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舉辦博鰲論壇和參加海軍閱兵顯示中菲關係出現好轉

2019-05-08
b.jpg

博鰲亞洲論壇馬尼拉會議(4月22-25日)與菲律賓參加青島解放軍海軍周年紀念大閱兵(4月22-25日)在時間上的重疊,說明了菲律賓與中國關係的改善程度。兩個活動對菲律賓來說都是第一次。加強兩軍關係,在增加經濟互動的同時採取建立信任措施,這些都為改善雙邊關係奠定了更持久的基礎。所以,儘管仍然存在挑戰,但這些新的進展也許將帶來希望。

會有更多突破性進展嗎?

2016年以來,中國一直是菲律賓最大的貿易夥伴國,從去年開始更是最大的投資國。隨着2018年入境人數增幅達到29.62%,中國今年也許還將成為菲律賓最大的入境遊客市場。中國在基礎設施、鋼鐵、電力、物流和製造業的投資,還有可能給菲律賓經濟帶來變革性影響。去年,中國成為菲律賓香蕉的最大進口國,超過保持這一地位30年之久的日本。高層政治關係的改善,正在幫助推動經濟往來的擴大。考慮到菲律賓經濟的快速增長和光明的前景,選擇馬尼拉作為會議東道主也就不足為奇了。

時機也許並非巧合。事實上,這預示着雙方更加重視彼此之間迅速發展的關係。馬尼拉主辦博鰲亞洲論壇會議之後,緊接着就是北京的第二屆“一帶一路”論壇(4月25-27日),菲律賓總統羅德里戈·杜特爾特是出席會議的37位國家領導人之一。杜特爾特也曾參加2017年的首屆“一帶一路”峰會。菲律賓現在還是中國-東盟關係協調國。

在馬尼拉的博鰲亞洲論壇會議上,政府和企業界齊聚一堂,共促區域經濟合作。這次會議是應前總統、眾議院議長馬卡帕加爾-阿羅約的邀請舉行的,阿羅約也是博鰲亞洲論壇的理事。菲律賓兩個最大的商業組織——菲律賓華商總會和菲律賓工商總會,是當地的會議組織者。

趁熱打鐵

儘管地震襲擊了包括大馬尼拉市在內的部分呂宋地區,但並沒有阻止來自菲律賓、中國、泰國和其他東盟國家的500名企業家彙集在一起。馬尼拉的首次亮相,標誌着東盟國家的首都第五次主辦這一地區會議。2001年成立以來,博鰲論壇曾在河內、香港、萬象、金邊、曼谷、首爾、阿斯塔納、迪拜、羅馬、巴黎和倫敦舉行過會議。這個被視為亞洲版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的高級別交流平台有很深的菲律賓印記,因為菲律賓前總統菲德爾·拉莫斯是它的創始人之一。

杜特爾特總統未能出席會議,不過總統府文官長薩爾瓦多·梅地亞爾蒂宣讀了杜特爾特的致辭。其他主要發言人包括眾議院議長阿羅約,博鰲論壇秘書長李保東,中國人民銀行原行長、博鰲論壇副理事長周小川,泰國前副總理、博鰲論壇理事素拉傑·沙田泰博士。其他顯要嘉賓還包括福建省副省長郭寧寧。福建是當地多數華人的祖籍。此外還有中國國資委副主任任洪斌。任的出席非常重要,因為許多國有企業正越來越多地在海外投資做生意,包括在菲律賓。

商業洽談隨之而來。中國製造業、農業、高科技和勞務領域的投資者參加了會議,他們渴望與菲律賓合作夥伴達成交易。例如,流行即時通訊和移動支付平台微信背後的中國科技巨頭騰訊,據說就在與當地企業集團Ayala談判。眾議院議長阿羅約表示,中國科技行業投資者對進一步了解本地規則、特別是了解對外資的限制非常感興趣。

博鰲亞洲論壇馬尼拉會議強調了包容性增長、多邊主義、全球化,以及捍衛全球貿易體系使之免受保護主義威脅的重要性。發言者們還強調了基礎設施投資、互聯互通、數字經濟作為新經濟增長引擎的作用。中國巨大的電子商務市場和高效的物流,甚至可以給東盟的中小微企業打開機遇之門。與會者還呼籲加快“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談判,支持“一帶一路”倡議。沙田泰博士注意到,北京在為第四次工業革命進行教育投資和職業培訓投資。他表示,這或可成為中國與其他亞洲國家開展合作的一個重要領域。

超越經濟

與此同時,在安全方面,菲律賓海軍派出它最大的軍艦參加了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艦隊檢閱。這艘400人的戰略運輸艦“丹轆”號前往青島,與其他60個國家一起參加了中國海軍成立70周年紀念活動。13個國家派來了軍艦,其中包括與北京長期有領土和海洋爭端的國家,特別是汶萊、日本、印度、馬來西亞、菲律賓和越南。參加的國家還有澳大利亞、孟加拉國、緬甸、俄羅斯、新加坡和韓國。

4月25日,當各國領導人聚集在北京參加第二屆“一帶一路”論壇的時候,各國海軍正結束它們在青島為期四天的活動。閱艦活動讓中國展示了其不斷壯大的海軍實力,這其中,包括亞洲最大的導彈驅逐艦(055型)、核動力彈道導彈潛艇(長征10)和中國第一艘航母“遼寧”號。中國和東盟海軍還舉行了反海盜和海上應急救援聯合演習(4月27日)。北京試圖提高它的海軍建設的透明度,讓鄰國對其和平意圖放心。

通過與美國和澳大利亞等傳統盟友結盟,同時與中國和俄羅斯等新夥伴培養關係,菲律賓的海軍外交為它追求獨立的外交政策打下了基礎。

確實,過去三年來,政治關係的回暖開始為中菲雙方帶來經濟和安全紅利。杜特爾特超越南海爭端,欣賞中國,看來是從他的前任——前總統拉莫斯和阿羅約那裡得到啟示。

然而,持續破壞海洋環境、干預菲律賓漁民捕魚作業的相關報道,削弱了培養和睦關係的努力。對中國貸款的擔憂,對中國工人湧入的擔憂,對中國離岸博彩業激增有可能帶來社會問題的擔憂,也許都不會輕易消失。最後,公眾對中國的信任度較低,這也意味着熱鬧的雙邊互動仍難免會繼續受菲律賓方面的審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