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華盛頓不應在朝鮮問題上指責中國

2018-07-24
1.jpg

去年,美國和朝鮮都威脅要攻擊對方,這使美國人自冷戰結束以來第一次設想——無論它有多麼遙遠——核衝突的可能。看似消失了的戰爭陰影如今再度出現。

唐納德·特朗普總統敦促中國在經濟上對朝鮮施壓,這是他保持“最大壓力”戰略的組成部分。北京照辦了,雖然加大制裁是美方遊說的結果,而且反映了習近平政府對其名義盟友的失望。朝鮮蒙受了經濟損失,但始終拒絕要它放棄核武器的要求。

今年,平壤和華盛頓雙雙轉身,改為採取外交手段,這導致朝鮮與中國、韓國、美國舉行了一連串首腦會晤,與俄羅斯總統和日本首相的會晤可能也接踵而至。然而,特朗普政府最近被提醒說,不管在6月份的“特金會”上說過什麼,朝鮮都不準備簡簡單單交出它的核武器。國務卿蓬佩奧7月份的平壤之行顯然不太成功,朝鮮指責他提出“像強盜一樣”的要求。

特朗普總統不是一個自省的人,他認定北京難辭其咎。他發推文說,中國“怕是因為我們對華貿易的態度而施加了負面壓力——但願沒有!”習近平政府當然否認這種責難。中國究竟對平壤說過些什麼,至少除這兩國政府之外,人們都不得而知。正如韓國一位資深外交官告訴我的,中國人並沒有向首爾通報上一次“習金會”的情況。北京有可能設法獎勵朝鮮的談判意願,中國人還幾乎肯定與朝鮮討論過如何計劃下一步的行動。說得好聽一點,為華盛頓的利益着想並不是北京的優選項。

然而,除了自己,特朗普總統怨不得別人。畢竟,在努力爭取讓中國出手相助的時候,他曾表示可能會同中國達成一個較好的貿易協議。但從北京實施更嚴厲制裁中獲得好處後,他現在似乎把那個表態忘在了腦後。就算沒有提過交換條件,中國官員要對他決定發動代價高昂的貿易戰進行不對稱反擊,特朗普也不應感到意外。如果中美兩國政府換個位置的話,他肯定也會這麼做。

此外,美國繼續無視中國對朝鮮半島最突出的關切。首先,中國不想冒朝鮮崩潰的風險,那可能導致大規模難民潮、派系之間暴力衝突和核武器失控。其次,習近平主席與他的前任一樣,不想促成一個與美國結盟的統一的朝鮮,來作為遏制北京的基地。從中方角度看,一個依靠美國的獨立的朝鮮民主共和國並不比現在好多少。

華盛頓顯然沒有做任何事情來減輕這種擔憂。眾所周知,朝鮮曾經在冷戰期間假手蘇聯對付中國,現在它無疑也在利用中國的這種擔憂。所以,如果朝鮮威脅要去擁抱北京的最大對手,那麼中國政府對朝鮮採取更加友好的政策是很自然的。還是那句話,特朗普政府在類似情況下也會採用這樣的策略。

另外,這位美國總統似乎對金正恩願意交出核武器,或至少對他願意在多長時間內交出核武器,抱有完全不切實際的期望。如果特朗普總統看過被他傲慢廢除的伊朗核協議(顯然那是為回應沙特和以色列的壓力),他就會了解執行核不擴散需要複雜的程序。在新加坡簽署的一頁“協議”充其量是一份意向書,什麼都承諾,也什麼都沒有承諾。

尤為重要的是,朝鮮人看來有意識地設定了一個無核化順序:首先是建立信任關係,其次是確保政權的和平,第三才是棄核。這符合金正恩在峰會召開之前的說法,即如果朝鮮和美國搞好關係,並經常舉行會晤,核武器就沒有必要了。

金正恩也許沒有實現無核化的誠意。事實上,華盛頓絕大多數朝鮮問題分析家都不認為他最終會放棄核武器和核計劃。果真如此的話,那也不過說明了金正恩的理性自利:怎樣最好地保護他的政權。而這並不是中國的錯。

如果金正恩願意放棄核武器,美國對他謹慎行事就沒什麼可抱怨的了。畢竟,美國過去的所作所為無法讓金正恩相信華盛頓真正在乎他的安全——問問利比亞的卡扎菲,看他是不是喜歡核協議的結果。實際上,特朗普總統任命了一個支持對朝開戰的超級鷹派作他的國家安全顧問,他在這位官員說利比亞是朝鮮的榜樣時不置一詞,而且他還拋棄了前任總統通過談判達成的無核化協議。如果朝鮮放棄手中的牌,人們難道還有理由期待平壤得到更多的尊重么?

這種天生的不信任感可以通過建立外交、經濟和政治關係來克服,但這需要時間,一次會晤和五個小時的相處是遠遠不夠的。必須要說服金正恩相信,特朗普總統想要的是和平與穩定,而不是勝利和征服。

如果北京認為華盛頓會尊重中國的利益,那麼它更有可能去打消而不是增添朝鮮的疑慮。這也表明中韓、中美之間對朝鮮半島最終可能出現的局面進行認真探討是很有必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