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尹承德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基金會研究員

特朗普在美中俄關係上「耍花招」意欲何為

2018-08-23
2.jpg

當今世界美中俄一超兩強鼎立,構成世界上最重要的一組三邊關係,可謂“大三角”關係。雖然三邊關係的各邊一向有差別,但總體上處於相對穩定狀態。美對華經濟關係遠重於美俄,而在地緣戰略領域,美把中俄都視為主要競爭對手和美國稱霸全球的主要障礙,因而嚴加遏制和打壓。美國是中俄兩國國家安全和核心利益的主要威脅,這促使中俄在戰略上走近,強化與深化戰略合作與協調。雖然中俄不結盟,但客觀上形成了兩強合力牽制獨超的態勢。這有利於促進這個大三角的戰略力量趨於均衡,也是促使獨超不致於對中俄和世界過為己甚的一個重要因素。

特朗普當政後,美中俄關係生變。他從“親俄”走向“親俄遏中”,試圖打破此前三者之間的微妙平衡。隨着特朗普自以為執政地位愈益鞏固,其親俄立場也愈益直白,7月中旬,終於實現了醞釀已久的兩國元首第一次正式會晤與“一對一”密談。特朗普稱此次會晤“取得了突破”,“揭開了美俄關係新的一頁”。雖然對其人其說可以不必在意,但此會確是取得了一定效果,雙方安全與外交團隊會後即醞釀落實兩元首達成的協議。特朗普與普京還相繼發出了互訪邀請。日前,特政府迫於國內政治壓力和擔心“通俄門”發酵,重提“毒氣門”事件,對俄羅斯實行新一輪罕見的嚴厲制裁,但同時他又致函普京,重申同俄交好,美國國務卿也致電俄外長,表示美國願與俄羅斯改善關係。這實際上是特朗普向普京表示,美國對俄新制裁於他是被迫無奈,他內心是對俄親好的,希望普京諒解,以緩息俄羅斯的“衝冠之怒”。

特朗普對中國卻是另一付面孔。在上台第一年,他佯裝對華友好,從中國獲取了巨額經濟實利。但“人心不足蛇吞象”,為了獵取更大更多利益,特朗普第二年即大變臉,改用強硬手段對中國進行訛詐。經濟上,他惡性升級對華貿易戰,除實施對5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征高額關稅,提出對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征關稅清單,還駭人聽聞地揚言要對總計5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征關稅,不惜使中美經貿關係倒退到建交前。安全戰略上,他公然把“一中原則”作為他要挑戰的“政治正確”,從立法到行動上提升與台灣關係,頻踏中國戰略底線,不惜動搖中美關係的政治基礎。在文教領域,他竟然指責中國留美學生“幾乎都是間諜”。這些使中美關係出現建交以來前所未有的緊張和危機。

特朗普親俄排華其來有自。現在美國由對華成見很深的右翼保守勢力盤踞政壇,他們容不得中國快速復興,把中國看成挑戰美國霸權地位的頭號對手,予以重點防範遏制。在這種政治氣候下,特朗普作為極端保守主義者與富豪民粹主義者,打着“讓美國再度強大”的旗號上台,把對華超強硬作為獵取名利的捷徑,走上了極端排華遏華之路。

特朗普親俄則主要出於個人感恩情結和應對“通俄門”的需要。俄羅斯干預美國大選,支持特朗普,對他贏得大選起了不可或缺的關鍵作用,這是美國政壇和媒體的共識。特朗普對此更是心知肚明,且思知恩圖報。尤其是他在“通俄門”上亟需俄羅斯配合,希望俄羅斯的態度同他始終保持一致,否則他難以過關。這可能是他如此親俄的深層原因。

特朗普“親俄”除了為應對“通俄門”,還為了在大三角關係中集中精力對付中國。他“親俄遏中”含拉俄遏中之意,更有甚者,在與普京的會談中,他提出的議題之一是所謂“中國問題”,明顯表露其“聯俄制中”之心。中國是當代國際關係中一個主要積極因素,這是國際社會的共識。中國從來沒有成為什麼“問題”。特朗普今年以來在各種國際場合惡毒攻擊中國,大肆鼓吹“中國威脅論”,尤其將中國對外經濟關係妖魔化,就是用抹黑中國的辦法製造所謂“中國問題”。他在同普京會談時提出“中國問題”,無非是重複這些妄言,以離間中俄關係,在親密的中俄之間打進一個楔子,並企圖拉攏俄羅斯同美國一起共同對付中國。這就揭下了他對中國“友好”的面紗,充分顯露其敵視中國和不擇手段打壓中國的真實思想。

特朗普在美中俄關係中“耍花招”,其如意算盤是根本改變中美俄關係格局,將中俄戰略靠攏牽制美國,變為美俄合力制衡中國,以倍増遏華效應。如果不能達到此目的,就退而求其次,爭取俄羅斯在大三角關係中保持中立,以便美國專註制華,増強對華的戰略壓力。但這些只是特朗普的一廂情願,是註定不能得逞的。其一,特朗普是真心親俄和要改善美俄關係的,但落花有意流水無情,特朗普的親俄政策被美國統治集團無情否決。就在特朗普宣稱“特普會”取得“偉大”成效之際,美國政府就假借名義宣布對俄羅斯實行新的嚴厲制裁,使處於歷史低谷的美俄關係雪上加霜,一下子把“特普會”取得的“偉大成效”歸零。特朗普對改善美俄關係既無能為力,又談何“聯俄制華”。其二,普京雖與特朗普惺惺相惜,私交甚好,但這並不能緩解俄美根本矛盾。美國在戰略上對俄羅斯步步進逼,對其國家安全和大國地位形成致命威脅,俄羅斯退無可退,只能堅決反制。雙方的戰略矛盾是不可調和的。美俄在戰略上是對立與爭鬥,不可能形成合力去對付中國。其三,中國一貫對俄羅斯真誠友好,尊重俄羅斯的核心利益和大國地位,中俄之間沒有根本矛盾與利害衝突。雙方通過簽訂睦鄰友好合作條約,更成為世代友好永不為敵的好鄰居好夥伴好朋友。普京因此把俄中稱為“天然的好朋友好夥伴”。現在,中俄業已建立的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空前強化與深化,相互關係處於歷史最好時期。中俄堅持不結盟而又密切協作的戰略關係,是兩國根本利益所在,是任何力量都不能離間和動搖的。

特朗普試圖挑撥損害中俄關係不會得逞。但中美關係由於特朗普的非理性對華政策而趨於惡化,使雙方都受損。不過,中美共同利益與合作需要大於矛盾與紛爭的基本格局沒有發生根本性改變,維護兩國關係穩定發展依然符合兩國利益大局,這仍將是美國兩黨的基本共識。相信在不久以後,雙方通過共同努力會克服暫時困難,將中美關係納回穩定發展的正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