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朝鮮問題 貿易戰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杜特爾特對華關係處於全盛期

2017-05-31

“迄今,我只想對中國伸以援手表示誠摯感謝,”在前往北京參加5月14日開幕的“一帶一路”高峰論壇前夕,菲律賓總統羅德里格·杜特爾特如此說道,“有一件事非常確定,中國誠心誠意地想幫助我們。”

S3.jpg

在他一年內第二次對北京的正式訪問期間,杜特爾特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舉行了正式會晤,兩個鄰國再次確認其超越南海糾紛、聚焦共同關注領域的承諾。可以說,這和此前(2012-2016)完全不同,在一場全面外交危機中,當時的菲律賓總統貝尼尼奧·阿基諾三世未能與中國高層官員舉行過一場雙邊峰會。

數天後,菲律賓和中國在貴陽舉行了雙邊磋商機制(BCM)第一次會議,隨着雙邊關係快速發展,兩國正式重啟此前受挫的機制性對話。在會議期間,雙方試圖就各自紅線和不能妥協的議題進行溝通,鑒於雙方在南海仲裁案上的深刻分歧,這是一項相當棘手的任務。

曾長期擔任駐北京記者的菲律賓駐華大使何塞·羅馬納試圖實現微妙的平衡,他表示菲律賓會在“適當的時候”提及仲裁案,但目前的焦點是和中國關係的正常化。對杜特爾特政府來說,經濟在其對華務實考量中處於中心地位。

這就是為什麼杜特爾特在和中國領導人的最近一次會晤期間明確表示,他不會提起敏感的雙邊議題。為了證明其對中國務實策略的合理性,杜特爾特甚至稱,如果菲律賓一味堅持仲裁結果並在南海問題上拒絕外交妥協,中國將威脅發動戰爭(中國和菲律賓外交部都淡化了這一說法)。

雖然面臨來自防務部門的抵觸,但為了改善菲律賓的基礎設施,這位菲律賓領導人仍銳意強化和中國的雙邊關係。

為了贏得中國的信任,杜特爾特在多邊舞台上積極袒護北京。在不久前於馬尼拉結束的東盟峰會上,越南等地區國家希望在聯合聲明中加入中國在南沙群島的造島行動和在人工島上部署軍事設施的內容,但作為輪值主席的杜特爾特否決了這一要求。

據稱,馬來西亞和汶萊等其他國家和河內懷有相似擔憂,它們都對近年來南海爭端的快速軍事化感到憂慮。在峰會之前,印度尼西亞總統佐科·維多多重申為何“南海是我們必須立刻解決的議題之一”,他敦促東盟在這一議題上採取“共同立場”。

不過,在杜特爾特領導下,東盟不僅未能提及菲律賓仲裁案,甚至避免提及中國的造島舉動和爭端的軍事化。在去年老撾擔任輪值主席國時東盟聯合聲明中的“嚴重關切”的說法也消失了。

“你們的總統已經確定了結果,”一位地區外交官(很可能來自越南)告訴菲律賓媒體,“一些人對事情的轉變感到很沮喪。”杜特爾特對中國的公然讓步超出了雙邊和多邊外交領域。令中國高興的是,菲律賓還降級了和其唯一條約盟友美國的軍事合作。例如,最新的年度菲美聯合軍事演習完全迴避了在南海的模擬戰爭,而是在爭議海域數千公里之外進行人道主義援助和災難救援演習。

作為這些外交和戰略讓步的交換,杜特爾特希望中國成為菲律賓國家發展的關鍵夥伴。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尤其引起菲律賓關注。為實現將中國工業中心地帶通過龐大的港口、鐵路和高速公路網與西歐直接連接起來的願景,北京成立了初始資金達400億美元的絲路基金,以及能提供另外500億美元的中國領銜的亞投行。

在北京舉行的“一帶一路”高峰論壇期間,習近平承諾增資1130億美元,中國國家開發銀行和中國進出口銀行預計將提供未來數十年1.3萬億美元投資中的很大一部分。與中國經濟互相依存度相對較低的菲律賓有志於和馬來西亞、泰國、印度尼西亞等其他國家一起吸引大筆中國投資。

按照近期啟動的“杜特爾特經濟”倡議,馬尼拉希望在未來五年內投資1670億美元來翻修菲律賓公共基礎設施。日本和中國預計將成為關鍵合作夥伴。北京已經同意參與12個重大基礎設施項目,總價達44億美元。

在“一帶一路”峰會間隙,北京試圖通過提供5億美元軍火交易貸款來取悅偏向美國的菲律賓防務部門,這反映出北京大規模海外投資計劃(尤其是在菲律賓這樣的戰略國家)背後更大的地緣政治考量。總體來說,杜特爾特和中國的關係正處於全盛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