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全球治理 COVID-19 氣候變化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阿富汗局勢走向與中國的應對

2021-09-03
25c73ca5b6acd33b2eb74f3bccf84e8e.2-1-super.1.jpg

塔利班8月15日迅速佔領喀布爾及喀布爾機場的混亂一幕長久地定格於國際新聞聚焦,也宣布了美國扶持20年的阿富汗政府土崩瓦解。那麼,阿富汗局勢的未來走向如何?塔利班政權能獲得國際承認嗎?中國在阿富汗變局中又是如何應對並發揮作用的呢?

首先,阿富汗局勢穩定與和平仍是目前的重中之重。雖然塔利班迅速奪取了全國政權,但反塔力量並沒有煙消雲散,而是在前阿富汗副總統薩利赫和已故著名反塔人士、阿富汗民族英雄馬蘇德之子小馬蘇德的領導下,集結在喀布爾以北的潘傑希爾山谷,舉起反對塔利班統治的大旗,並於近日一舉從塔利班手中奪回東北部巴格蘭省等三個地區。

雖然這支目前僅上萬人的抵抗力量不足以對塔利班構成根本威脅,但它畢竟對塔利班希望儘快實現穩定與全面和平形成了牽制。目前看來,塔利班的戰略還屬明智,並沒有調動大軍前往圍剿,而是通過阿富汗民族和解高級委員會及俄羅斯傳話媾和,希望通過和平方式解決紛爭。就抵抗運動而言,未來存在四種可能性:一是被塔利班剿滅;二是不斷發展壯大;三是長期以游擊戰形式抵抗;四是放下武器、效忠塔利班。目前看來,後兩種可能性較大。

其次,塔利班將很快推出治國理念並努力爭取國際承認。作為一個發源於阿富汗坎大哈地區的伊斯蘭原教旨主義運動組織,塔利班在之前執政及後來與阿富汗政府對抗時的口碑一直不太好,如炸毀世界遺產巴米揚大佛,嚴苛限制女性教育、就業甚至外出,縱容一些極端恐怖組織甚至相互聯繫,等等。也正由於以前的“信用”和“形象”不佳,當塔利班佔領喀布爾的消息傳出,民眾才會瘋狂湧入機場,希望逃離阿富汗。他們不敢面對一個塔利班統治的未來。

不過,經歷了20年反美抵抗運動的塔利班已今非昔比,它如今更懂得運用政治智慧和外交手段(而不僅僅是軍事手段)來實現自己的目標。佔領喀布爾後,塔利班發佈了很多政策宣示和承諾,如大赦前阿富汗政府官員、投降士兵和警察,希望大家一如既往地重返工作崗位,承諾允許婦女繼續擁有教育和工作的權利,等等。

在國家體制和治國理念上,塔利班宣布要建立“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不再是以前的共和制)。塔利班一直承諾建立一個能被國內各方接受的包容性政府,它最近更宣稱,沒有組建臨時政府或過渡政府的計劃,而是直接組建包容性政府,無需過渡。塔利班政治領導人紛紛抵達喀布爾,國家元首及政權架構預計將很快浮出水面。事實上,採取溫和穩健的治國理念和組建包容性政府,不僅是塔利班穩定政權的需要,更是獲取國際承認的重要前提。對於是否承認塔利班政權,國際社會目前普遍採取觀望態度,以聽其言,觀其行。畢竟塔利班需要用行動來證明自己的轉變,其獲取國際承認的道路也註定是漫長的。

最後,中國作為阿富汗的重要鄰國,為阿富汗儘快走向穩定發揮了重要作用。早在7月下旬,中國外長王毅在會見來訪的塔利班高級代表團時就明確指出,中國承認塔利班是阿富汗舉足輕重的軍事和政治力量,有望在阿富汗和平、和解、重建進程中發揮重要作用,他同時希望塔利班與包括新疆“東伊運”在內的一切恐怖組織徹底劃清界限,並予以堅決有效的打擊。塔利班也承諾,不會允許任何人利用阿富汗國土攻擊中國等國家,它同時表示歡迎中國參與阿富汗的重建與發展。

為防止阿富汗衝突外溢,中國早在數年前就加強了西部邊境的反恐國際合作,如在塔吉克斯坦設立聯合反恐中心,在阿塔邊境建設哨所,並與塔吉克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等國組建聯合反恐部隊。8月中旬的中俄“西部·聯合-2021”軍演是首次在中國寧夏青銅峽演習場舉行,據稱那裡的地形地貌與中亞十分相似。

阿富汗只有穩定和團結,才能使飽經戰亂的阿富汗人民不再顛沛流離,使國家儘快走上重建與發展之路。作為中國“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的一個重要節點,阿富汗的穩定也有利於“一帶一路”建設項目從中巴經濟走廊延伸到阿富汗,並通過中亞與西亞相連。