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赫爾辛基峰會與大國競爭

2018-08-09
2.jpg

去年12月,美國特朗普政府發佈了《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將俄羅斯與中國稱為美國的地緣政治對手及頭號安全挑戰者。在隨後的幾個月里,美國、俄羅斯和中國間政策探討的意義越發深遠。我們應當在這種大國政治背景下來評估今年7月16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和俄羅斯總統普京在芬蘭赫爾辛基舉行會談的長期影響。

首先需要探討的是赫爾辛基會談究竟取得了什麼成果。雖然美俄兩位總統曾在2017年7月於德國召開的G20峰會以及同年11月于越南召開的APEC峰會期間舉行過非正式會談,但本次會見是特朗普和普京的首次官方會見。從一開始,對於特朗普與普京在赫爾辛基面對面會談時將如何表現,大家的期望就不高。本次會見緊隨北約布魯塞爾峰會之後,峰會期間特朗普總統重蹈在安全聯盟上一意孤行的做法,抨擊北約盟友在防務問題上花費過低。然而,就在與普京會見的數小時前,特朗普總統進一步降低標準,選擇將美俄關係不佳歸咎於“美國長達數年的愚蠢與糊塗”,而不是點明這種雙邊關係觸礁其實源自俄羅斯方面一次次的越軌行為。

三周過後,我們依然不清楚這兩位總統究竟在會談的哪些具體政策議題上取得了何種顯著成果。在他們長達兩小時“一對一”的會見過程中,只有雙方的翻譯人員在場。甚至美國國家情報總監丹尼爾·科茨在本周被問到赫爾辛基峰會時也只能說:“我所處的位置讓我既無法完全理解,也不能談論赫爾辛基峰會究竟發生了什麼。”特朗普總統與普京之間的會談與6月12日他與朝鮮領導人金正恩之間的會談非常相似:都是之前大張旗鼓,之後語焉不詳。

相反,正是圍繞峰會的那些無形元素,那些象徵意義、形象與措辭,才最令人震驚。這次兩人單獨會面後召開的新聞發佈會就展示了特朗普總統在普京面前表現出的極度謙恭與私人感情。特朗普花費了更多時間攻訐民主黨人和希拉里·克林頓,而非指責普京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和敘利亞以及干涉歐洲和美國民主選舉進程上的所作所為。在關於俄羅斯是否干涉了美國2016年總統選舉的問題上,特朗普甚至拋棄本國情報機構,選擇與普京站到同一陣線。在俄羅斯2014年非法佔領屬於烏克蘭領土的克里米亞問題上,特朗普也保持了沉默,這令普京得以從服務自身國內政治目的出發,設置圍繞克里米亞問題的探討框架。

無論美國國內還是世界各地,特朗普的表現都立即引發了人們的震怒與驚訝。奧巴馬政府時期任美國中情局局長的約翰·布倫南稱,特朗普的表現“無異於叛國”。德國前駐美大使沃爾夫岡·伊申格爾也表達了與布倫南相似的觀點,並稱“歐洲真的非常害怕”。共和党參議員約翰·麥凱恩說,這是“記憶中美國總統曾做過的最丟人的事之一”。

隨着赫爾辛基峰會塵埃落定,越來越明顯的是特朗普的準備不足與缺乏明確議程令普京贏得了先機。特朗普同意與普京進行會見本身就令這位俄羅斯總統得以重歸世界大國政治舞台,令俄羅斯成為與美國平起平坐的對手。而這正是普京苦苦追求的象徵意義。

然而,除去本次峰會令人震驚的象徵意義與言辭,特朗普與普京之間良好的私人關係不太可能助推美俄關係向前發展。相反,特朗普的滑稽表現再一次在美國國會和政府內部引髮針對俄羅斯的強烈反彈。例如,7月25日美國國務卿邁克爾·蓬皮奧發佈一份官方克里米亞宣言,重申美國在克里米亞問題上的官方立場,即美國拒絕承認“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的企圖”,並承諾“該政策將一直持續到烏克蘭恢復領土完整為止”。美國眾院議長保羅·瑞恩則強調,俄羅斯“依然對我們最根本的價值觀與理念抱有敵對態度”。參議院多數黨領袖米奇·麥康諾也重申,“俄羅斯不是美國的朋友……”這些表態都顯示出,在令美俄關係正常化方面,特朗普才是自身取得這個目標的最大敵人。

