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尹承德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基金會研究員

敘利亞戰亂長期化的癥結是美俄博弈

2018-04-18
5.jpg

敘利亞政府日前宣布全面收復東古塔地區,取得一次重大的軍事勝利。但政府軍並沒有消滅該地區反對派武裝的有生力量,數萬名反政府分子只是“和平”撤退至其大本營——敘利亞西北部伊德里卜省。敘利亞政府能否並何時清除全國反叛分子,從而結束持續七年之久的歷史空前慘烈的內戰,還要打一個大大的問號。

敘利亞內戰是一場美俄深度介入的代理人戰爭,也是美俄迄今唯一直接參与並對峙的地區熱戰。敘利亞戰亂不止並呈長期化的深層原因,就在於美俄在敘利亞糾纏不休的地緣博弈。

第一,兩國代理人誰勝誰負攸關美俄重大戰略利益,雙方都志在必得。對美國來說,用軍事手段除掉薩達姆和卡扎菲後,敘利亞的巴沙爾就成了美國在阿拉伯世界唯一的“刺頭”,他是美國把敘利亞變成伊拉克、利比亞一樣的親美國家以及美國獨霸中東的主要障礙。同時,敘利亞是唯一尚存的對抗以色列的前線國家,而以色列是美國在中東戰略利益的“守護者”,美國視其為最親密的盟邦,並將以色列的安全置於與美國本土安全同等的地位。因此,美國將巴沙爾視為眼中釘,必欲除之而後快。奧巴馬政府一手扶植的敘利亞反巴武裝,是敘利亞內戰的始作俑者。美國現政府繼承前任衣缽,把推翻巴沙爾和在敘利亞實現政權更迭作為既定目標。對俄羅斯來說,敘利亞是它在中東和獨聯體以外的海外唯一勢力範圍和戰略空間,俄羅斯在敘利亞塔爾圖斯港的軍事基地是其在地中海的唯一立足點。維護親俄的巴沙爾政權對俄羅斯保障國家安全和大國地位至關重要,不容有失。倒巴與保巴是美俄對敘利亞的戰略底線,雙方都難退讓。

第二,兩家在敘利亞都付出了巨大戰略成本,都不甘半途而廢前功盡棄,因而加大了介入力度。美出錢出槍出顧問,主使敘利亞的反巴沙爾勢力打了七年內戰,多次對敘利亞政府軍進行大規模空襲,花費至巨,並曾經幫助反巴沙爾武裝攻佔了敘利亞的大部分國土,使巴沙爾政權瀕於崩潰。只是由於俄羅斯的強力介入才扭轉了敘利亞戰局,使反巴沙爾武裝遭到重創,節節敗退,政府軍“起死回生”,收復了大部分失地。但美國不甘認輸,它以“反恐”“防恐”為名,在敘利亞加大了軍事投入,增派駐軍,擴建軍事基地和安全區。目前美國在敘利亞駐軍超過2000人,它還計劃在敘利亞西北邊境部署30000人的部隊,以期在敘利亞西北部即反巴沙爾武裝的控制區建立“國中國”,作為倒巴根據地。美國還在敘利亞周邊部署強大海空軍力量,隨時準備出擊。對俄羅斯來說,參與敘利亞內戰是它在其境外最大的軍事行動,參戰部隊包括志願者在內達數萬人,投入了各類最尖端攻防武器,為扭轉敘利亞戰局付出過重大代價。俄羅斯在敘利亞軍事行動佔有道義和法律優勢,更不會輕易放棄這一有利條件,停止對敘利亞的軍事介入。為鞏固和擴大戰果,在普京連任總統後,俄羅斯進一步加強了在敘利亞的軍事力量與行動,並對美國以敘利亞政府軍使用“化學武器”為名準備對敘利亞發動新的大規模打擊威脅提出嚴厲警告。美國不甘居下風,俄羅斯要擴大戰果,雙方通過代理人的爭鬥難有窮期。

第三,美俄雙方既不願退讓,又不願迎頭相撞,博弈對峙僵局難解。圍繞巴沙爾命運的敘利亞問題有三種可能的解決前景:一是巴沙爾勝出,其政權得以維持,或巴沙爾名義上下台,敘利亞組建親俄聯合政府,即沒有巴沙爾的巴沙爾政府;二是反巴勢力勝出,由其取代巴沙爾政權,或組建親美聯合政府;三是巴沙爾下台,成立對美俄都友好的中立政府。前兩種前景分別違逆美俄戰略目標,雙方都不會接受。至於第三種前景,由於美國及其盟友的整體力量和影響相比俄羅斯占明顯優勢,所謂中立的敘利亞政府最終可能會倒向美國與西方,對此美國能接受,但俄羅斯難以接受。雙方在戰場上得不到的東西,在談判桌上也難以得到。美俄直接參与敘利亞內戰,但雙方都表示不願也竭力迴避彼此兵戎相見,因為雙方都難以承受由此帶來的嚴重後果。所以,美俄在敘利亞的對立對峙將持續下去。

第四,雙方盟友的影響。美俄不是孤家寡人,而是與其他國家或勢力組成集團參與敘利亞內戰。美國領導的集團包括歐洲盟國、沙特等海灣國家和以色列,俄羅斯領導的陣營除敘利亞以外,還有伊朗和黎巴嫩真主黨。土耳其本是美國盟國,後來倒向俄羅斯。兩大集團的成員在敘利亞有自己的利益考量,對美俄有自己的政策態度,在相關重大問題上,美俄須顧及它們的利益與政策訴求,不能完全獨斷專行。這增加了敘利亞問題解決的難度,可能拖長其戰爭進程。

解鈴還須繫鈴人。解決敘利亞問題,結束敘利亞內戰,鑰匙掌握在外部強權手中。關鍵是美俄要停止在敘利亞的地緣政治博弈,尊重敘利亞的獨立、主權和領土完整,讓敘利亞人民自己決定本國的發展道路、政治制度、政權機構。特朗普總統日前表示,美國在敘利亞的軍事行動“耗費巨大”,“一無所得”,希望儘快從敘利亞撤出美軍。果能如此,將為各方根據聯合國決議實施停火,並在聯合國主持下重開談判,尋求敘利亞問題的公平合理和平解決創造有利條件。這也是美國在敘利亞止損的明智選擇。否則,敘利亞戰亂悲劇難以止息,美國也將付出更加沉重的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