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馮仲平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副院長

客觀清醒看待中美歐聯動

2018-08-07
1.jpg
歐盟主席讓-克洛德·容克和唐納德·特朗普。

美國總統特朗普和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7月25日在白宮的會談,以及之後雙方發表的共同聲明,不僅在大西洋兩岸的歐美本身,而且在中國引起了人們極大的關注。自美國特朗普政府分別對中國和歐盟發動貿易戰以來,美、歐、中這三個世界上最大經濟體之間的貿易關係就呈現出嚴重緊張局面。在此緊要關頭,歐美想達成以及會達成何種貿易協定,無疑是人們最關心的問題。

歐美是盟友關係,因此不少人低估了歐美之間達成一項貿易協定的難度。而事實是,特朗普與容克的會談,僅是給有可能進一步升級的歐美貿易戰起到了降溫的作用。自6月1日美國宣布對歐盟出口到美國的鋼鋁產品徵收高額關稅,以及同月22日歐盟做出反擊宣布對價值28億歐元(33億美元)的美國產品加征關稅後,特朗普便威脅將對歐盟出口到美國的汽車徵收高達20%的關稅。顯然,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到訪美國的一個主要任務就是設法阻止貿易戰升級。從這個意義上講,容克的目的達到了。但雙方的貿易戰並未就此停火。至於共同聲明中所說的雙方致力於實現零關稅、零非關稅壁壘、非汽車工業產品零補貼的所謂“三零目標”,不僅不現實,而且前景也不確定。

之所以不現實,是因為歐美雖然是盟友關係,但也是同屬發達經濟體、GDP旗鼓相當的兩大世界級經濟體,彼此利益競爭一直十分激烈。在奧巴馬時期雙方曾努力達成一個雄心勃勃的貿易與投資協定(TTIP)或自貿協定,談判經歷四年之久,但由於雙方均不願在一些重要領域做出讓步而未能取得成功。特朗普上台後力推“美國優先”,美歐經貿競爭和衝突不僅沒有減少反而進一步加劇。特朗普不僅將TTIP打入冷宮,而且將歐盟直接稱為美國的貿易“敵人”、“經濟競爭對手”。因此,即使雙方有意願也很難實現建立跨大西洋自貿區的目標。事實上,法國總統馬克龍已經在容克和特朗普會面後第一時間表明了法國反對在現有情況下歐美舉行貿易談判的態度。馬克龍堅持歐美談判的前提必須是美國取消對歐盟鋼鋁徵收高額關稅。用法國財政部長布魯諾•勒梅爾的話講,法國“拒絕被美國拿槍頂着腦袋談判”。

之所以前景不確定,是因為很多歐洲國家認為特朗普出爾反爾、變化無常,共同聲明不足為信。如英國《衛報》直言:特朗普自己已經多次證明,他根本就不是一個可靠的談判對象。該報以今年5月中美貿易談判為例,指出當時美國兩次宣稱和中國達成了貿易協議,結果又都被特朗普親手廢掉。

由於特朗普上台後歐美分歧增大,中國與歐盟均表現出了加強合作的意願。鑒於中、美、歐分別為世界上最大的經濟體之一,三方如何互動自然在國際上引起了很大關注,包括“歐美聯手對付中國”、“中歐建立反美統一戰線”等各種說法充斥中外媒體。還有一些評論認為繼歐日簽署經濟夥伴協定之後,歐美一旦達成自貿協定,就會出現“西方共同聯手圍堵中國”的局勢。

對於上述說法中國需要保持清醒頭腦,輿論界尤其不能跟風炒作。事實上,中歐美關係遠比人們想像的複雜。首先要看到,儘管歐洲對美國進行了自衛反擊式貿易報復,但歐洲停戰的願望很強烈。不過歐洲不會輕易繳械投降,因為歐盟及其成員國在貿易上與特朗普政府具有根本性分歧。歐盟將基於規則的多邊主義視為生命線,因而堅定捍衛WTO,主張各國之間的貿易糾紛應通過也只能通過WTO來解決。而特朗普的政策主張和實踐與歐盟可謂大相徑庭。在維護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這一點上,中歐顯然具有共同利益,事實上雙方不僅在貿易領域,而且在氣候、伊朗核問題等方面也已經展開了協調和合作。同時,中國支持歐洲一體化,而特朗普對歐盟這樣一個多邊組織則抱有近乎本能的敵意。這一點也有利於中歐在國際上開展合作。但另一方面也一定要清楚,雖然歐美矛盾很大,特朗普不斷對北約歐洲成員國不願在軍費上花錢進行猛烈攻擊,但北約作為維繫歐美政治軍事同盟的組織不會解散。對於中國來說,可能更為重要的是,歐盟對中國經貿上的不滿與指責,與美國具有很大相同性。而27日共同聲明中關於歐美要攜手應對包括“盜竊知識產權、強制技術轉移、行業補助、國企對市場的擾亂行為以及產能過剩”等不公平貿易行為的表述,也被廣泛認為是暗指中國。總之,中美歐關係出現聯動是一個客觀事實,重要的是要對三者之間的共同點和分歧保持清醒的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