出售產品,美中兩國可以成為“戰略夥伴”。

考慮到貿易戰給兩國經濟帶來的損害正日益顯著,中美元首會晤取得的這一進展是令人鼓舞的。但是,中美經貿談判在過去一年多時間裡歷經起伏,尤其在2018年12月阿根廷中美元首會晤之後。因此,人們有理由擔心這只是一份脆弱的“停火協議”,中美經貿談判的命運仍然前途未卜。

正如前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佐立克所言,特朗普先生做交易是衝動的,是基於對眼前政治的評估。如果金融市場暴跌,他就有可能降低要求,或至少從懸崖邊後退。特朗普政府之所以開始願意對中國採取相對溫和的態度,是因為美國企業、消費者和其他商業機構反對貿易戰的聲音不斷加大。

雖然特朗普為自己的競選連任喊出“讓美國一直偉大”的口號,但實際上,至少從經濟層面看,他還遠未實現“讓美國再次偉大”。美國近期經濟數據並不令人滿意,5月新增就業崗位不足10萬,6月製造業和服務業採購經理人指數雙雙跌至榮枯線邊緣。摩根大通的研究表明,美國明年陷入衰退的可能性已升至45%。

北京的確擔心,如果美國經濟數據變得好一點,特朗普政府就有可能毀棄其作出的任何承諾,重新舉起關稅大棒,或採取其他惡意舉動。這也正是習近平希望與特朗普就中美關係的根本問題進行交流的原因。習近平在會談開始時特別提及“乒乓外交”,1971年發生在日本名古屋的這一歷史事件對中美關係實現“解凍”至關重要。習近平強調,合作比摩擦好,對話比對抗好。

從中國的視角看,特朗普政府在對華政策上已陷入“競爭迷思”,這是造成經貿談判一波三折的重要原因。而且美國在經濟、外交和安全領域的很多對華舉動,甚至存在跨越兩國關係“紅線”的風險。

首先,美國錯把“競爭”當成對華關係的戰略目標,而一味追求競爭會扼殺雙方合作的機遇。特朗普政府曾提出尋求“建設性的、結果導向的美中關係”,但這一概念似乎不再被提及。與中國競爭的話語已經充斥美國官方政策文件和國會聽證會,從華為到中國留學生都正在成為美國對華競爭戰略的受害者。華盛頓嘴上將中國稱為“競爭者”,但行動中已經把中國作為“對手”。特朗普政府需要對未來數十年的美中關係提出令人信服的願景,並在此基礎上制定和實施對華戰略。

其次,在“經濟安全就是國家安全”這一理念引導下,美國處理對華經貿關係正在濫用“國家安全”,從而使中美經貿摩擦變得更加複雜難解。美國政客們不僅將華為及其5G設備視為國家安全威脅,還稱中國企業生產的交通和地鐵車輛也會損害美國的國家安全。把經濟問題和安全問題混為一談,實際上是試圖推動中美“脫鉤”的鷹派人士的重要策略。中國經濟學家余永定認為,美國的真正意圖是把中國企業從全球產業鏈中擠出,剝奪中國的發展權。

第三,特朗普政府對兩國關係中的敏感問題缺乏準確認知,對北京的過分刺激將侵蝕雙方之間本就不足的信任感。為確保此次大阪元首會晤順利進行,白宮推遲了彭斯副總統在威爾遜中心有關中國人權問題的演講,據說演講還會觸及香港問題。北京確信,美國在香港持續升溫的政治風波中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此外,美國國防部將對台灣進行新一輪軍售,特朗普政府據稱很快會宣布就新疆“再教育營”問題制裁中國官員的決定。這些舉動將使中美關係面臨新的危機。5月,美國國務院高級官員還公開提出要應對美國與中國之間的“文明衝突”。北京已經清楚意識到,一股針對中國共產黨的意識形態攻勢正在美國國內醞釀。

最後,與之前幾屆美國政府相比,特朗普政府與中國之間的外交溝通質量可以說是最低的,白宮決策層始終缺少一位能有效管控美中緊張關係的關鍵人物。副總統彭斯多次就中國問題發表頗具挑釁性的演講,國務卿蓬佩奧經常在國際場合發表惡意涉華言論,這些令北京倍感惱怒。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博爾頓長期被視為“反華派”,上任以來從未到訪中國,據說也不願與中國官員進行交流。在大衛·史迪威分管亞太事務助理國務卿的任命被批准後,國務院、國防部和國家安全委員會負責處理中國事務的中層官員都是鷹派人士。

應當清醒地看到,隨着美國2020年大選選戰的升溫,在接下來的數月中,美國和中國達成經貿協議面臨的政治環境可能更加不利。“反華派”和“反特朗普派”似乎都不希望看到貿易戰停戰。無疑,北京無法左右美國國內政治鬥爭,因此它應把更多精力用於深化國內的改革開放。在G20大阪峰會上,習近平主席宣布了一系列新舉措,包括發佈新版外商投資負面清單、實施新的外商投資法律制度、建立健全外資企業投訴機制等。

特朗普政府需要認識到,中國在過去幾十年里既不像彭斯所說的被美國“重建”,未來幾十年也不可能按照美國的意願被改造。簡而言之,為了讓中美關係真正“回到正軌”,北京需要將中共十八大以來已經作出的諸多承諾儘快轉化為行動,而華盛頓則迫切需要重新校正其已經陷入“競爭迷思”的對華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