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儘管有貿易戰,但美國未將中國列為貨幣操縱國

2018-10-25
3.jpg

唐納德·特朗普當選總統後有一個著名的誓言,那就是,他會在進入白宮的第一天把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650天和四個半年一度的報告周期已經過去,特朗普總統還沒有兌現這一承諾。理由是充分的。人民幣沒有被低估,相反,它在外匯市場上的交易價格最近得到IMF的認可,認為與經濟基本面大致相符。即使按照美國財政部的匯率操縱與失調標準(美國的要求比IMF低),中國也不是“匯率操縱國”。而且實際上,按照財政部自己的客觀判定標準,與前五個報告周期一樣,中國甚至不應該被列入財政部的“監測名單”。

10月17日,就在唐納德·特朗普依照301條款單方面非法對中國徵收關稅整整三個月之際,美國財政部發佈了最新版《主要貿易夥伴宏觀經濟與外匯政策》半年度評估報告。按美國財政部的判定標準,一個外國貿易夥伴如果符合三個條件,就將被視為為獲取國際貿易競爭優勢而採取了不公平匯率行為。所謂三個條件,第一是對美國的貿易順差超過200億美元,這說明了重要性;第二是經常賬戶盈餘超過該國GDP的3%,這說明了實質性;第三是過去12個月內多次購入外匯的凈額達到該國GDP的2%或者更多,這說明了持續單方面干預的違法性。

貿易夥伴如果符合所有三個標準,就會面臨美國附帶實質性處罰的“增進雙邊接觸”。貿易夥伴如果只符合三個標準中的兩個,就會被列入“監測名單”,受到嚴密監視。

根據最新的匯率報告,中國的經常賬戶盈餘僅為其GDP的0.5%,與2007年接近GDP的10%峰值相比已有極大改善。這樣的盈餘就其本身而言沒有實質意義。順帶提一句,中國的經常賬戶盈餘遠遠小於其他東亞經濟體,日本、韓國和台灣的盈餘佔GDP的比重都是中國的好幾倍。接下來,儘管人民幣匯率從特朗普7月份實施關稅以來已經下跌7%,但中國人民銀行對外匯市場的凈干預基本上是中性的,因此並不存在持續單方面干預的證據。要說明的是,人民幣的真實有效匯率仍比它20年平均水平高20%以上,更比2005年7月高40%。最後,中國對美商品貿易順差在過去四個季度達到3900億美元,遠遠超過200億美元門檻,因此才被判定為意義重大。

由於只符合三個條件當中的一個,所以北京本不該被列入“監測名單”。但是,與特朗普政府先前發佈的報告一樣,中國是因為它“在美國整體貿易逆差中佔有不成比例的份額”而被列入了“監測名單”。

不過,應該承認財長史蒂夫·姆努欽在財政部就匯率問題所發揮的領導作用。相對於各個經濟行政部門(商務部、國家經濟委員會、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貿易和製造業政策辦公室),財政部在政府對華貿易技術戰中扮演了最小的不負責任的角色。指導判定“操縱”標準的評估因素(200億美元對美貿易順差,經常賬戶盈餘相當於GDP的3%,購入外匯凈額超過GDP的2%)是由巴拉克·奧巴馬的財政部高級官員設計的。鑒於特朗普政府痴迷於“否定奧巴馬的一切”,財長姆努欽大可以在其中做手腳,找理由順勢把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或者為2019年春季報告給中國貼上“匯率操縱國”標籤做準備)。

更惡劣的話,他還可以借用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的污點劇本,在沒有證實北京對美國與匯率相關的國際法律權利有任何違規行為的情況下,建議對中國徵收反補貼稅,以抵消近期人民幣(在市場驅動下)貶值而對中國出口形成的“補貼”。要知道,這些關稅違反了WTO的《補貼與反補貼措施協議》。一國貨幣的幣值不能被當成違禁品,並且被看作是抵消出口補貼。然而,遵守國際經濟條約法規並非本屆政府的強項。公然違背WTO最重要的兩個條款並沒有阻止貿易代表萊特希澤推薦(並且特朗普總統實施)301條款關稅。目前關稅已經覆蓋到2500億美元的雙邊貿易。

在這兩方面,財長姆努欽都證明他比整個白宮經濟團隊更有原則、更正直。

8月下旬,溫文而雅的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斷然排除了中國接受第二個“廣場協議”的可能,它將類似於上世紀80年代中期強加給日本的協議。1985年9月的“廣場協議”使日元對美元匯率從242日元飆升至1988年的120日元。再寬泛說,日元兌美元從“廣場協議”簽訂時的242日元,上升到了1995年4月的81日元。可是,日元升值並沒有糾正美日之間巨大的貿易失衡,反而促使日本經濟陷入停滯和通縮。更糟糕的是,在美國貿易談判代表試圖把令人不快的市場開放強加給東京的時候,威脅讓日元升值成為他們工具包中一個順手的工具。無疑,中國人民銀行汲取了日本銀行的慘痛教訓,即不能(為了貿易再平衡)讓國際匯率協調優先於國內的貨幣與金融穩定。美國不應指望用第二個“廣場協議”來補救它對中國的貿易失衡。

令人欣慰的是,在一個固步自封於80年代的亞洲政策,並且似乎決心重拾當年那種不合時宜的貿易執法工具包的政府內部,還存在着理智和理性的聲音。唐納德·特朗普在2018年4月發起多邊貿易戰,可能沒有比現在給中國貼上“貨幣操縱國”標籤並對中國進口商品徵收額外關稅更好的時機了。所幸這一切並沒有發生,在很大程度上,這要歸功於財長姆努欽和他在財政部的高級班子。至少未來六個月內,貿易戰不會擴大到匯率戰場。到那時,希望特朗普總統和習近平主席能為擺脫相互破壞的貿易與技術政策之爭找到一條新的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