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徐洪才 中國政策科學研究會經濟政策委員會副主任、經濟學博士、教授

建立G20秘書處與「5+1」宏觀經濟政策協調機制

2016-04-08

如今,G20的全球經濟合作核心功能正面臨一系列挑戰,例如缺乏權威性與執行力。G20的使命也正從短期應對金融危機轉向促進世界經濟的長期可持續發展。G20第11次領導人峰會將於今年9月在杭州召開,中國應抓住這一特殊機遇,積極引領G20機制轉型,在全球治理中扮演更積極主動的角色。

G20.jpg

一方面,由於世界經濟增長乏力,各國經濟走勢和政策嚴重分化,全球系統性金融風險上升。為避免另一場金融危機,亟待完善全球主要經濟體的宏觀經濟政策協調機制。另一方面,現有全球宏觀經濟政策協調機制難以滿足全球金融穩定和世界經濟健康發展的需要。在財政與貨幣政策協調方面,G20成員每兩年一次對各國財政狀況、公共債務和潛在風險進行評估,然而,這一評估體系沒有任何約束力。在結構性改革方面,G20成員同樣需要加強政策協調。

G20的主要形式是由輪值主席國組織召開相關會議,包括G20國家領導人峰會及G20財長和央行行長會議,派生形式還包括商業20國集團(B20)會議和智庫20國集團(T20)會議等。但協調工作的難度非常大。擬議中的G20秘書處作為常設機構,將負責G20相關會議休會期間各項工作的組織協調。它有助於提高成員國決策過程中溝通與協調的有效性,有助於督促G20會議相關決議的落實,有助於加強G20與其他國際組織的合作,有助於避免G20會議議題和風格受每年輪值主席國的過份影響。

基於以上分析,我的建議是:

首先,依託IMF設立G20秘書處。IMF作為二戰之後建立的布雷頓森林體系的一部分,在協調國際間宏觀經濟政策方面發揮了無可替代的作用。特別是,IMF在應對全球金融危機方面扮演了積極角色。而且,它擁有豐富的全球經濟和金融治理經驗,十分熟悉多邊組織的內部運作。之前的相關會議早有此類呼聲,中國作為今年的主席國,提出該議題必然會得到G20成員的擁護。

第二,構建“5+1”全球宏觀經濟政策協調機制。作為IMF特別提款權(SDR)籃子貨幣成員的五大經濟體,即美國、歐盟、中國、英國和日本,都是對當今世界經濟具有系統重要性的經濟體。加強五大經濟體宏觀經濟政策的協調,無疑有助於有效控制政策變化的負面溢出效應,維護全球金融系統穩定,促進世界經濟的強勁、可持續與平衡。所謂“5+1”,即美國、歐元區、中國、日本和英國,再加上IMF。“5+1”將定期開會,內容着重於各自的宏觀經濟政策,包括財政、貨幣、外匯、貿易和結構性改革等,目的在於擴大五大經濟體宏觀經濟政策的正面溢出效應,把負面溢出效應減少到最小。

第三,擴大SDR使用範圍。當前,國際貨幣體系仍以美國為主導,這意味着責任過多集中於美元。這不僅不利於全球金融穩定,而且由於存在特里芬悖論,實際上也不利於美聯儲的貨幣政策獨立性。在很多情況下,美聯儲在維護美元幣值穩定和國際流動性供求平衡之間經常面臨困難選擇。提升SDR作為“超主權”貨幣在國際支付中的地位,將有利於降低國際貨幣體系風險,增加IMF金融資源。如何擴大SDR的使用?一是修訂SDR相關制度,包括定值和發行方式,同時建立和其他貨幣之間的清算關係;二是擴大SDR在IMF成員國際收支和危機救助中的使用;三是拓寬SDR在國際貿易與投資中作為計價單位的使用範圍;四是IMF向成員央行和其他多邊開發銀行提供SDR貸款,推動SDR在全球重大基礎設施項目投資中的使用。

為落實這些建議,好的辦法是傾聽更多聲音,為後續行動營造良好氣氛。可以由智庫組織召開相關主題研討會,就這些問題展開學術討論,內容包括組織架構、決策規則、運行機制等。與此同時,中國可以在場外積極與有關方面溝通,力求形成更多共識。然後,在G20財長和央行行長會議上正式提出。最後,在9月份G20領導人峰會上就這一主題形成正式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