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美中關係2015:營造新勢頭

2015-01-05

經過幾年搖擺和下滑,美中關係2014年底出現改善。11月北京首腦會晤不但取得許多重大和具體成果,更重要的是(至少暫時)穩定了兩國關係,並創造了更為積極的氛圍。最近結束的兩國商貿聯委會(JCCT)更進一步加強了雙邊關係。

因此,新一年裡的中心任務,是營造新勢頭,鞏固兩國關係基礎,建立戰略互信,並在共同關心的全球事務上合作(或並行)。

我們希望奧習會晤後出現的新穩定和新勢頭不是暫時的(像2011年奧巴馬和胡錦濤會晤後那樣)。這需要雙方艱苦工作並持續努力,充分利用11月北京峰會取得的新成果。

或許離我們最近,並能給兩國關係帶來巨大推動的機會,是儘早完成雙邊投資協定。今年早期,兩國政府將交換列出禁止外國投資領域的“負面清單”。事實上,存在這樣的領域在所難免,重要的是會有哪些領域,以及雙方能否協調。這或許是近20年前的中國入世談判之後,美中關係當中的最艱苦談判,但它不必像WTO談判那樣拖拉,而是有望儘快高效地取得成果。兩國都會從雙邊投資進一步開放中得到巨大利益。

今年的議程還包括跨太平洋夥伴關係(TPP)。當然,中國沒有參加這個談判,但如果談判圓滿完成,TPP正式啟動,中國會有強烈動機順應並遵循它的標準,而且恰好,中國也在實施自己的亞太自由貿易區構想(習近平在APEC提出的倡議)。和14年前加入WTO一樣,加入TPP會對中國經濟產生積極的全局性影響,也會衝擊許多根深蒂固的體制性利益(特別是金融和國企部門,以及能源、交通和電信部門)。在這些部門,中國經濟基本上是封閉和保護性的。加入TPP,並與TPP即將確立的高標準(以及開放)同步,將對上述部門產生巨大震動。中國要想實現三中全會的經濟目標,這種震動恰恰是必需的。

繼續深化軍事交流也是今年的重要議程。2013和2014年,我們見證了25年來最廣泛最深入的兩軍交流,這是應該被寄予厚望的新投資。對美國而言,有必要修改或取消2000年國防授權法。該法案對五角大樓在與解放軍交流時能做什麼不能做什麼,作了許多限制。在兩國戰略互動中,美國和中國軍隊始終處於核心位置,必須盡一切努力深化兩國軍隊的互動與溝通。

今年日程上第三個重要內容,是在一系列所謂“全球治理”問題上打造務實合作,這其中包括反恐、打擊海盜、氣候變化、海上安全、經濟穩定、能源安全、糧食安全以及設立網絡行為全球準則。不管華盛頓和北京是共同處理這些問題,還是為同一目標各自行動,這種合作對應對國際性挑戰都至關重要。迄今為止,中國仍非常不情願與美國在這類全球治理問題上公開合作(儘管美國政府過去十年一直試圖爭取北京的合作),但現在合作的可行性似乎加大,因為習近平主席親自表態支持中國在全球治理方面開展更多“積極外交”。作為世界第二大國,中國需要更多全面參與全球治理,使貢獻達到與其巨大能力相稱的水平。搭順風車,或者有選擇地參與,已經不夠了。2015年,中國外交需要大大增加和改進它對全球治理的貢獻。

最後,奧巴馬總統已到任期最後兩年,而且在參眾兩院面對共和黨多數,他可能越來越被中國政府(及其他國家)當成“跛腳鴨”。這或許是事實,但如果不藉著2014年11月在北京營造的勢頭與奧巴馬政府合作,拓展中美關係的“合作領域”(雙邊、地區和全球),那將是一個錯誤。如果奧巴馬總統的繼任者繼承一個穩定而儘力合作的關係,那麼他或她的工作就會容易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