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全球治理 COVID-19 氣候變化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張茉楠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美歐所首席研究員

入世20年:中國不再是被動履約者

2021-12-30

2001年12月11日,經歷長達15年的“復關”和“入世”談判,中國正式成為世界貿易組織(WTO)第143位成員。“入世”是中國經濟社會發展和改革開放進程中具有里程碑式意義的重大事件,更是加速經濟全球化進程、改寫世界經濟格局的重要轉折點。

中國既是多邊貿易體制受益方,更是多邊貿易體制的最大貢獻者。入世以來,中國經濟與世界經濟融合發展,對世界經濟貢獻度年均超過30%,成為促進世界經濟發展的重要引擎,而中國也正走出一條從被動地“履約式開放”到主動地“規則和制度型開放”的道路。20年來,中國確立了以法律和規章為基礎、透明和可預測、與WTO規則高度接軌的對外貿易新體制,按期或提前完成了入世時做出的承諾,並在WT0減讓基礎上進一步擴大開放。中國如期按入世承諾修改法律法規,建立起了符合WTO規則要求的經濟貿易體制。

中國在關稅政策、貿易便利性、開放程度以及法律法規等領域的改革成效顯著。以入世簽訂的《中國加入議定書》和《中國加入工作組報告書》兩個法律文本為標準,中國不僅完全履行而且超額完成入世承諾。在關稅承諾和貿易便利化承諾方面,中國大幅削減進口環節制度性成本,關稅總水平不斷降低,貨物關稅水平由2001年的15.3%大幅下降至7.4%,遠低於發展中國家平均關稅水平(15%),農產品市場平均稅率由23.2%降至15.2%,約為世界農產品平均關稅的1/4,稅率已接近發達國家、發達市場成員的對外開放水平。

在服務貿易領域,中國不斷修改完善一系列進一步對外開放的法規和規章,服務貿易領域的承諾得到落實,市場准入大幅放寬。入世時,中國承諾開放9大類100個分部門,目前已在不同程度上開放到120多個部門,包括穩步擴大金融業開放,深化農業、採礦業、製造業開放,加快研發、電信、空運、教育、醫療、文化等領域開放進程,其開放程度已接近發達成員平均水平。

入世的20年是中國全面融入世界多邊規則體系的20年,也是中國從被動的規則接受者轉向主動的規則塑造者的20年。對內,中國積極推進國內規則、規制、標準等與國際對接。十八大以來中國圍繞對接高標準國際規則出台了大量政策,包括調整規範產業補貼政策,清理外資企業和內資企業的差別待遇政策,深化政府採購改革。特別是面對新一輪全球規則競爭的壓力,中國主動通過推進自由貿易試驗區、自由貿易港建設,在擴大開放上邁出新步伐。例如,在海南自由貿易港加快探索實行外商投資准入負面清單與跨境服務貿易負面清單的一體化管理。

對外,中國積極發起和參與區域經貿協定談判,為雙邊、區域經貿規則的形成和發展做出突出貢獻。截至2021年11月,中國已簽署21個自由貿易協定(含升級協定)。中國還積极參与完善國際經貿規則,與更多經濟體簽署高標準自由貿易協定,如積極推動簽署《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和中歐全面投資協定,提出加入《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CPTPP)、《數字經濟夥伴關係協定》(DEPA)等,凸顯了中國以更大力度倒逼國內改革、全面擴大開放的堅定決心。

近年來,中國堅定維護以WTO為基石的多邊貿易體制,踐行真正的多邊主義的責任與擔當,不僅積極推動WTO改革,發佈《關於世界貿易組織改革的立場文件》、《中國關於世貿組織改革的建議文件》等改革文件,還加快推動開放式諸邊談判。例如,作為主要推動方,中國牽頭髮起投資便利化的開放式諸邊談判,並在WTO收穫廣泛支持,為加強多邊貿易體制貢獻了中國方案。近期,中方還聯合各方發起WTO下的服務貿易談判,並最終與WTO的67個成員共同發表《關於完成服務貿易國內規制談判的宣言》。新修訂的服務減讓表將按照最惠國待遇適用於所有WTO成員。

然而,在世界政經大變局背景下,新一輪WTO改革依然舉步維艱,不僅現有決策機制未能解決發達成員與發展中成員之間不平等問題,作為WTO核心支柱之一的爭端解決機制還由於美方持續阻撓上訴機構大法官遴選而陷於停擺,對多邊貿易體製造成沉重打擊。因此,如何讓WTO談判職能重新恢復活力,打破上訴機構停擺僵局,恢復爭端解決機制正常運作已成當務之急。作為負責任的大國,中國不僅要從自身利益考慮,還要從更宏觀視角去思考、設計和推動WTO機制改革,支持在特定議題下進一步開展諸邊協定談判,為多邊貿易體制改革注入更加積極穩定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