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宿景祥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研究員

特朗普總統的「確定性」與「不確定性」

2018-08-10
3.jpg

美國是當今世界唯一的超級大國,擁有幾乎無限的政治經濟資源,享有其他任何國家都無法比擬的巨大權力,所採取的任何重大行動,都足以對他國構成深遠影響。

作為美國總統,特朗普無疑是世界上最有權力的人,故其一舉一動皆備受關注。但特朗普總統不是傳統類型的美國政治家,他行事風格獨特,往往出人意表,有神來之筆。許多國際學者認為,特朗普總統的政策取向多變難測,充滿“不確定性”。

實際上,特朗普自2015年6月宣布參選總統以來,便一直處在巨大的爭議旋渦之中。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期間,民主黨和共和黨建制派結成聯盟,對特朗普進行猛烈攻擊,說他“危險偏執”,“沒總統的樣子”,“沒資格擔任總統”,“會把美國和世界帶入險境”。共和黨要人羅姆尼曾公開演講,稱特朗普是“騙子、冒牌貨,一文不值”。但最終卻是特朗普這個“政治素人”戰勝了希拉里等一眾訓練有素、經驗豐富的職業政治家。

美國總統選舉本質上是一樁巨大的政治生意,大資本為有雄才大略的政治家提供競選資金,政治家贏得大選後,為大資本的代理人提供政府高級職位,確保大資本未來的政府合同和其他各種商業便利。特朗普的突出優勢是“經濟自由”,他主要是自籌資金參選,當選後自然是按自己的意圖組閣,從而打亂了美國原有的政治生態。不僅民主黨失去了執政權,連許多共和黨建制派人物也無所歸依。特朗普總統自2017年1月執政以來,其內外政策不僅遭到了民主黨和主流媒體的猛烈攻擊,在共和黨內也常被質疑,主要原因正在於此。

美國政府與世界上其他各國政府一樣,本質上也是一個大官僚體系,由不同層級的官員所組成,長於辦理公務,處理具體問題。在官僚體系中,通常不存在真正的戰略,只有“危機處理”。即便是訓練有素的高層級官員,面對史無前例的新形勢、新問題,尤其是戰略層面的新問題,也常常是無所適從,不知從何着手。

特朗普總統執政以來,表現出一位政治家應有的品格。他了解民眾的焦慮,掌握民眾的情緒,一直保持着較高的支持率。他個性突出,既不安於故常,又不徒托空談,行事主動務實,深謀遠慮,有大局觀,且常常表現出高度的勇氣、智慧和想像力,這些都是出色戰略家所具有的品質。

從戰略層面看,特朗普總統也有一以貫之的思想和目標,即所謂的“確定性”:

首先是努力尋求與中國和俄羅斯進行戰略對話,承諾在大國之間實現持久和平。特朗普總統深知當今世界所面臨的重大危險,了解整個世界實際上正處於核戰爭的邊緣,因而非常珍惜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建立起的信任關係。在與朝鮮領導人金正恩舉行會晤,極大地緩解了朝鮮半島安全局勢後,特朗普總統又與俄羅斯總統普京在赫爾辛基舉行會晤,重啟關於戰略穩定和防止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擴散的對話。考慮到布殊和奧巴馬執政的16年里世界上發生的一系列戰爭、政權更迭、地緣政治危機、地區緊張局勢升級,特朗普的這一步驟無疑是一項真正的突破。發展是和平的另一種說法,只有在和平與合作的條件下,才有可能實現經濟進步。可以預見,只要美國與中國和俄羅斯持續進行戰略接觸,共同討論當今世界最重要的問題,並將這種對話持續地深化下去,世界政治秩序將會得到重塑。

其二是重整世界經濟秩序。特朗普認為,美國經濟狀況日益惡化,底層民眾生活困苦。為履行競選承諾,使美國底層人民也能從世界經濟發展中受益,美國必須對當前的對外經濟關係做出重大調整。為此,他發動了一場全球範圍的貿易戰,旨在迫使各國與美國重簽協定,而中國自然成為這場貿易戰的首要目標。這一行動雖然遭到了國際社會的一致譴責,但國家利益是世界政治中最高觀念,只要有國內政治基礎,特朗普就不會輕易退卻。

其三是尋求2020年競選連任,致力於保持政治權力,以成就其政治功業。這也為特朗普未來兩年的政策目標定下了基調,增加了更多的“確定性”。

作為戰略家,特朗普總統要解決的不是某些孤立的問題,而是系統性問題。而在國際戰略層面,權力的運作非常微妙,是“可能的藝術”,最終的目標並非一蹴可致,必須一步一步地來達到。國家間利害關係極為複雜,難以預測,化敵為友、變友為敵之事隨時發生。一旦研究判斷失誤,或運作不當,就有可能變得事與願違,導致兩敗俱傷。因而總的來說,特朗普總統還是給這個世界帶來了太多的“不確定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