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吉米·卡特專訪

2019-01-21
1.gif
圖片來源:卡特中心。

吉米·卡特讓自己成為了第一位後總統時代的總統。

離開白宮之後,通過維護自由選舉,興建保障性住房,傳遞有關心理健康的公共政策,幾乎根除幾內亞蠕蟲病,以及確保包容性繁榮和社會正義融入我們的集體良知,他和羅莎琳·卡特把他們的政治遺產擴大到成為全球公民與人權的維護者。

事實上,他們的工作在今天影響至深至廣,而不僅僅是受着過去總統職位蔭蒙的空洞紀念碑。卡特中心和為它工作的了不起的人們,他們生動地實踐着忠誠和道義領導力。

但我也記得吉米·卡特在橢圓形辦公室取得的成就:他和鄧小平同是創建現代中美關係的建築師,並利用這個人類大家庭中十多億人的才智推動人類進步。

去年我40歲生日那天,我在他父母建於佐治亞州普萊恩斯的房子里第一次採訪了他,我離開時的感覺是,和平是有可能的。但在中美建交40周年之機第二次採訪他之後,我驚覺如果想實現和平,這兩個國家——它們的領導人和它們的人民——就必須仿照這兩位開拓者來採取行動。

2.gif
圖片來源:岳京生
3.gif
圖片來源:卡特中心。

以下對話於2019年1月18日在佐治亞州亞特蘭大的卡特中心錄製:

周柳建成:我昨天第一次聽說,您的生日和中國生日是同一天(1924年10月1日),但按官方年齡您年長25歲,是嗎?

卡特總統:(笑)是的。

周柳建成:這讓您成為一個偉大的文明。

卡特總統:鄧小平認為這非常重要,命中注定我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有着同一天生日。

周柳建成:在您的生命中,命運以多種美妙方式發揮了作用,雖然您將永遠和1979年的事件聯繫在一起,但其實您和中國的故事早就開始了。您童年時曾每周捐5美分,幫助建設為中國孩子服務的學校和醫院。是什麼讓您在那時就對地球另一邊的國家感到着迷?

卡特總統:我是虔誠的基督徒,浸禮會基督徒,我們的頭號英雄是為了浸禮會前往中國的女性傳教士們。每當她們回國後訪問我們的教堂並和我們談起中國時,大家都非常激動。當時我只有5歲或6歲,傳教士們問所有年輕人,是否願意每周捐5美分,用來建設幫助中國孩子的學校和教堂,對這件事我感到非常驕傲。當鄧小平和我在白宮宴會上會談時,他問我是否有什麼願望。我說:“好吧,我希望我們可以恢復在我孩童時曾經有過的與我們傳教士及基督教的關係。”他說:“你具體想要什麼呢?”我告訴他我希望中國有信仰自由,允許分發《聖經》,並讓美國傳教士回來。然後他說道:“哦,這倒挺意外,我明天會給你答覆。”第二天早上,他告訴我:“我仔細考慮過了,我們會修改法律,確保中國的信仰自由。我們會允許分發《聖經》,但傳教士不行。”他說,在我童年時美國派遣的傳教士自視高中國人一等,他們傲慢,還試圖改變中國的文化。這次談話以後,中國成為全球基督教發展最快的國家,無論是天主教還是新教。我認為全球最多的《聖經》派發也在中國,所以我對此感到非常自豪。

周柳建成:他沒在凌晨4點給您打電話吧,就像他之前為交換留學生那樣?

卡特總統:沒有,事實上這次我們是在早餐時見面的,我想他前天晚上和布熱津斯基博士一家共進了晚餐。

周柳建成:我登錄谷歌並輸入“吉米·卡特”和“鄧小平”,然後就出來這些照片。你們兩位的親密程度非同尋常,那些照片有握手的,有十指緊扣的……

卡特總統:還有擁抱的。是的,我和鄧小平,鄧小平夫人和我妻子羅莎琳之間都有很好的關係。甚至鄧小平和我當時年僅12歲的女兒艾米之間都有很好的關係。我認為在全美國,我們兩國開啟新關係的理由為美國人民所接受,順便說一句,這種變化得益於鄧通過他的個性展示出來的熱情洋溢的友情。他詼諧開朗,雖然身材矮小,但在精神上,在對待美國人民和亞洲和平上,卻是一個非常強大和偉大的人。

周柳建成:很難想像在如今的氣氛下能發生這樣的事。您是否認為中美關係最好的時候已經過去?

