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全球治理 COVID-19 氣候變化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中菲關係遭遇雙重危機

2019-04-29
g.jpg

人們說,政治上沒有永久的利益,也沒有永久的朋友。同樣,也不會有永久的總統和政策,尤其在中菲關係大起大落的背景下。

在關鍵的中期選舉中——這次選舉被當成對羅德里戈·杜特爾特總統職位的一次公投——菲律賓領導人遇上重大的南海危機。今年1月以來,一批中國準軍事船隻包圍了南沙中業島,它們有可能是隸屬強大的解放軍的海上民兵部隊。

從上世紀70年代起,菲律賓一直佔領着這個有爭議的島礁,這個東南亞國家開始在上面修建簡易機場,駐紮常備軍隊和居民。如果放手不管,這場醞釀中的衝突有可能使杜特爾特多年來扭轉中菲歷史緊張關係的努力出現逆轉。

更為重要的是,隨着北京加緊對這個東南亞國家進行大手筆投資,在南海攤牌,還將與人們擔心中國在菲基建項目造成“債務陷阱”交織在一起。

2.0版斯卡伯勒淺灘危機

2012年,菲律賓軍艦曾與中國的準軍事船隊在有爭議的斯卡伯勒淺灘(黃岩島)陷入長達數月的對峙,其後中菲關係急轉直下。

這一島礁位於菲律賓200海里專屬經濟區內,幾個世紀來一直是菲律賓漁民的傳統漁場。一個多世紀里,追溯到西班牙時代,菲律賓都聲稱該島礁是其國家領土的一部分。事實上,按菲律賓法律,這裡是被當作一個地方自治區域。

當時,一艘菲律賓軍艦試圖拘押在當地偷捕寶貴漁業資源的中國漁民,但它很快就遭遇了越來越多裝備良好的中國準軍事船隻。

在經過美國人長達幾個星期的調解之後,雙方於2012年年中達成一個彼此脫離接觸的計劃,但這隻讓中國從那時起保持了對該島的控制。之後,由於前菲律賓貝尼尼奧·阿基諾政府決定根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把中國告上法庭,兩國關係陷入新的低谷。

阿基諾政府還加強與美國的結盟,在新《菲美加強防務合作協議》下歡迎美國在菲律賓領土上的軍事存在。結果是導致出現亞洲最糟的雙邊關係,兩國領導人迴避正式會面,直至2016年阿基諾總統的任期結束。

與前任一樣,杜特爾特也尋求同中國建立穩健的貿易投資關係。但和阿基諾不同的是,他甚至還考慮同這個亞洲的超級大國成為戰略合作夥伴。

作為交換,這位菲律賓總統淡化南海爭端,同時把中國視為國家發展不可或缺的合作對象。但在杜特爾特倒向中國三年後,他的親北京政策在國內遭到了強烈反對。

爭論的一個主要來源是中國繼續使兩國爭端軍事化。2019年初以來,已經有275艘不同的中國準軍事船隻被657次目擊,圍攻由菲律賓控制的中業島。

加緊圍攻的真實用意還不清楚,但有可能出於幾個目的:一是讓中國能夠監視島上的整修行動;二是對菲律賓在這一地區的供給線和海上監視任務進行威脅恐嚇;三是防止菲律賓佔領附近的敦謙沙洲並在上面修建基礎設施。敦謙沙洲是中業島海域內的一個低潮高地。

雙重危機

在國內壓力越來越大的情況下,菲律賓總統對中國發出警告,“如果敢碰它(中業島)……我就會告訴士兵,'準備執行自殺任務吧'”。菲律賓政府甚至警告中國,如有必要,它將把包括2016年海牙仲裁庭裁決在內的這一案件提交給聯合國大會。

然而,政府在南海問題上的強硬立場不太可能降低公眾對中國的懷疑。事實上,馬尼拉Social Weather Stations最新的調查顯示,只有兩成菲律賓人認為中國是值得信賴的合作夥伴,說明在主要外國合作夥伴中,這個亞洲強國是最不受菲律賓公眾喜歡的。

過去一個月,政府的批評者們加緊努力質疑杜特爾特的對華政策。最高法院大法官、直言不諱的出名政治家安東尼奧·卡皮奧曝光了中國在菲律賓幾個基礎設施項目的條款,特別是契科河項目和卡利瓦大壩項目。

按照這位法官的說法,菲律賓政府已同意把“國家祖傳財產”,包括禮樂灘等爭議地區的自然資源,作為中國貸款的抵押品。卡皮奧認為,如果發生債務清償糾紛,設在北京的仲裁機構可以判定扣押菲方的資產。

在公眾不斷升級的批評聲中,杜特爾特被迫下令審查與中國簽訂的所有政府合同。

與此同時,前外交部長艾伯特·德爾·羅薩里奧和監察專員肯奇塔·卡皮奧-莫拉萊斯向國際刑事法院提起針對中國官員的指控。他們指控北京在南海侵犯菲律賓漁民的權利,犯下反人類罪。

在回應中國對這一法律行動的憤怒時,杜特爾特無可奈何地表示,事情是他無法控制的,因為“菲律賓是一個民主國家,任何人都可以起訴任何人”。

這位菲律賓總統迫切想挽救與北京的和解,他堅稱中國是“朋友”,“妥協”是南海唯一的方向。話雖如此,但菲律賓民眾仍對他的外交政策取向感到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