在大國政治背景下,值得我們注意的還包括赫爾辛基峰會將如何影響中國與美國和俄羅斯的關係,前提是如果本次峰會能產生任何影響。對於特朗普與普京的會談,北京一直沉默不語。面對美中之間日益升級的貿易戰,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一直小心謹慎,儘力避免對特朗普的抨擊和其令人無法預判的行為反應過度。相反中國領導層似乎更着眼於長期發展,他們明白,鐵打的政府,流水的總統,特朗普的貿易保護主義世界觀或許只是曇花一現。與此同時,北京更樂於讓特朗普在普京和美國國內批評者眼中繼續扮演他的小丑角色。

從理論上講,我們可以這樣假定,特朗普對俄羅斯總統表現出的好感只是美國試圖拉攏俄羅斯、讓後者遠離中國大戰略中的一步,通過穩住一個戰略對手,美國得以抽出身來全力應對另一個戰略對手的威脅。這一戰略與尼克松總統1972年的對華政策如出一轍,當時的美國政府試圖通過與中國合作,來制衡美國的頭號冷戰對手蘇聯。唯一不同的是,現在中國與俄羅斯的國際地位發生了互換。但鑒於當今世界的地緣政治現實,這種情況雖然不是絕無可能,也是非常不現實的。

首先,當下的美國政府缺乏當年尼克松-基辛格組合的戰略權謀能力,特朗普這樣一位缺乏理性、難以控制的總統恰恰正和北京之意,他令美國的歐洲和亞洲盟友都頭痛不已。特朗普2017年1月令美國退出TPP的決定對北京來說不啻於一個巨大的戰略勝利,因為後者一直視這個連接美國與其他11個環太平洋國家的貿易協定企圖遏制中國的崛起。美國退出TPP,特朗普充滿敵意的言辭,他對多邊安全框架和經濟夥伴關係的蔑視,以及幾乎成為常態的出爾反爾政策,都令美國最親密的盟友慢慢轉向中國,期待可以從後者尋求一個更可預判、更穩定的夥伴。特朗普充滿貿易保護主義色彩的“美國優先”經濟政策也讓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得以將中國(這是多麼諷刺啊)描述為自由貿易與全球化進程的捍衛者。從這個角度來看,中國的地緣政治地位從特朗普政府獲益良多。

第二,習近平有大把理由對他與俄羅斯總統普京的關係充滿自信,因為中俄關係正處於兩國近現代史上最佳時期。普京在今年6月最近一次訪華期間,稱俄羅斯與中國的合作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習近平也稱普京是他“最好、最親密的朋友”,並向他贈送一枚新設立的友誼勳章。這兩位領導人還簽署一份聲明,同意“在當下複雜、充滿不確定性的國際環境中深化戰略互動”。

中俄還日益深化軍事和經濟領域的合作,舉行聯合軍演,承諾實行新投資項目和能源合作協議。如果眼下美俄中之間正上演一場三角外交戲碼,特朗普絕對不是那個唱主角的人。

總體來看,赫爾辛基峰會是特朗普對國際政治一以貫之套路的重要組成部分。他的世界觀令他欣賞專制主義的強人政治,他利用美國實打實的軍事和經濟實力作為槓桿控制其盟友,並對美國過去70年一直引領的自由主義國際秩序充滿蔑視。他發送的每一條推特、出席的每一場新聞發佈會、發佈的每一項政策,都令美國一步步疏遠其曾經的盟友與堅持的原則,同時也必然會無意中幫助俄羅斯和中國實現它們的修正主義目標。在這個大國競爭時代,我們不妨將赫爾辛基峰會視為莫斯科與北京取得的另一項戰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