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南北朝鮮關係解凍能否阻止一場新的戰爭?

2018-03-05
S5.jpg

最近,韓國與朝鮮緊張關係的緩和是顯而易見的。在氣氛友好的冬奧會上這種和解尤其明顯。平壤不僅派出人馬參加比賽,在開幕式上與韓國隊舉着特製的統一隊旗共同入場,而且,朝鮮獨裁者金正恩的胞妹金與正還作為貴賓坐進了政要們的包廂。冬奧會期間,朝鮮政府邀請韓國總統文在寅訪問平壤,目前雙方有望舉行會談,重啟開城的合資經濟綜合體。甚至在冬奧會前,由於文在寅試圖化解半島令人不安的緊張態勢,朝韓關係已經明顯升溫。

中國和其他國家對朝韓關係解凍表示歡迎,並希望它為逐漸減少戰爭危險打下基礎。遺憾的是,改善朝韓關係對解決當前朝鮮危機的核心問題作用有限。這個核心問題就是美國和朝鮮因為後者的核與彈道導彈計劃而僵持不下。此外,特朗普政府似乎並不完全樂見兩個朝鮮之間萌生和解。副總統邁克·彭斯在奧運開幕式上誇張地冷落金與正,雖然她只坐在離他三英尺遠的地方。美國政府表示願意考慮參加同朝鮮的初步對話,然而,沒有跡象表明美國有這個興趣。

的確,華盛頓似乎堅持對朝鮮的核導野心保持不妥協立場。美國特使尹汝尚在2月初重申,所有選項(暗指包括軍事力量)依然有效,儘管他也的確表示,和平選項還沒到山窮水盡的地步。更不祥的是,美國國會一位資深議員聲稱,國務卿雷克斯·蒂勒森可能只剩下八到十個月時間通過外交途徑解決朝鮮危機。

關鍵是,決定對朝鮮是戰是和的,是華盛頓而不是首爾。韓國領導人要麼是無視現實,要麼是拒絕承認其潛在的可怕影響。文在寅總統堅稱,他的政府對華盛頓打擊朝鮮的決定有“絕對否決權”。如果他相信這一點,那他未免太過天真。

美國現政府明確表示,一個擁核且依賴威懾政策的朝鮮是不能被接受的。出於對美國發動政權更迭戰爭的歷史前科的忌憚,朝鮮擺明無意放棄日益龐大的核武庫,並認為它是確保政權生存的唯一可靠威懾力量。很難想像這種不可調和的立場怎樣以和平的方式解決。

平壤的核能力,以及導彈射程的增加,加劇了華盛頓的不安。眼下專家估計,美國西海岸城市已經處於朝鮮的打擊範圍內,幾年甚至幾個月之後,整個美國本土也會在打擊範圍內。特朗普政府官員和其他多數美國人都認為這樣的前景是無法忍受的,美國領導人很可能在朝鮮威脅到這一點之前採取果斷行動。

任何美國使用武力的決定,都是基於它認為有必要擊退給美國人民安全帶來的致命威脅。韓國人的福祉最多是次要的考慮。頗有影響力的美國參議員林賽·格雷厄姆說得非常明白。他表示支持打擊朝鮮,以阻止朝鮮發展可以打擊美國本土的導彈能力,哪怕由此發起的預防性攻擊讓韓國和其他地區國家付出巨大代價。格雷厄姆在接受NBC採訪時表示:“這很可怕,但戰爭會(在韓國)結束,不會發生在這裡。”

他的立場不是沒有先例。美國在1994年的時候幾乎就要採取大刀闊斧的行動,當時有證據表明平壤正在為核武器項目提取鈈。比爾·克林頓總統在他的回憶錄中表示:“我決定阻止朝鮮發展核武庫,即使要冒戰爭風險。”國防部長威廉·佩里後來證實,當時政府考慮對朝鮮的初級核設施實施“外科手術式”打擊。

幸運的是,前總統吉米·卡特說服克林頓,由他與朝鮮領導人金日成舉行會談,以和平解決危機。但那真是千鈞一髮,而且,克林頓和他的顧問從來沒有暗示過,韓國的願望對華盛頓發起空襲的決定會產生什麼重要影響。首爾當然不會對美國的政策有否決權。

特朗普總統更加不可能優先考慮韓國的利益或願望。如果華盛頓決定發動軍事打擊,解除金正恩給美國安全帶來的核導威脅,沒有跡象表明首爾能否決這一決定,雖說文在寅是這樣假設的。《國家利益》主編哈里·卡扎尼斯說的沒錯,他認為,朝韓對話和冬奧會的友好氛圍不過是小插曲和為了讓人分神,這些事態的發展並未改變平壤的戰略野心或它在核與彈道導彈問題上的舉止。朝韓友善的大秀也不會緩解華盛頓對朝鮮日益增長的威脅、包括對美國本土威脅的擔憂。

美國依然可以讓朝鮮半島及附近地區免受滅頂之災,但華盛頓必須接受北京多年來一直推動的建議:美朝不設先決條件進行內容廣泛的談判。這一談判議程既要包括朝鮮的核與導彈計劃,也要包括解除美國和國際社會的經濟制裁、就簽署條約正式結束半島戰爭狀態進行談判、美朝建交、結束美韓一年一度的聯合軍演、美國軍隊逐步撤出韓國。中國促成這種雙邊談判的努力是建設性的,但沒有跡象表明特朗普政府會遵循北京的建議。

人們希望避免戰爭,但形勢不容樂觀。韓國可能發現,依賴一個遙遠的大國提供安全保護,本身就帶有潛在的悲劇性缺陷。對韓國的未來作出重大決定的將是華盛頓,而不是首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