卡特總統:最親密的友誼可能已經過去,但我認為,為維持和平和經濟發展,地球上最重要的雙邊關係就是美中關係。我相信當雙方都重拾邏輯後,兩國人民和領導人都將意識到,這是至關重要的關係,而且必須被保護好。我認為,互相尊重、不干涉彼此內部事務,並且不將自己的生活方式強加給對方,這些會在將來獲得重視。

周柳建成:與歷史上的美國總統相比,您創造的最偉大遺產非常獨特。您在2002年獲得諾貝爾和平獎就是明證,它肯定了您作為全球調解人的貢獻。您將如何“調解”美中關係——不僅僅是貿易戰,而且是更加根本性的觀念?

卡特總統:我將在今天上午的論壇上進行探討,我認為最好的方法是做我在總統任上所做的事。我們當時和日本關係非常不好,我們不久前打過仗,並且美國的產業當時正轉移到日本。不僅僅是服裝、鞋子和襯衫,還包括汽車和電視機,都從美國製造商轉移到日本製造商,它們再把商品以有利於它們的合理價格賣回美國。很多經歷過戰爭的美國人都討厭日本,所以我們組織了一個團隊,由日本首相和我各指派三個我們所說的“聰明人”。他們都是雙方優秀的政治家,這六個人在東京、夏威夷和華盛頓秘密會面。我們從來都不給他們任何公開的曝光,他們就難以避免的分歧向我和日本首相提出最佳解決方案。我希望如今美國和中國也能這麼做。雙方各派出三個優秀的、對維護和平和睦抱有極大熱忱的人,讓他們私下會面,並給出建議來令兩國領導人和解。我將給特朗普總統寫信,建議他建立這樣一種關係,並且我也會請求習近平同樣這麼做。

周柳建成:您不只是過去的領袖,也是當代和當前的領袖。卡特中心正創立新方式,將中國和美國的專業人士聚攏在一起,來解決衛生負擔最重的非洲的衛生需求。它將如何發揮作用?

卡特總統:我們2012年在北京的論壇上啟動討論,然後2013年在這裡(卡特中心)繼續跟進,我們迄今每年都在兩邊來回推進,促成一批傑出人士和學者及政治家會面。我想,我們如今看到中國在國際舞台上以一種非常壯觀、好強、有效的方式和小國打交道,比如非洲的那些國家。美國,特別是卡特中心,在過去近40年時間裡也一直都是這麼做的。我認為這是一個我們可以繼續探索想法的領域,美國和中國、中國人和美國人可以一起來評估非洲國家和平或經濟繁榮所面臨的問題和需求,並且雙方不應競爭,而應展開合作。我和很多非洲領導人談過,他們不希望被捲入爭執、被迫選擇美國或中國作為主要恩主,如果他們知道中美可以和睦合作,這將令他們中的很多人如釋重負。

周柳建成:您希望美國的年輕人了解中國的哪些情況?您又希望告訴中國年輕人哪些美國的情況?

卡特總統:昨天我在已經執教37年的埃默里大學和國際學生會面,我回答了在場約100名外國學生的提問。他們中30%是中國學生。在美國,中國學生的數量超過任何其他國家,過去40年有數百萬留學生來到美國,在我們的國家學習。我們也有越來越多的學生從這裡前往中國。目前,我們有五萬美國學生在中國大學學習雙方的文化。我認為,這是一個善意的、了解和理解我們兩國差異的寶庫。而這也顯示了我們兩國共有的側面:和平和經濟繁榮的意願,以及作為優先事項的兩國各自公民的福祉,還有全球各國公民的福祉。因此,我認為學生交流是未來的重要方面,它確保我們美國人民和中國人民和睦、和平相處。

周柳建成:您警告說,如果誤解和誤判持續下去的話,“現代冷戰”並非不可想像。您曾在冷戰期間擔任美國總統,您看到了哪些相似性?

卡特總統:那時,我們和潛在的軍事超級大國蘇聯鬥爭。我們還在全球幾乎所有的小國以及一些大國和蘇聯展開競爭,爭奪影響力和貿易利益等。這就是我們卡特中心所要極力避免的,要避免在處理與全球其他國家——所有182個國家——關係時美中之間不斷產生爭奪。我希望這可以被當作將美國和中國團結在一起的方式,而不希望引發可能導致冷戰重演的令人不快的對抗。我不認為這(冷戰)將發生。我認為,如果雙方有更加理性的國家元首,我們就會看到兩國只會有一小群人仍記得我們彼此為敵的越南和朝鮮戰爭,就像我們對二戰中的日本。他們將明白,於事有益的是超越少數持不同意見的敵對群體,讓多數人民和理性領導人確保我們將來是互相尊重的朋友,而不是把自己的意願強加於對方的文化和政治,同時積極探索我們作為朋友合作幫助其他國家的方法。

周柳建成:總統先生,非常感謝您接受採訪,感謝您和夫人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好。

卡特總統:非常感謝這個很棒的採訪。期待在將來再次見到你,那會很榮幸。

您可以在此(鏈接)收聽周柳建成與卡特總統的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