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特朗普 南海問題 全球治理 朝核問題 中美貿易 中印關係 人民幣匯率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特朗普政府南海政策逐漸成形

2018-02-02
S2.jpg

貫穿其執政第一年,貿易戰威脅和朝鮮半島危機在很大程度上定義了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的亞洲政策。其結果就是,其他熱點問題,尤其是南海問題,幾乎從美國外交雷達上消失了蹤跡。

北京似乎尋求與華盛頓達成一筆大交易,它要求美國從南海附近水域撤離,以換取其在朝鮮問題上的合作。然而可以明確的是,中國成功地在爭議水域達成了自身目的,而幾乎沒有受到任何戰略懲罰。

在特朗普執政期間,北京已經在南海爭議島礁上重新獲取了29萬平方米的面積,同時在其修建的人工島上部署愈發精密的軍事設施。在很多方面,2017年對於中國來說都不愧為充滿“建設性”的一年。漸漸地,越來越多的國家,尤其是東南亞國家,開始思考美國戰略放棄的可能性。菲律賓等小國則開始擁抱“戰略宿命論”,逐步開始選擇接受北京的條件。

然而最近幾周,華盛頓一直在加大努力阻止中國在南海的海上野心。五角大樓加速在南海推動“航行自由行動”,同時派出國防部長詹姆斯·馬蒂斯出訪關鍵東南亞夥伴國家。隨着中國日益成為美國的頭號國家安全顧慮,越來越多的跡象顯示特朗普政府的南海政策終於開始成形。

劃線

在最新發佈的《國防戰略報告》中,美國國防部門公開將北京形容為“戰略競爭對手”,稱其意圖“利用掠奪性經濟威脅鄰國,同時將南海島礁軍事化”。這份文件公開指責北京“在短期內尋求主導印度太平洋地區,試圖取代美國,並在未來達到全球領先地位”。

《國防戰略報告》大體上符合并反應了特朗普政府在早些時候發佈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中持有的“中國懷疑論”的基本戰略態度。在這份報告中,中國的海上野心是關注的焦點所在。《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形容中國“努力在南海修建軍事前沿,將其軍事化”,這“危及貿易的自由流動,威脅其他國家的主權”,而這又將反過來“損害地區穩定”。這份報告指責北京“發動快速軍事現代化運動,旨在限制美國進入該地區的通道,從而令中國可以在該地區更加為所欲為”。

根據特朗普政府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中國的主導地位存在着損害印太地區很多國家主權的風險”。因此,美國在該地區的夥伴和盟友們“正在呼籲美國繼續扮演領導者角色,共同努力維護尊重主權和獨立的地區秩序”。

這兩份重要文件更深遠的影響在於,它們顯示出大國對抗現在已經成為美國外交政策的決定性主題。這種新情況正在南海地區清晰地上演,在那裡中美競爭的特性一覽無餘。

在執政第二年里,特朗普政府正瞄準中國,發動美國地區盟友來對抗亞洲最強大的修正主義勢力。我們應當在這樣一個背景下去理解美國最新在斯卡伯勒淺灘(黃岩島)進行的“航行自由行動”(FONOP),以及國防部長詹姆斯·馬蒂斯對東南亞國家的訪問。

美國介入

美國海軍以向中國釋放強烈信號開啟了新的一年。“霍珀”號導彈驅逐艦於1月17日駛入中國控制的斯卡伯勒淺灘12海裏海域內。這可謂華盛頓到目前為止發出的挑戰中國佔領南海戰略地物的最強有力信號。

美國盟友菲律賓是斯卡伯勒淺灘的聲索國之一。該爭議海灘位於菲律賓200海里專屬經濟區以內。現在人們越來越擔心,不久中國就將加速推進對爭議島礁的收回,並最終在上面部署軍事設施,而這將把菲律賓北部的呂宋島置於中國瞄準器之內。

斯卡伯勒淺灘是北京計劃的南海中心“戰略三角”最後一塊缺失的拼圖。該三角地帶把中國北起西沙群島、南到南沙群島的廣闊軍事基地網連接在一起。建立這樣一個三角地帶是中國在世界最重要海上通道之一有效地控制一個專屬區域——更正式的名稱是防空識別區——的必要條件。

此外,斯卡伯勒淺灘距蘇比克海軍基地和克拉克空軍基地僅100海里,這兩者對美軍過去一個世紀內在該地區投射軍事實力極其關鍵。無論對於五角大樓還是菲律賓國防部門而言,中國未來在斯卡伯勒淺灘進行開墾和軍事化活動,都是不可跨越的紅線。

最新一次“航行自由行動”幾天之後,美國國防部長就出訪了印度尼西亞和越南,這是美國的兩個戰略夥伴,而這兩國一直在抵抗中國在南海的擴張行動。這次出訪是美國精心策劃的,是發動主要地區盟友遏制北京海上野心的努力。

在印度尼西亞,馬蒂斯將軍稱這個東南亞國家是“印太地區的海上支點”。他同時出言維護雅加達把北京聲稱擁有主權的納土納群島海域重新命名為“北納土納海”的決定。雅加達公開拒絕承認北京所謂自古以來就對印尼北部海域擁有主權,在那裡,中國的“九段線”與能源儲量豐富的納土納群島附近海域重合。出訪印尼期間,馬蒂斯推動雙方深化海上安全合作,同時強調美國將對其地區夥伴提供區域監控支援。

美國國防部長在出訪越南期間也發表了類似言論,而越南歡迎這個超級大國成為制衡中國不可或缺的力量。馬蒂斯表示,一艘美國航母將首次造訪越南,這凸顯了美越兩國在南海緊張態勢升級的情況下日益發展的雙邊戰略關係。這也可以被視為特朗普開啟了自己的“重返亞洲”戰略,其重點是愈發著重於遏制中國在該地區收復失地的姿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